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

“日——”

“天——”

三個大字久久不能散去,不遠處聖魂村內,眾人紛紛捂著耳朵,對突然出現的這一聲聲呐喊,使他們不由的流露出厭惡的神色。

老傑克杵著柺杖,不耐煩的朝著聲音來源的後山大喊一聲。

“唐昊!我¥$%#¥”

許久過後,後山洞穴內。

由於承受不住唐昊的持久輸出,洞穴早已坍塌。

唐昊更是雙膝跪地,曾經鐵骨錚錚的漢子,此刻變得狼狽不已,眼淚鼻涕流了一大把。

由於先前大戰的因素,還有千道流的出手,此刻的唐昊加上先前的舊傷,新傷加舊傷,他本人這副身軀早已是千瘡百孔。

“阿銀,我恨呐!”

“葉日天,此生我必殺你!”

吼完一嗓子,唐昊不由得沉悶一聲,口中吐出幾口鮮血,右邊的胳膊更是微微下沉,他的臉色在瞬間扭成了一團,一定是先前與千道流大戰的緣故。

唐昊麵色緊張摸了過去,竟發覺……自己的骨頭竟發生了錯位,體內五臟六腑基本位移,眼前一黑,雙腿一蹬,唐昊竟倒頭栽了過去。

短時間內,唐昊對“葉日天”產生不了什麼威脅。

……

“阿嚏!”

天鬥皇家學院,葉皓不由得打了個噴嚏。

距離葉皓獲得“死神之心”,時間已然過去四天,這段時間內,他身處學院之中,每天除了日常打卡,平時冇多少可做的事情。

目前,他的魂力在皇鬥戰隊中可以算得上是前沿,十萬年藍銀皇右腿骨給他帶來的好處不小。

“葉皓、葉皓、葉皓……”

腦海中,一道低沉的聲音緩緩傳開……

葉皓驚慌失措的從樹乾上摔了下來,四仰八叉的趴在地麵。

“嘶嘶嘶——”

葉皓倒吸口涼氣,揉了揉腰子,無語吐槽道:“誰啊,人嚇人不知會嚇死人?”

說著說著,葉皓還不忘警惕的環顧四周,發覺四下並無他人,此地位於天鬥皇家學院後山,整個學院依山而建,像這樣的森林學院還有許多。

“難不成……我聽錯了?”

半信半疑下,葉皓一躍而起,重新站在樹乾上,正準備再次歇息之時。

“葉皓、葉皓、葉……”

腦海中那低沉的聲音再度傳開,這一次聽到的比上次還要聽得清晰。

葉皓一個不穩,再次從樹上摔了下來,再次四仰八叉的躺在地上,此時此刻,葉皓已然麻了。

一隻手托著下巴,葉皓無語的趴在草坪上,聽著腦海中那一遍遍喊自己名字的神秘人。

“……”

“葉皓、葉皓……”

葉皓無語道:“哥們,彆絮絮叨叨了,我還冇死呢。”

“……”

“速來落日森林!”

腦海中,當神秘人的最後一句話喊出,緊接著便陷入沉默。

“落日森林?”

葉皓思慮片刻,不知那人目的是何?

落日森林位於天鬥城外不遠處,是鬥羅大陸上僅次於星鬥大森林的魂獸森林,其中,冰火兩儀眼可以說是其中最有名的,也是葉皓下一步的目標。

僅憑目前皇鬥戰隊的實力,他們並不能在日後比賽中奪得冠軍,為今之計,隻有冰火兩儀眼中諸多仙草纔可解燃眉之急。

既然那人邀約自己過去,那葉皓豈有不去之理。

不過……

葉皓重新站起身,一手托著下巴,擺出一副思索的樣子在原地走來走去……

“這纔剛回來,再去請假,這有些說不過去了吧。”

想了想,葉皓搖了搖頭。

“管他呢,落日森林離此地不遠,以自己的腳力,太陽下山之前必然趕至學院。”

打定主意後,葉皓背後六翅紫光翼張開,六片透明紫色羽翼配合藍銀皇右腿骨的飛行技能,葉皓身化一道紫芒瞬間消失在了原地,不到幾秒的時間就飛離了天鬥皇家學院範圍之內……

十幾秒後,葉皓盤旋半空,下方映入眼簾的是高大參差不齊的樹木,他已然來到落日森林,且位於森林的正上方。

“哥們,哥們?人呢?”

葉皓低語了好幾聲,可腦海中的聲音,卻在此刻消失的無影無蹤,無奈之下,葉皓隻能收回六翅紫光翼,緩緩落了下來。

站在高大巍峨的森林中,葉皓獨自一人顯得十分渺小,他走馬觀花,邊走邊觀察樹林中的一舉一動。

既然那神秘人叫自己過來,那他冇必要藏著不出來。

“這貨神經病吧?”葉皓無語的吐槽,落日森林這麼大,想尋一人無異於是大海撈針,走了好一會兒,葉皓頓感心力憔悴。

這段時間,已然過了正午,自己還未曾吃飯,肚子已然餓得是咕咕叫。

要不,回去吃完午飯再來尋?

不行,不行,這回去了萬一被人逮住咋辦?秦老師可是很賊的。

冇辦法,葉皓隻能餓著肚子繼續在落日森林中轉著,沿路遇到的魂獸不少,還有幾個對葉皓有想法的,看,它們嘴角滴落的口水足矣證明它們顯然餓了許久。

“我還餓著呢……”

葉皓眼珠子一轉,嘴角咧出邪惡的笑容,看著眼前這幾隻百年、千年魂獸,心中頓時有了個膽大的想法。

緊接著,葉皓腳下三個魂環升起,死亡蛛皇悄然出現,還未等葉皓完成死亡蛛皇附體,這些魂獸宛若霜打的茄子,一個個四散開來,極為狼狽的拚命逃離。

葉皓:“……”

“我有這麼可怕嗎?”葉皓喃喃自語,剛準備收回武魂繼續趕路。

突然,葉皓隻覺得大地在顫抖,不遠處的樹木在迅速的坍塌,林中的飛鳥走獸都在快速往四麵八方迅速逃竄,其中有不少萬年魂獸的影子,葉皓隻是單單的站在原地,他甚至可以明顯感知的到,陸陸續續不少魂獸從自己的兩邊疾馳而去。

“獸潮?”

葉皓轉念一想,很顯然不對,緊接著,葉皓察覺到不遠處傳來一股極其強大的壓迫感,幽紫色的光芒從遠方閃出。

葉皓定睛看去,隻見兩張比葉皓人還大的網從林中鑽出,情急之下,他連忙縱身一躍,迅速跳至樹乾上,從上朝下看去。

剛纔突然出現的兩張大網在包裹一顆參天大樹後,詭異的是,那大樹竟然在幾個呼吸的功夫即可化作齏粉,顯然……

“有毒,不對,這網……我怎麼感覺如此熟悉……”

葉皓低頭看去,腳下第二魂環亮出,從手中發出與先前一模一樣的蛛網,不過體積比原來的要小的多,小巫見大巫的那種。

蛛網飛行速度極快,它們迅速飛至密林深處,很快就不見了蹤影。

……

葉皓站在樹上許久,見毫無動靜可察,剛準備下去查探一番。

冇想到,當葉皓從樹梢上蹦下,看著眼前出現的巨物,他不禁倒吸數口涼氣。

“嘶嘶嘶——”

“死……死亡蛛皇?”

葉皓嘴角瘋狂抽搐,眼前這隻死亡蛛皇高十米,葉皓在它麵前顯得十分渺小,與此同時,死亡蛛皇的死亡蛛皇毒正在進一步擴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