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哼!”千仞雪冷哼一聲,眼中頓時殺意畢露。

“這個唐三當真是個反覆無常、兩麵三刀的小人,竟敢接連去尋皓弟的麻煩,還因此牽連無辜的魂師。”

“這樣的人,他還有何顏麵活在這個世界上。”

“之後呢?”

黑影繼續道:“葉皓先是偽裝成葉日天的模樣,隨後擄走那個叫小舞的女孩,與唐三決戰,還將其重創,最終將唐三的外附魂骨硬生生剝奪。現在看來,那唐三已經是元氣大傷,且冇有了外附魂骨,未來的魂師道路算得上……”

千仞雪纖手托著香塞,嘴角微微上揚。

“不錯,看來咱這葉小弟是個殺伐果斷的主兒,與她的性格倒是極為相似。”

“還有什麼事情嗎?”

黑影想了想,隨後麵色一沉,低沉道:“少主,我察覺到了葉皓身上的一個秘密,不知道……當不當說?”

聞訊,千仞雪眼前一亮,目光帶著狠意。

“說!”

黑影擦了擦眉間的汗,心驚膽顫,道:“我發覺葉皓有……第二個武魂。”

“果然,雙生武魂嗎?”

千仞雪露出果不其然的神色,是她的另一個武魂嗎?

“皓弟的第二武魂附體時有什麼區彆嗎?”

黑影連忙道:“有的有的,葉皓全身散發墨綠色光芒,且雙手可幻化綠色像蛛腿一樣的東西,背部還長出三對墨綠色蛛矛,而那唐三,屬下發覺他的另一個武魂則是昊天錘。”

聽得此處,千仞雪可以百分百確定,葉皓的第二武魂是噬魂蛛皇無疑了。

死亡蛛皇加上噬魂蛛皇,擁有外附魂骨·六翅紫光翼,且在相貌上、性格上都與之相同,天底下還真有如此巧合之事,有趣,當真是有趣!

“看來那個叫唐三的,應該是昊天宗弟子,而且是唐昊兒子的概率會很大。”

唐昊!

提及這個名字,千仞雪是一陣的咬牙切齒,自己的父親就是死在他的手中,與唐日天之間,二者有著深深地殺父之仇。

“少主……”

黑影試探道:“需不需要屬下前去將那唐三殺了,或者……”

千仞雪不屑笑了下,“有唐昊在唐三身邊,你認為你可以動手?”

“既然皓弟已經與之結為死敵,那我們何不做個順水人情。”

“少主的意思……”

黑影不知千仞雪所說何意?

千仞雪擺了擺手,黑影心領神會,恭敬行禮後,身形悄然冇入了黑暗之中。

“死亡蛛皇、噬魂蛛皇,臭弟弟隱藏的還真深呐!既然如此,姐姐倒要好好會會你。”

……

萬裡無雲的高空,葉皓化作紫光一閃而過,經過一夜的飛行,葉皓總算來到聖魂村上空。

附視下方人來人往的村民,聖魂村與當年一樣,並未有太多的改變。

來到先前唐三與小舞許下冠冕堂皇誓言的地方,後山的位置,此地風景優美、花團錦簇,記得不錯的話,那東西就在這片範圍冇錯啊。

葉皓盤溪坐地,死亡蛛皇出現在其背後,他開始外放魂力,一股邪惡的氣息從葉皓身上四散開來,周圍花朵開始枯竭,地麵呈一片褐色,死亡蛛皇毒正在緩緩擴散。

後山實在太大了,葉皓打算藉此尋得那株藍銀皇的真正位置,藍銀皇即便化作種子,可它生命力的頑強豈非普通花草可比。

果不其然,在死亡蛛皇毒外放的過程中,蛛毒被一股神秘莫測的力量所阻礙。

葉皓收回蛛毒,看了眼被死亡蛛皇毒侵蝕的大地,以及枯竭的花草樹木,此地徹底廢了,這算得上斷了唐三與小舞許下冠冕堂皇誓言的地方,成就達成!

順著蛛皇毒侵蝕的地方,葉皓緩緩前行,穿過死氣沉沉的樹林,他來到一處隱蔽的山洞前。

洞口被一塊岩石堵著,堵的很嚴實,不留一絲的縫隙,葉皓從魂導戒指中取出一麻袋。

站在岩石前,葉皓瞬間完成死亡蛛皇附體,右手化作銳利的黑色蛛矛,在與岩石接觸的瞬間,石頭表麵頓時四分五裂,激盪一陣煙塵。

煙霧中,葉皓隱約看見了那一株長有金色紋路的藍色小草,它孕育著濃厚的生命力。

藍銀皇微微一怔,緊接著天色一黑……

葉皓進入洞中,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的速度將藍銀皇套住,隨後小心翼翼的扒開地麪肥沃的泥土,看上去很新鮮,這也難為唐日天了。

片刻過後,葉皓將裝有藍銀皇的麻袋收好,將其重新納入魂導戒指中。藍銀皇生命力頑強,葉皓自然不怕其被悶死。

山洞十分簡陋,說是山洞,還不如說這是一所簡易的住處,鍋碗瓢盆應有儘有,還有一個石床。

石床下邊,一個黑色的盒子頓時引起葉皓的注意盒子呈長條行,葉皓上前,入手十分厚重,竟有百斤的重量。

將其放在石床上,盒子無鎖,葉皓將之緩緩打開。

當盒子露出一道微小的縫隙,葉皓微微一怔,一股無與倫比的氣息從內由外釋放開來,濃鬱的生命力,葉皓感覺到了。

黑盒開啟,一塊通體散發藍金色,猶如星光點點骨頭一樣的東西映入葉皓的眼簾。身為魂師,魂骨自然識得。

這是一塊右腿骨,在魂骨中排名靠後,但它所散發的生命氣息,葉皓是真實感受到的。

“十萬年藍銀皇右腿骨!”

葉皓眼前一亮,伸手將其握在手中,入手冰冰涼涼,全身心得到前所未有的放鬆,整個人飄飄然,猶如白日飛昇。

沉浸在輕柔的氣息之中,葉皓嘴角上揚,從魂導戒指中取出紙和筆。

“葉日天到此一遊,魂骨拿走了,謝謝!”

葉皓嘻嘻一笑,將紙條放在黑盒之中,隨處找了個藍銀草插在先前藍銀皇呆過的泥土上,小心翼翼的將其掩埋,還順帶澆了一盆水。

看到這裡,葉皓不禁滿意的點了點頭,完美掩蓋作案痕跡,自己真特麼是個天才。

將藍銀皇右腿骨抓在手中,坐在石床上,將藍銀皇魂骨緊緊貼合在右腿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