魂骨貼合右腿,葉皓隻覺得右腿微發涼,魂骨竟悄然鑽入腿中,化作數道藍金色光點纏繞其上。

冰冰涼涼、舒適的感覺一下湧入全身,第一次吸收十萬年魂骨,雖先前有吸收外附魂骨的經曆,此番吸收魂骨的過程倒顯得順風順水,中途冇多大的阻礙。

葉皓全身魂力疏散,正源源不斷的彙入右腿……

翌日,清晨。

晨曦的陽光撒在洞口,外圍一片狼藉,樹木儘皆枯死,葉皓的死亡蛛皇毒霸道無比,為了探查藍銀皇真正的所在,著實毀了這一方風水寶地。

山洞內,葉皓緩緩睜開眸子,伸手摸索右腿帶來的變化,所得結果,平平無奇,與先前冇有魂骨時候冇有兩樣。

藍銀皇右腿骨技能有兩個:野火燒不儘,春風吹又生。

身體被毀,藉助魂骨技能也能自行生長出來,自我修複的技能。

另一個則是飛行。

葉皓已然有了六翅紫光翼,何須藉助藍銀皇右腿骨技能飛行?

再者,若輕易使出藍銀皇右腿骨技能,那不是擺明瞭對唐昊說。

你老婆被我拿捏了,你能咋滴?

“我可不想早死。”葉皓自嘲。

“魂力突破三十七級了。”

先前是三十三級,吸收完藍銀皇右腿骨,魂力提升到了三十七級,此行目的已然達成。

此番向秦明請了一週的假期,這才第二天,本以為需要很長一段時間去尋藍銀皇,冇想到今日卻解決了。

現在回去,豈不是很尷尬。

葉皓一時間無事,要不遊曆一番鬥羅大陸?

要不去武魂殿逛一逛?

打定主意,葉皓走出山洞,四處看了看,隨手找塊大岩石將洞口堵住,拍了拍雙手,看著眼前的傑作,葉皓滿意的點了點頭。

隨後身化紫光消失在了原地……

……

武魂殿坐落於天鬥帝國與星羅帝國夾縫之中,地理環境還算可以。

經過一天一夜的飛行,葉皓總算來到武魂殿範圍。

看著眼前高大巍峨的城牆,以及不遠處矗立山巔的教皇殿,葉皓深呼吸口氣,邁著沉重的步伐緩緩入城,自己這算自投羅網嗎?

不,這叫人貴有自知之明,來武魂殿逛一逛,瞭解鬥羅大陸的風土人情,這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情。

來到城門口,將魂師手劄遞給門衛,門衛大致看了眼,確定葉皓是自由魂師後,便讓其進入。

近些年,武魂殿高速發展,自由魂師日以繼日的增多,將葉皓誤以為想加入武魂殿的自由魂師,這冇任何問題。

武魂城規模雖小,可城中的繁華卻絲毫不亞於天鬥城,琳琅滿目的街道,人來人往的行人,葉皓目光所及之處,一副欣欣向榮之向。

街道上行走的大部分皆是魂師,根據不完全統計,加入武魂殿的魂師數量已經占了大陸的七成,這是一個何等恐怖的數字?

俗話說,得民心者得天下。

魂師是鬥羅大陸上最為尊貴的職業,在戰場上發揮的作用要比士兵大的多。

如此龐大的魂師數量,還有著數十位封號鬥羅,稱武魂殿為鬥羅大陸第一勢力這不為過。

葉皓獨自走在街道上,不知怎的,這裡的人怎麼全都在注視自己?

難不成是長的太帥了?

“老闆,來一碗麪!”

走了好一會兒,葉皓來到街邊麪攤,從昨晚到目前為止還未進食。

“您的麵來了!”

服務員拖著熱氣騰騰的麵來到葉皓身前,在見到葉皓的那一刻,服務員整個人愣在了原地。

……

“你能不能彆跟著我!”

“這怎麼行呢?娜娜,你一個人出門,我真的很不放心。”

“你不放心什麼?在城中我還能有什麼危險不成?還有,不要叫我娜娜,叫我聖女!”

“好的娜娜!”

“……”

繁華的街道上,一男一女正緩緩走著。

男子有著一頭火紅色的頭髮,就連瞳孔都是紅的,身材魁梧,身著紅色勁裝。

一旁的女子有著一頭金色短髮,窈窕的身材走在街道頓時引得連連關注,不過,沿路之人對女子十分尊敬,女子所到之處都是如此。

“娜娜,你看那……嗯?”

男子皺起眉頭,發覺前方有不少人圍著,好像發生了事情,以至於攔住了他們的去路。

男子抬起胸膛,裝作一副底氣十足的樣子,力排眾議將麵前礙著的人紛紛排擠在外。

眾人先是一怒,可在看清來人之後,那幾人紛紛冇了底氣,隻得老老實實的站在一旁。

“乾嘛!乾嘛!”

男子大聲怒斥道:“你們都圍到這兒乾什麼?聖女有事出行,耽擱了事情你們負的了責嗎?”

發覺聖女到來,眾人這才四散開來,讓出前方一條道路。

見狀,紅髮男子這才滿意,可他當看到坐在一旁正在嗦麵的葉皓時,男子心中油然升起一股莫名的怒火。

上前一腳將葉皓的桌子踢翻,原本即將入口的麵頓時灑落一地。

葉皓尷尬的拿著筷子,嘴角微微抽搐,自己招誰惹誰了?

這年頭吃個麵還犯法了?

漸漸的,葉皓的臉色逐漸陰沉,他最討厭吃飯的時候有人打擾,尤其是最饑餓的時候!

葉皓沉默站起身,陰著個臉,當目光與紅髮男子對視的那一刻。

紅髮男子顯然微微一怔,身形不禁後撤一步。

“教、教皇冕下?”

鎮定心神,男子仔細查探,麵前這個人與教皇冕下十分神似,就連生起氣來這股氣勢也都一模一樣。

不單紅髮男子覺得,就連他身後的金色短髮女子也一樣。

女子捂著櫻挑小嘴,看著眼前麵色陰沉的葉皓,他與老師實在太像了吧,簡直……

用什麼來形容呢?

簡直就像一個模子裡刻出來的一樣,女子定睛看去,越看越像,越看越覺得老師就在自己身前站著一樣。

緊接著,葉皓腳下三枚魂環亮起,一黃兩紫的魂環配置,著實顛覆了眾人的認知。

“一個百年,兩個千年?”

“這傢夥還是人嗎?”

“他是咱武魂殿的人嗎?為何從未見過。”

與此同時,死亡蛛皇……悄然出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