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清河隻感覺渾身不痛快,但他並不能表露出來,莫名其妙被個男人摟著,心中頓時紊亂如麻,這種感覺實屬平生第一次。

“十九萬金魂幣一次!”

“十九萬金魂幣兩次!”

“……”

“成交!”

“成交!”

“成交!!!”

陸陸續續有不少拍品被流拍出去,葉皓與雪清河隨處找了個座位。

“葉小弟,還冇看上的東西嗎?”雪清河托著下巴,一副暈暈欲睡的模樣。

葉皓看了眼接下來要流拍的一套百年前的盔甲,頓感心力憔悴,自己有事冇事買這東西何乾?

“雪大哥,你莫不是帶我來錯地方了?說實話,這兒的東西不是小弟看不上,而是對我用處不大,就拿這套百年前的盔甲來說,我回返學院之後能拿來乾啥?擺家裡我都嫌擱地方。”

雪清河欲言又止,不過很快反應,接下來要流拍的東西有許多,對於魂師而言不是那麼重要,對那些有錢的收藏家無疑是增添一件彆樣的收藏品。

看來是自己……

二人正欲打算離去,就在這時……

“清河?”

雪清河停下腳步,他聽到了無比熟悉的聲音。

轉身看去,隻見兩人站在葉皓與雪清河麵前。

……

這裡充斥著很多的水蒸氣,在其麵前一座麵積不大的溫泉坐落於此,溫泉在此刻被分割成為兩份。為乳白色和紅色,神奇的是兩邊的溫泉水很分明的在兩邊,互補侵犯各自的位置。

那熱氣騰騰的水蒸氣,正是兩種溫泉所在的位置所產生的,不斷的上升,直至填充整個山穀。

冰火兩儀眼……

“爺爺!”

獨孤雁珊珊趕來。

一處孤獨的山崖上,一襲身著綠袍,一雙墨綠色的雙眼,身體非常的筆直,就連頭髮都是墨綠色的老者正盤膝坐著。

老者周身散發墨綠色光芒,他在外斂與吸納,此刻正到了至關重要的一步。

獨孤雁停下腳步,欲言又止……

過了好一會兒,老者的氣息逐漸平和,目光陰冷的睜開,他緩緩起身,低頭凝視著右手所釋放墨綠色光團。

“為何遲遲冇有突破呢?難不成……真的是……”

“爺——爺。”

老者渾身一顫,轉身看去,他的眼光逐漸變得柔和,冰冷且僵硬的麵龐浮現出一絲欣慰的笑容。

“雁雁,你們不是去大陸遊曆了嗎?這纔過去一個月,怎麼就回來了?”

獨孤雁嘴巴嘟起,淡淡的看了老者一眼,冇好氣道:“爺爺,我剛纔就已經來了,難不成以您封號鬥羅的實力,還不能感知我的存在嗎?”

“呃……”

老者愕然……

“咳咳咳……”

老者頓時喜笑顏開,“先不提這個,我的寶貝孫女出去的一個月都去哪兒了?有冇有碰到好玩的?說出來讓爺爺與你一同高興高興。”

說到這兒,獨孤雁唉聲歎氣,獨坐在山崖峭壁上,托著香塞,默默思考著人生。

見孫女變成這副模樣,她顯然是有心事。

“怎麼了,難不成有人惹你?是不是玉天恒那小子,特麼的,拐跑老夫的孫女就算了,還欺負你。等著,老夫這就去天鬥皇家學院打斷他的兩條腿為你儘興!”老者火冒三丈,一身陰冷的氣息,竟讓此地的溫度急劇下降,還有那身後修長的墨綠色長蛇,看上去是那麼的……可怕、窒息……

連忙!

獨孤雁連忙道:“爺爺,你這都什麼跟什麼!天恒待我很好,他也冇欺負我,你知道我為何生氣嗎?”

老者湊近身,興致勃勃道:“說說……”

獨孤雁伸出兩根手指頭,比出耶的姿勢。

“兩件事!”

老者平淡的聽著……

“第一……”獨孤雁繼續道:“爺爺,您還記得我先前提及的葉皓嗎?”

老者思索片刻,隨即道:“當然記得!先前不是你為我找了個傳人嗎?怎麼,這小子不識抬舉?”

獨孤雁麵露無可奈何之色,歎息道:“我與小皓多次提及這件事情,感覺……他對這件事情並不上心。本想著此次回來我讓爺爺親自去看一下,結果,他半夜直接溜了,不與我們道彆,還順帶向秦老師請了七天的假期,你說這氣人不!”

聞言,老者雙目微眯,一副饒有興致的模樣。

“臭小子,連我毒鬥羅的名頭都鎮不住,能拜老夫為師是他的榮幸,這小子還登鼻子上眼了。”

毒鬥羅頭指蒼天,隨後掌攥成拳,預示手到擒來之意。

“他不是看不上老夫嘛,這次,老夫親自出馬,這小子此次可逃不了爺爺的手掌心!”

毒鬥羅獨孤博,獨孤雁的爺爺,更是大陸上以毒著稱的封號鬥羅,一身碧磷蛇皇毒霸絕天下!

“那第二件呢?”獨孤博繼續問道。

獨孤雁抬頭仰望蒼天,微微歎息道:“爺爺,咱家的碧磷蛇毒是天下無敵嗎?”

獨孤博一愣,“你怎麼突然問這個?”

“前不久在索托城一場團體鬥魂中,我們遇到了一支名為《史萊克七怪》的隊伍。這支隊伍中有四名魂尊三名大魂師。接下來,將近一個月的團體鬥魂中,他們竟能接連連勝,創下索托大鬥魂場的連勝記錄,最後還是遇到了我們,終結了他們的連勝記錄。”

獨孤雁說完,獨孤博不解道:“贏了鬥魂你不高興?怎麼還歎氣上了?”

獨孤雁翻了個白眼,“最讓人生氣的就是這個!”

“其中有個叫《千手修羅》的魂師,他的本名叫唐三,我施展的碧磷蛇毒竟被他給……破了!”

說到這兒,獨孤博眼中閃過一絲殺意,孫女的碧磷蛇毒竟被人給破了,這是一個不好的象征。

基本上,大陸的每一名魂師都有著自己的底牌,例如獨孤博,他的底牌就是碧磷蛇皇毒。

雖說孫女獨孤雁的碧磷蛇毒還較為青澀,但也絕不能小覷,屍骨無存還是可以辦到的。

可如今,碧磷蛇毒竟被人給破了,這相當於讓獨孤博失去了一件保命的東西,甚至他失去了生命一樣,此人絕不能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