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時臨近深夜,皇宮中,千仞雪卸下戴上偽裝準備歇息。忙活了整整一天,此刻身心俱疲,女人到了這個年齡段,日常歇息是有必要的。

就在這時,黑影突然出現在門外輕聲敲門。

“咚咚咚……”

“何事?”千仞雪麵色不悅,在這個時間段敲門,想來是有大事發生。她惱火的揉了揉一頭秀麗的金色長髮,身著蕾絲金邊的睡衣半倚在床上。

“葉皓求見。”黑影簡簡單單說了一句。

“臭弟弟?他要見我?”千仞雪遲疑片刻,記得不錯的話,臭弟弟已經前往鬥羅大陸遊曆了,這才幾天呐?這麼快就回來了?

“讓他進來吧。”千仞雪思索道,隨即又道:“不用了,讓他在門外等我。”

得到命令後,黑影悄然退去……

半響,雪清河走出房間,此時的他已經完成偽裝,再度成為太子,雪清河。

雪清河伸了個懶腰,彌散著稀疏的眼眸,不大情願的向著宮門走了過去。

三更半夜,葉皓不睡覺的嗎?這臭弟弟精神這麼好?就是不知星夜找自己,所謂何事?

天鬥皇宮占地麵積很大,層出不窮的亭台樓閣,裝修精緻的宮殿到處皆是。

城門口,葉皓漫無目的的在原地打著轉,時不時看向緊閉的城門,這都過去這麼久了,雪清河怎麼還冇出來,也對,女孩子嘛,出門打扮就要半天,這一點,葉皓在前世深有體會。

永遠不要打擾正在化妝的女生,後果……

相到此處,葉皓忍不住打了個哆嗦。

“哢嚓——”

厚重的城門向兩邊伸展打開,葉皓定睛看去,一道人影顯得極為狹長,皎潔的月色朦朧著一種迷迷糊糊的感覺,雪清河從夜色中走出。

二人目光相對,不約而同的,他們同時露出職業笑容。

“雪大哥,小弟半夜尋你,需是擾您歇息了吧,勿怪,勿怪。”葉皓拱手賠笑道。

雪清河笑著搖了搖頭,道:“不必了,你我兄弟說這些就太見外了,不知皓弟星夜前來皇宮尋我,所謂何事?”

見狀,葉皓也不太多做作,從魂導戒指中取一盆栽,特地繞開城門士兵那想要偷窺的眼旁,從身後將裝有藍銀皇的花盆遞給了雪清河。

雪清河:“……”

你大晚上尋我,就是為了一盆栽,鬨呢?

不過雪清河定睛看去,霎時間,雪清河瞳孔皺縮,不對,這株草……

葉皓嘻嘻一笑,故作神秘道:“雪大哥,小弟先前去了索托城曆練,與秦老師他們回返途中與之獨自離去,這株藍銀草是我在諾丁城不遠處聖魂村後山所尋得的,見它生的漂亮,且這一身高貴的氣息顯然與雪清河極為融洽,故此,小弟將之處理好送給您,就當是你我之間友誼的見證。”

聞言,雪清河先是一愣,隨即喜笑顏開,看著眼前盆栽中的藍銀草,心中已然有了打算。

“謝謝你了葉小弟,這份禮物實在太重,我都不知該如何接手。”

葉皓不以為然,笑道:“雪大哥不必推脫,你我兄弟之間還說這些顯得生分了不是?”

雪清河抿嘴淡然一笑,從葉皓手中接過藍銀草的那一刻,目光時刻緊盯這株草,那眼神中隱約透露著一股狠意。

藍銀草像是知曉了這一點,原本搭著的葉子此刻變得更加萎靡,枝葉在肉眼可見的速度枯竭,整個一副要死的模樣。

雪清河微微一笑,隨後將裝有藍銀草的盆栽放在胸前,如獲珍寶的摟著。

“夜已深,皇宮規定不允許外人進入,皓弟,你的禮物大哥收下了,明日大哥陪你去個地方,屆時你要何物,大哥都會為你置辦。”

葉皓正愁明日去哪兒,總不能回返天鬥皇家學院吧,那樣豈不是白白浪費時間,眼下藍銀皇已經出手,唐日天撓破腦袋都不會想到,我竟將藍銀皇送給了雪清河,這樣下來,自己身上的嫌疑自然煙消雲散。

“那我就拭目以待了,雪大哥,明日再見。”

兄弟二人揮了揮手,各自回返。

皇宮中,雪清河腳步走的很快,懷中抱著藍銀皇,目光時不時落於下方。

皓弟當真是我的福星,誤打誤撞之下竟獲得此物,有了它,相當於手中多了一張牌,一張決定了局勢的王牌。

先前雪清河還不知此物為何?在自己的印象裡,好像冇哪個藍銀草長這樣的。

不過,城門口隱匿著的蛇矛男子通過魂力傳音告訴了雪清河。

此物為藍銀皇本體,當初前任教皇千尋疾為的就是此物,換句話來說,此物是藍銀皇死去所化作的本體,更是唐昊的妻子。

雪清河推門而入,將大門關嚴實了。

將藍銀皇放在窗台,還特地撒了杯水在其上,細細嗬護的擦拭著藍銀皇每處角落。

雪清河心中自有計較……

“兄弟?或許吧……”

雪清河心頭一暖,回想起葉皓臨行前的那番話,對這個有著死亡蛛皇與噬魂蛛皇武魂的臭弟弟,內心有了一絲好感。

日升月落,晨曦的陽光灑滿天鬥城各處,金碧輝煌的宮殿閃閃發著金光,宮中太子房間。

雪清河今日無事,昨晚答應的葉皓,今日前往那處為皓弟準備禮物。

葉皓的藍銀皇當真來的太好,為雪清河帶來意想不到的驚喜。

身披金袍,著一襲蕾絲金邊睡衣裙的千仞雪懶散的伸了個腰,迎著朝霞,她緩緩起身,來到梳妝檯拿起梳子,梳起金色柔順的長髮,看著鏡子中美貌天人的自己,千仞雪嘴角上揚,下一刻,千仞雪轉身化作雪清河。

雪清河來到窗台定時定點的為藍銀皇撒了杯清水,悉心嗬護著藍銀皇。

藍銀皇一動不動,宛若死物般,任由雪清河磨搓。

“將這株藍銀皇看好了,我的房間不允許任何人進來。”

說完,收拾妥當的雪清河離開了。

下一秒,黑影悄然出現,看了眼陽台上的藍銀皇,隨後靜靜的守在了這裡,他知曉這株藍銀皇的重要程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