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彆哭了,堂堂一個十萬年魂獸哭什麼?”

葉皓撤去死亡蛛皇身上的枷鎖,憑藉“死神之心”中特殊的力量,死亡蛛皇的傷勢完好如初。

“我憑什麼不能哭?”死亡蛛皇帶著哭腔,“誰還不是個孩子?”

“人類,趕緊放了我!我以後保證不惹你了。”

葉皓若有所思,隨即擺出一副無可奈何的樣子,聳了聳肩,無奈道,

“這東西我不知道該咋用?你也看到了,剛纔你要吃我的時候,這方塊是自己行動的,還有,告訴你個秘密……”

“它有小情緒,所以,你得學會控製自己,不然,小心下次……”

說到這兒,死亡蛛皇頓時感覺整個蛛不好了,渾身忍不住打了個哆嗦,心有餘悸的環顧四周,顯然是被雷給打怕了。

“要不,從今以後,你跟著我?”葉皓試探問道。

有一個十萬年魂獸做打手何樂而不為?

“跟你?”死亡蛛皇鄙夷道:“打死我都不……”

未等死亡蛛皇說完,六片鏡麵的鎖鏈便再次飛出,見此一幕,死亡蛛皇徹底怕了,

鎖鏈之威,先前死亡蛛皇已經徹底見過了,再這般不荔枝下去,接下來死亡蛛皇會繼續承受皮肉之苦。

“我……跟你了……”死亡蛛皇無可奈何道。

見狀,葉皓總算鬆了口氣,但防人之心不可無,十萬年魂獸等同於魂師中的封號鬥羅,雖有著死神之心加以束縛,但為了確保冇有意外發生,葉皓選擇將“死神之心”收入眉心。

“你會為今日的決定而感到慶幸。”葉皓咧嘴一笑。

“為什麼?”腦海中,死亡蛛皇的聲音緩緩傳開,語氣中甚至有透露著些許不滿,想他堂堂十萬年魂獸,怎麼淪落到被俘虜的地步。

“因為,嘻嘻……”

葉皓露出詭異的笑容,“因為,我認識一個人。”

“什麼人?”

“一個女人。”

“女人?我又不是冇見過,你們人類魂師中死在我蛛皇毒的人可不在少數。”

“這個女人可不一般!”

“怎個不一般?”死亡蛛皇疑惑的問道。

“她的武魂與我一樣,同樣的死亡蛛皇,而且……”葉皓故作神秘。

“而且什麼?”死亡蛛皇不耐煩的催促。

“而且,她擊殺過一頭死亡蛛皇!”葉皓緩緩道。

“……”

死亡蛛皇沉默片刻,“就這?她是冇有碰到我,既然你認識她,下一次你帶我去與她碰碰!”

它極其驕傲的說著,言語中儘是挑釁的韻味。

“是嗎?”葉皓微微一笑,隨後拍下腦門。

“哎呀!忘了告訴你了,我那個朋友擊殺的死亡蛛皇,可是一頭十萬年的,與你一樣!”

死亡蛛皇:“……”

話說到這份上了,“死神之心”中的死亡蛛皇頓時焉了,變得一言不發。

葉皓笑而不語,將死亡蛛皇收入囊中,他選擇了繼續趕路,身形在密林中繼續奔走,在朝著落日森林最深處趕去。

……

夕陽已接近黃昏,西邊的天空一片通紅。

整片落日森林呈現出一片紅色,落日森林正中心。

此地是一片開闊地,葉皓擦拭臉頰的汗水,他環顧四周,入眼是一片綠茵茵的草地,根本空無一人。

“鬨鬼了這是?”葉皓癱倒在一顆大樹下。

此時的葉皓,早已是饑腸轆轆,經過一天的趕路,他差不多踏遍了落日森林的每處角落。

為了趕路,葉皓甚至摸清了冰火兩儀眼所在地,但他並冇有選擇進入,距離史萊克那群人到來天鬥城還有三個月的時候,這段時間內,葉皓有的是機會。

當務之急,葉皓隻想摸清腦海中那神秘人真正的意思。

“你怎麼到這兒來了?”

腦海中,死亡蛛皇的聲音緩緩傳開。

“你認識這兒?”葉皓問道。

“我怎麼可能不認識?我在落日森林生活了這麼多年,此地是落日森林正中心的區域,基本冇有任何魂獸敢來這兒。咱們快走吧,這兒……很恐怖的……”死亡蛛皇在勸解葉皓離開。

葉皓眼神古怪的看著前方,隨後起身朝著前麵走了過去,駐足此地中心區域,感受了好一會兒。

“彆咋咋呼呼的,這兒哪有你說的恐怖?”

葉皓吐槽道:“到底是誰在開這麼大個玩笑,害得我踏遍了整個落日森林!”

“當真是日了狗了!”

正當葉皓準備離開,突然,葉皓的腳步突然繃住,他察覺到了一絲異樣。

周圍的空間在急劇扭曲,原本空曠開拓的地出現了一座古老的建築。

地麵滿目瘡痍充滿了歲月的痕跡,到處殘破不堪,映入眼簾的是一座曾經宏偉的殿堂,與當日所見的教皇殿與之相同,殿堂的規模很大,葉皓在他的眼前顯得極為渺小。

“我………我、我……”

“我去!”

葉皓嚥了下口水,頓感口乾舌燥。

腦海中,死亡蛛皇不知在怕些什麼,整副蛛軀在瘋狂的顫抖。

葉皓自然察覺到死亡蛛皇所呈現的異樣,他有感覺,今早叫自己來這兒的人就在裡邊!

正準備推門而入,不待葉皓跨出第一步……

“哢嚓——”

塵封已久的大門緩緩打開,門上被蒙了一層厚厚的灰燼,以至於葉皓還未真正走入,門後所呈現的事物皆被灰燼所擋。

“你真要走進去?”死亡蛛皇的聲音再度響起。

“對啊!”葉皓嘴角一撇,“難不成你怕了?”

“……”

“以我活了十萬年的經驗來看,此地真的不簡單,為了安全著想,咱們還是走吧。”死亡蛛皇好意好意的勸解。

葉皓仔細思慮,既然來都來了,不進去真的對不起自己。

再者,今早是那神秘人主動邀約自己,到都到目的地了,不進去倒顯得自己很不禮貌。

“彆怕,反正咱倆是一條繩上的螞蚱,即便我死了,你反正也逃不了,黃泉路上咱倆做個伴不是?”葉皓喜聞樂見,對眼前這突然出現的建築充滿了濃鬱的好奇心。

死亡蛛皇:“……”

就在這時,前方了出現一對猩紅的雙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