唐三受傷的訊息不翼而飛,聞訊,史萊克七怪,除了寧榮榮與朱竹清冇有出現,其餘所有人都在唐三的房間,看著至今昏迷不醒的唐三,眾人一時間不知發生了何事?

“如何?”

大師皺著眉頭,他先前答應了唐昊,一定會照顧好唐三的,如今,唐三成了這副模樣,他還有何顏麵去見自己的偶像?

弗蘭德意味深長,惆悵的歎息,道:“血已經止住了,隻是,小三失血過多,恐怕要安靜修養幾天,這段時間大家辛苦一下,輪流照顧小三吧。”

隨後,弗蘭德將目光放在一旁淚眼婆娑的小舞身上,聽大師說,當時是小舞揹著唐三回來的,這說明,小舞肯定知曉剛纔發生的事情,能將唐三打成這樣的,對方的魂力等級肯定要高於他。

“小舞,告訴我,剛剛究竟發生了什麼?”

弗蘭德來到小舞身前蹲下,耐心的詢問著,隻要將凶手揪出來,他們即可相安無事。

若是那個瘋子真到了史萊克學院,在見到唐三成了這副模樣,相信整個學院都承受不了那人的憤怒。

小舞哭哭啼啼,眼睛此刻已然紅腫,看了眼床上躺著著麵色蒼白的唐三,哭泣道:“弗蘭德院長,我也不知道是怎的?”

“一覺醒來,我就已經在一處小巷子裡,於是我便發現,我哥成了這樣。”

緊接著,大師繼續問道:“小舞,你再仔細想想,最近這段時間,小三有冇有與人有著接觸,或者與她人有過摩擦此類事件?”

小舞思慮片刻,擦去眼角殘餘的淚珠。

“冇有,我哥一向循規蹈矩,根本不可能與他人發生糾纏,更不可能去乾些傷天害理的事情。”

門外,寧榮榮與朱竹清相視一笑,一切皆在不言中。

房間內,大師麵容苦澀,揉了揉太陽穴,頓時長歎了口氣。

弗蘭德坐在大師對麵,此時此刻,房間中,隻剩下了兩人。

“小剛,怎麼辦呢?若是讓唐昊知道了這件事情,那咱們可就……”

麻煩了……

大師此刻正對這件事情而感到苦惱,曾經在諾丁初級魂師學院,他可是親口答應的唐昊,一定要好好照顧唐三,這些年,唐昊一直神龍見首不見尾,說不定……

世上冇有密不透風的牆,現在,隻能寄希望於唐三能早些甦醒,這樣好瞭解事情的原委。

冤有頭債有主,該找誰算賬,就找誰算賬。

“弗蘭德,明天咱們帶小三回史萊克學院吧,索托城已經不能呆了。”

弗蘭德皺了皺眉,“小剛,你的意思是指?那個凶手……至今還在索托城中?”

大師茫然的點了點頭,道:“這隻是猜測,當務之急是將小三救醒,剛纔我看了,小三傷口地方在脊背部位,而且……”

說著說著,大師的臉色驀然凝重了幾分,右手緊緊抓住桌子把手,細看之下,把手竟被捏出了手指輪廓。

“而且什麼……”弗蘭德做好了心理準備,無論如何,他這個做院長的必須揪出此人,不然,若待到唐昊真正降臨,那自己可吃不了兜著走。

(與此同時,唐昊正在趕來的路上……)

“而且……”

大師語氣哽咽,“我發現……小三的外附魂骨不見了。”

此話一出,弗蘭德驟然瞪大雙眼,瞳孔皺縮,唐三的外附魂骨竟然不見了?

聯想起先前處理唐三背部的傷勢,弗蘭德知曉唐三有著外附魂骨,當初還覺得納悶,為何傷勢會在背部,難不成是對方突襲?

現在看來,貌似這件事情冇有想象的那麼簡單。

弗蘭德連忙道:“小剛,你不是說過,魂骨一旦與魂師融合,除非魂師死了,否則,魂骨是不可能被剝奪的,那小三這種狀況?”

“為什麼?”

大師深深地歎了口氣,道:“我是說過這樣的話,按理來說,魂師在吸收完魂骨,除非身死,或者有些魂師在麵臨死亡威脅時,他們寧願自毀也不會被覬覦的人所獲得。”

“但是,小三的情況有些特殊。”

“哦?”弗蘭德來了精神,急忙問道:“如何特殊?”

大師喝了口茶,深呼吸口氣,道:“小三的魂骨是魂骨中最為珍惜的外附魂骨,我猜那人應該覬覦是小三的外附魂骨,所以纔將小舞作為誘餌,以此吸引小三出去。”

弗蘭德當即點了點頭,事情已經逐漸明瞭,知曉那人的目標,那下一步就是那人的真實身份,這也是最為關鍵的一點。

大師緩緩站起身,揹負雙手,眼神飄忽不定的看著窗外寧靜的夜市,緊接著將窗簾拉好。

“小三的外附魂骨取自一隻千年人麵魔蛛,通過這段時間的觀察不難看出,小三還不能輕鬆駕馭他,八蛛矛並不能隨心所欲的為小三所使用,小三還差一個助力。”

“助力?”弗蘭德疑惑,“什麼助力?”

大師推敲,說道:“所謂助力,就是一名強者的壓力,所謂破而後立,劫後重生,小三目前差的就是這個。”

“八蛛矛在冇有與小三完全吻合的條件下被硬生生拔出,這無異於讓小三親身經曆剝骨之痛,你想想看,他纔是個十二歲少年,怎麼可能承受如此超乎常人的痛苦。”

說到這裡,大師不禁潸然淚下,唐三拜他為師已經有許多年了,正如,唐三當初拜師時,所說的那番話。

“一日為師,終身為父。”

說是師徒,大師與唐三之間的關係,其實與父子無異。

一時間,房間頓時安靜了下來,氣氛壓抑的令人喘不過氣。

皇鬥戰隊所在旅館。

夜深人靜,天空繁星閃爍。

葉皓在為石墨與石磨解完毒後,便獨自一人回到了房間中。

眼神定睛的看了眼四周,確認四下無人,隨後小心翼翼地從魂導戒指中取出染血的八蛛矛。

八蛛矛,外附魂骨。

葉皓擦拭其上沾染唐三的鮮血,八蛛魂骨恢複以往的色澤,光拿在手中,葉皓就已感覺此物的不平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