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主持人手中金錘落下,一切塵埃落定。

葉皓取得了這塊其貌不揚石頭的購買權,之後隻需前往後台交付兩萬金魂幣,此後,這塊石頭即可歸葉皓所有。

在場眾人不約而同的笑了,當他們轉身想看究竟是哪個倒黴鬼時。

霎時間,他們的麵色突然愕住,因為他們看到了七寶琉璃宗宗主寧風致與劍鬥羅,還有另外一個人,太……太子!

此時此刻,雪清河已經摘下麵具,正一臉淡定的俯視下方,神色平淡如水,隨後,雪清河嘴角露出一抹神秘的笑容,轉身幾人一同離去。

“你這次可太魯莽了。”雪清河邊走還邊不忘數落著。

葉皓不以為然,笑道:“雪大哥,我總覺得這筆買賣我賺了,相信我,那塊石頭真的不簡單!”

“呃……”

雪清河苦笑的直搖頭,一切都已塵埃落定,價錢已經報了,就差錢還未繳納。

雖說那兩萬金魂幣是一筆不菲的數字,可這兩萬金魂幣始終比不了葉皓那株藍銀皇真正的價值,它不是金錢即可衡量的。

二人進入後台,工作人員早已等候多時。

不單是工作人員,還有紅色托盤上那一顆不足五公分大小的正方形石頭,雪清河定睛看去,頓時嘴角直抽搐,特麼的,兩萬金魂幣就買了這損塞,虧,太虧了!

由於事先答應的葉皓,無論什麼東西,他都會第一時間出手。無奈之下,雪清河隻得掏出金卡……

出了天鬥大拍賣場的大門,在與寧風致與劍鬥羅告彆後,馬車載著葉皓與雪清河揚長而去。

望著漸行漸遠的馬車,寧風致不禁感慨萬千。

“劍叔,你覺得這個年輕人怎樣?”

劍鬥羅淡淡的道:“一個擁有千年第二環的魂師,而且看上去如此年輕,未來必定是一代天驕。隻是閱曆太少,那塊石頭頂多隻值一枚銅魂幣,雖然,那石頭曆經百年風雨,可頂多隻值這些錢!說不定,你我腳下站著的這塊磚頭都比那破石頭值錢。”

聞言,寧風致苦笑道:“好了劍叔,說說就行了,他還隻是個孩子。”

“不過……”

寧風致突然認真起來,思索道:“我總覺得那個孩子長的很像某個人。”

“風致,你也察覺到了……”

“應該……不會吧。”

二人異口同聲。

寬敞的大街上,一輛馬車正疾馳而走。

馬車內,雪清河手托著下巴,看著正把玩石頭的葉皓,怎麼想自己都是個大怨種,兩萬金魂幣買了個破石頭。

先前,雪清河還特地從葉皓手中拿過石頭,觀察了好一陣子,正如主持人先前所說,這塊石頭的的確確有一些常人看不懂的紋路,但在雪清河一陣仔細揣摩下,這就是塊很普通的石頭。

普通的不能太普通……

“雪大哥,你怎麼了?心情不好嗎?”葉皓天真的問道。

雪清河:“……”

“對不起啊,今日讓你破費了。”葉皓低聲道,他知曉這兩萬金魂幣的價值,不過直覺告訴自己,這石頭真的不簡單。

雪清河微微一笑,溺愛的揉了揉葉皓的腦袋。

“沒關係,兩萬金魂幣對我而言隻不過是個小數目,以後千萬記得,這樣的東西儘量少買,下次你若還看上東西,儘量與我商量一下,你要什麼,大哥都通通買給你。”

葉皓心頭一暖,(姐姐)大哥,你太好了。

“不必了,我有錢,總不能一直讓您破費,這樣蠻不好意思的。”

雪清河微微一怔,這弟弟果真冇有認錯,處處都為自己著想。雖然,你擁有死亡蛛皇與噬魂蛛皇武魂,但我是真的希望,你真是我弟弟。

“下次,雪大哥就不必出手了,我有錢。”

雪清河戲謔道:“冇事,些許小錢而已,再者,你個小孩子能有什麼……”

一時間,雪清河愣住……

因為他看到,葉皓從魂導戒指中取出一遝金卡,其中一張麵額最大的在五十萬金魂幣左右,其餘的金卡麵額都不小,都在十萬、二十萬左右,最少的都有五萬。

“你……你哪來這麼多錢?”雪清河無語道。

葉皓撓了撓腦袋,不好意思笑道:“先前在索托大鬥魂場時掙得,那段日子通過下注掙了不少錢,看,這些都是我的戰利品。”

“雪大哥,你若什麼時候缺錢花了就與我說,弟弟我肯定慷慨解囊!”

“嗯……嗯嗯,不……”

雪清河使勁搖了搖頭,嘴角略微抽搐,“我但願冇有這一天的到來……嗬嗬……”

此時此刻,雪清河真希望葉皓是自己的弟弟,親弟弟,隨後當場攤牌。

我是你姐,將錢交出來!

(葉皓:憑什麼?)

(千仞雪:小孩子需要那麼多錢乾什麼?等你娶媳婦的時候再還給你!)

不知不覺,馬車緩緩停靠,葉皓所在客棧到了。

雪清河出來許久,該是時候回去了。

“雪大哥再見,下次我請客!”

葉皓招手對雪清河告彆,馬車內,雪清河翻了個白眼,隨後無奈的苦笑直搖頭,虧了,今日虧大發了。

在目送雪清河馬車離開後,葉皓回返旅館房間。

進入房內,葉皓開始收拾東西,今天是假期的第七天,他必須在今晚太陽落山之前回返天鬥皇家學院,不然秦明那邊不好交代,以後若是想請假出門,估摸著秦明拒絕的概率會大很多。

收拾妥當,葉皓坐在床上,從口袋中取出那塊價值兩萬金魂幣的正方形石頭。

他目光灼灼,緊盯石頭不放。

石頭有棱有角,六個麵平整光滑,上方鐫刻著葉皓看不懂的紋路,這像是一種文字,又好似抒寫著什麼。

葉皓不是學者,根本看不懂……

“難不成……自己真看走眼了?”

葉皓開始懷疑自己,無聊之下,石頭被葉皓不由自主的拋向半空。

隻見,石頭在半空盤旋,隨後徑直的落下。

“哎喲!”

石頭不偏不倚砸在葉皓腦袋,當棱角擦破葉皓腦門,鮮血濺到石頭的那一刻,它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