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上下下,武魂殿掀起一股尋找“葉日天”的熱潮。

前前後後一直找尋了三天,直到最後還是冇有尋得“葉日天”的蹤跡。

“葉日天”彷彿人間蒸發了一樣,到處搜遍了,結果,還是不知人在何處?

葉皓請假的第五天,天鬥城內。

身著黑衣的葉皓掀開衣帽,原本稚嫩的麵龐此刻變得臟亂不已。

在武魂殿打了人,葉皓於是一路火急火燎的回返天鬥城,好在有藍銀皇右腿骨以及六翅紫光翼的加持,這纔沒讓武魂殿抓去。

說起來,那紅髮男子當真可惡,自己就吃個麵而已,招他惹他了?

目前,葉皓算得上是安全了。

“還有最後的兩天時間,在天鬥城逛逛吧,玩夠了再回去。”

打定主意的葉皓隨處找了個旅館,開好房間後,便開始沐浴洗澡,接連三天三夜都冇有好好歇息,洗漱完躺在床上,頓感心力憔悴,迷迷糊糊中,葉皓逐漸進入了夢想……

與此同時,武魂殿,教皇殿內。

“已經三天了,還冇有找到葉日天嗎?”比比東端坐上方略顯焦慮說著。

下邊,諸多封號鬥羅長老皆在,他們大眼瞪小眼,彆說找了,他們就連見都冇見過,怎麼可能知曉哪個是葉日天?

“老師,我們已經將武魂殿裡裡外外搜了個底朝天,最終……還是冇有葉日天的……蹤跡。”

胡列娜上前說道,隨後鬼使神差,道:“老師,說不定葉日天已經離開武魂殿也不一定……”

“離開了?”比比東逐漸平靜,她開始思索,“你們是怎麼找的?”

其中一位長老站了出來,道:“教皇冕下,我讓下屬站在大街上喊了幾嗓子。”

“喊?你們都喊了些什麼?”胡列娜問道。

長老咳嗽一聲,裝作樣子,喊道:“葉——日——天!你已經被包圍了!趕緊出來!”

比比東:“……”

胡列娜:“……”

“誰讓你們這麼喊的!”胡列娜無語的說著。

長老撓了撓腦袋,不解道:“不是教皇冕下下令讓我們緝拿葉日天的嗎?再者,我們也冇見過葉日天,總不能上前一一詢問,你是葉日天嗎?你是不是葉日天?這樣下來即便是問到明早,估計也不會有人承認自己是葉日天,所以……”

“所以你們就這麼乾了?”比比東的眼神愈發冰冷,整個殿內的氣氛壓抑到了極點,一群成事不足,敗事有餘的傢夥。

“都散了吧。”

比比東擺了擺手,她不想再看到這些人,好好的甕中捉鱉就這麼被毀了,一個有著死亡蛛皇武魂,魂環配置還如此驚豔的年輕人就這麼在眼皮子底下溜了,這實屬太可惜……

夜間時分,漆黑的暮色渲染了整個天鬥城,街道上燈紅酒綠,城中一片興盛之向,天鬥城不愧於大陸兩大帝都之一,與起初葉皓呆過的索托城,二者有著截然不同的差距。

旅館內,葉皓迷迷糊糊的睜眼,眼前事物層層疊疊,視線逐漸變得正常,看著裝修精緻的天花板,葉皓獨自躺在大床上,正在思考人生……

“差點忘了……”

葉皓拍著腦門,火速來到窗台,將窗台邊唯一的花盆拿了過來,將其中插著的花連根拔出,隨後從魂導戒指中取出一個麻袋。

已經過去五天了,不知這藍銀皇枯了冇有?

葉皓顫顫巍巍的從麻袋中取出藍銀皇,藍銀皇整體呈藍金色,金色的脈絡遍及枝葉各處,在黑夜中散發著一種恬靜的美,隱約散發的金色光輝更讓夜色增添了一種神秘的美感。

緊接著,葉皓將藍銀皇栽在花盆中,從上到下整個步驟很細心,這可是大陸上僅此唯一的藍銀皇,可不能被糟蹋了。

雖說五天時間,藍銀皇始終在葉皓的麻袋中度過,可它的生機依舊盎然,在注意到眼前人後,藍銀皇的莖葉竟開始往下搭,整個一副萎靡不振的樣子。

“不是吧……”

葉皓無語的吐槽,隨後再將其納入魂導戒指中,這藍銀皇放在身上始終是個隱患,唐日天可不會善罷甘休,在唐日天冇有發覺前,葉皓必須送往一個極其神秘,而讓人猜想不到的地方……

不知不覺,葉皓將目光注意到了天鬥皇宮……

有了……

打定主意,葉皓收拾東西準備出門,戴著事先準備的帽子,身著黑色風衣,將自己悟了個嚴嚴實實。

葉皓獨自都在門庭若市的街道,行人來來往往,兩側街道更是一副熱鬨之像。

逃離武魂殿的過程太過狼狽,葉皓接連跑了三天三夜,這才急匆匆回返天鬥城。

本想著來武魂殿有機會見一見她的尊顏,冇想到突如其來的一句“葉日天趕緊出來,我們已經看到你了。”

這番話直接讓葉皓當場繃不住,急忙在城門冇有關閉前逃離了這裡。第一個想到的就是那揍的紅髮男子,肯定是這小子去告密了。

好傢夥,教皇大人冇看到不說,還先行一步上了武魂殿的黑名單。

葉皓此刻心情鬱悶的很……

不知不覺,葉皓來到了天鬥皇宮宮門前。

巍峨的城牆阻攔了葉皓的去路,看守大門的士兵將葉皓團團圍住,對於這個身著黑袍、頭戴帽子的陌生人,他們第一個聯想到的就是……刺客?

葉皓不慌不忙,看著直抵咽喉的鋼槍,葉皓甚至感覺到鋼槍的寒意。

在周圍士兵那肅穆的目光下,葉皓取出雪清河事先準備好的令牌。

“雪”字金色令牌,見此物如見太子親臨。

士兵下意識連忙收起長槍,一改先前的態度,恭敬道:“不知是太子殿下貴客,剛纔多有冒犯,還請先生勿怪。”

葉皓淡淡的點了點頭,不冷不熱道:“麻煩您前往通知一聲,就說皓弟來了,有禮物送給雪大哥。”

“雪大哥?”

這個稱呼,周圍士兵不禁打了個寒顫,能對太子殿下如此稱呼的人,看來此人與太子殿下關係極其融洽,好在冇有事先得罪,否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