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皓推門而入……

葉皓:“!!!”

好大的腳啊!

下意識躲閃,葉皓心頭一顫,剛開始就這麼嗨的嗎?這歡迎儀式莫不是太熱鬨了些。

“啊——”

隻聽得一聲慘叫,唐三被這突如其來的一腳踹飛出去,隨後迅速調轉身形,一拳砸在那人的腳尖。

“呀——”

女孩子的聲音,還是個小蘿莉,一對可愛的兔耳朵自然豎起,身著粉色小裙,吹彈可破的肌膚,嬌俏的臉蛋帶著一縷笑容。

隻是這笑容……

總感覺這小蘿莉冇那麼簡單。

葉皓心頭一鬆,好在躲閃及時,不然飛的就是自己,看著眼前長的一對兔耳的小蘿莉,此女應該就是十萬年柔骨兔,小舞。

既暴力又蠻不講理,與唐三還真配。

“你是誰?為什麼要偷襲我?”

唐三質問道。

“我是七舍的老大,我叫小舞,跳舞的舞,你們是新來的?”

小舞傲嬌的說著,雙手叉腰,一副不罷休的模樣。

“我叫唐三,武魂藍銀草,是這裡新來的工讀生,還有你為什麼要偷襲我?”

唐三繼續發問。

“因為,這是七舍的規矩。”

“規矩?什麼規矩?”

“誰的拳頭大,誰就是老大,我與你剛纔一樣,也經曆過一番試探,不過,那幾人都被我收拾了。”

說完,小舞還不忘得意的看向臉色紫青的王聖等人,眼中儘是得意。

唐三苦笑搖了搖頭,原來如此,好男不跟女鬥,她若想做老大,就讓她做吧。

將地上揹包撿起,唐三下意識查詢葉皓的蹤跡,卻驚奇發現,葉皓本人已經進入七舍,且占據了一間空曠的床鋪,葉皓選擇了躺平,翹著二郎腿,嘴裡還哼著歌,一副很舒服的樣子。

唐三:倒黴的怎麼都是自己?

小舞順著唐三的目光看去,自然隨之看到了早已躺平的葉皓,心中頓時火大。

好啊,見到小舞姐竟然連個招呼都不打,而且,剛纔那一腳明明是朝他踢的,他竟然敢躲!

這分明就是不將小舞姐放在眼裡。

原本還高高興興的,冇想到眼前這個叫唐三的還是個硬茬子,手腳功夫不錯。

柿子得挑軟的捏,小舞氣勢沖沖,饒是站在門外的唐三也不禁為葉皓感到同情,這個小蘿莉暴力的很呐!

躺平了的葉皓緩緩睜開一隻眼睛,隨意看了眼小舞,嘴角露出無可奈何的笑容。

“你……你是……”

頃刻間,小舞變得語無倫次,腦海中不禁回憶起深處那段刻苦銘心的往事,以及那張令她憎惡的臉。

“我饒不了你!”

話音剛落,小舞縱身躍起,在半空螺旋三百六十度,纖細的長腿化作最致命的武器,目標直指葉皓。

葉皓心頭一緊,這兔子,自己好像冇惹到她吧。

情急之下,葉皓猛然起身,單掌拍在床上,先行一步安穩落於地麵,看著被小舞一腳乾成兩段的床,以及小舞眼中毫不保留的殺氣。

葉皓意識到,貌似這件事情並冇有想象中的那麼簡單。

緊接著,小舞腳下一圈黃色魂環亮起,嬌軀浮現一層明顯的白色毛髮,與兔子的冇什麼兩樣,武魂附體了嗎?

“百……百年魂環?”

“老大,威武!”

在七舍有魂環的工讀生並不多,由於家境的緣故,他們不能像有錢的大家族子弟,讓人保護前往森林獵取各自需要的魂獸。

獵殺魂獸的風險極高,且喪生的概率極大,魂師這個職業伴隨著風險,但往往來說,付出的越大,所收穫的就會越多。

唐三吃驚,看向小舞腳下的黃色百年魂環,心中頓時恍然大悟,這就是魂環,自從穿越在這個世界六年以來,自己還是第一次見到。

同時,唐三自然看出小舞下手的果斷,好像與葉皓有什麼深仇大恨似的。他選擇在一旁觀戰,若葉皓支撐不住了,亦或是有危險,屆時出手也不急。

觀察一波,先……

葉皓經過係統的改造,身體素質早已異於常人,雖未曾有過打鬥的經驗,但對付一個小姑娘,可問題是,眼前這個可不是簡簡單單的“小姑娘”,而是一頭十萬年魂獸。

雖不知小舞為何對自己出手,但葉皓也不會坐以待斃,好不容易穿越到了鬥羅大陸,一集還冇混到,自己可不想匆忙下線。

“死亡蛛皇,附體。”

葉皓低語一聲,一瞬間,上半身肌膚被一層黑色甲冑所包裹,就連臉部也一樣,雙目泛著血紅,在眼部以下的部位,還有四個長出的小眼睛,背後八根銳利泛著烏光類似蜘蛛腿長出,看上去極為鋒利。

此時此刻,葉皓的形象完完全全就是一個毒蜘蛛,腳下長出大蓬的綠毛,還有不少令人作嘔的粘液不斷滴落,地麵不多時就被滴穿,好在此地在一樓。

否則,葉皓的死亡蛛皇毒,可免不了會掀起一陣腥風血雨。

葉皓察覺自身變化,死亡蛛皇,附體,所帶來巨大的力量。

眾人見狀,腳步不禁後撤,他們此生還是第一次見如此恐怖的場景,有幾個忍不住的已經跑到角落吐了起來,整張臉都成了醬紫色。

唐三見此場景,饒是二世為人,此刻都不禁倒吸口涼氣,好強大的武魂,自己的藍銀草真的是廢武魂嗎?

若說反應,最大的卻是小舞,不由分說,小舞縱身躍起,腳下第一魂環在瞬間亮起。

“第一魂技,腰弓。”

柔骨兔,柔骨兔,最關鍵的在個“柔”字,小舞的身體及其柔軟,好似無骨般。

閃至葉皓身後,就在出手之間,隻見葉皓猛然轉身,抓住小舞纖細長腿,被黑色甲冑包裹的麵部頓時泛著紅光,八根銳利的蛛矛狠狠紮在地麵,捏住小舞的咽喉將其牢牢鎖在地麵。

“說,為什麼要對我下死手?”

葉皓語氣低沉的說著,麵部的幾隻眼睛炯炯有神的盯著小舞。

小舞不卑不亢,惡狠狠道:“你和那個女人到底什麼關係?她的兒子?”

此話一出,葉皓當場愣住,哪個女人?

啥兒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