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你覺醒武魂到目前來到學院,之間耽擱的時間已經很長了。魂師須獵殺魂獸,獲取魂環,從而繼續修煉。”

大師不慌不忙道。

對此,唐三深深地點了點頭,先前葉皓與小舞的較量中,小舞的第一魂環所施展的魂技,毫無例外讓唐三眼前一亮,對鬥羅大陸多增添了一份嚮往。

“小三,你回去後,與葉皓說一聲,明早我們一同出發。”

“大師”特意叮囑,恰巧葉皓也是先天滿魂力,多一個人冇什麼兩樣。對於葉皓的身份,“大師”有些許懷疑,不光是神韻、武魂,亦或是談吐舉止,他實在太像她了。

不過可惜,葉皓隻有死亡蛛皇一個武魂,若真的有她的另一個噬魂蛛皇武魂,那意義可就不一樣了。

葉皓的身份始終是一個謎,先前“大師”就到往諾丁武魂分殿瞭解過情況,得到的答案:葉皓是孤兒。

可“大師”卻不這樣認為,他始終覺得,她還在恨自己,所以纔派遣葉皓前來。

所以,“大師”此次帶唐三去獵殺魂獸,還順帶叫了葉皓一起,一方麵觀察葉皓,另一方麵,“大師”想確定一件事情。

天底下冇有兩個人長的一模一樣,且二者極為神似,除了母子這層關係,“大師”根本想不出來第二個解釋。

(係統:這個鍋我不背!)

(葉皓:狗係統!)

唐三很爽快的點頭,隨之離開……

“他真的是她的……兒子嗎?”

“大師”心緒煩躁,一顆平靜的心變得異常不安,這樣的思緒好久冇出現了。

本以為過去這麼多年,當年的事情可以釋懷,可誰又曾料到,葉皓的出現,徹底打破了“大師”心中最不願提及的往事。

在唐三離開不久,大師的辦公室卻突然出現個不速之客。

一個灰袍男子,看上去五十多歲的模樣,一對混濁的眸子與大師的簡直如出一轍,他們是同一類人,繚亂的頭髮猶如鳥窩,看樣子許久未曾打理了。

“你……你是?”

“大師”眉頭一皺,能悄無聲息潛入學院,還來見了自己。

不知為何,此人帶給自己的感覺好熟悉啊。

“大師,好久不見了。”

男子嗓子嘶啞,麵無表情的對著大師說道。

“你……你是唐……”

男子赫然打住,“我此來是來告辭的,小三就交給你照顧了,他拜你做了老師,我這個做爸爸的終於冇了後顧之憂,可以做自己這些年想做卻不敢做的事情。”

“慢著!”

“大師”匆忙喊了一聲,“他可是你的兒子,你這個做爸爸的不管嗎?”

男子停下腳步,麵色惆悵。

“彆忘了,他也是你的徒弟。”

話音剛落,男子頓時消失的無影無蹤,隨風起舞的窗簾成了男子到達的最有力證據。

現如今,“大師”總算可以確定唐三的真實身份,以及他的第二武魂是什麼。

總之一句話,武魂暴露之日,就是唐三命喪之時。

還有另外一句話,噬魂蛛皇暴露之日,就是葉皓被抓之時。

“我的偶像怎麼成了這副模樣?”

“大師”悻悻然搖了搖頭,隨即坐在辦公桌前,開始計劃明日的獵取魂環之行,對唐三需要的幾個魂環需求做了個簡簡單單的批註。

至於葉皓的……

順帶吧……

……

“什麼?明天要去獵取魂環?”

葉皓裝作一副震驚的樣子,看著前來告知自己的唐三。

唐三點了點頭,“老師說了,魂師必須獲得相應的魂環這樣才能繼續修行,你、我是先天滿魂力,可以不藉助後天修煉,武魂分殿今日特地派人前來知會了老師一聲,讓老師多多照顧你,明天要前往獵魂森林,千萬彆忘了!”

說完,唐三頭也不回的離開,從“大師”的話語中得出,獵殺魂獸無疑是困難的過程,甚至有生命的危險,他需準備幾樣東西,例如:暗器。

在唐三走後,葉皓回到七舍,由於先前與小舞大戰的緣故,七舍所有人對葉皓始終抱有心理陰影,幾人不敢接近,更不敢過多的與葉皓產生交集。

這樣也好,葉皓身體雖小,可真實年齡卻有十八歲,在心性上要比這些小孩要沉穩的多。

小孩子之間的伎倆與算計,葉皓不願與之相提並論,不然,中午那些個二樓吃飯的貴族小孩,此刻早已躺床上了也不一定。

淩晨,天色還未大亮。

七舍內,葉皓躡手躡腳起床,在床上呆坐了會兒,看了眼周圍依舊陷入夢鄉不能自拔的工讀生們,葉皓穿戴好衣物,距離與大師約定的時間就要到了。

唐三早已離去,隻剩下小舞四仰八叉的睡在床上,嘴角滴落晶瑩的口水,看上去兔子還是挺可愛的。

學院門前,一輛馬車打破夜晚的寂靜,大師早已等候多時。

不多時,唐三率先來到馬車旁,對“大師”行禮後。

“老師,讓您久等了。”

“大師”笑了笑,“不礙事,我也剛來不久,小三,此次前往獵魂森林獵殺魂獸,你務必全程呆在我身邊,魂獸異常凶殘,雖然獵魂森林是人為圈養的魂獸森林,可其中厲害的魂獸依舊不在少數。”

在得知唐三的身份之後,“大師”全然化作保姆,一方麵提防武魂殿的覬覦,另一方麵還要……

“小三,答應老師一件事。”

“?老師,您請說。”

“大師”嚴肅道:“千萬記住,你的第二武魂萬不能在人前暴露,否則……後果不堪設想。”

唐三先是一愣,這番話,自己在覺醒武魂之後,爸爸也曾說過同樣的。

從這些天對武魂的理解,唐三瞭解到,雙生武魂在整個大陸上極為罕見,甚至數百年都遇不到一個。

迄今為止,大陸上唯一的雙生武魂就是如今的武魂殿教皇冕下。

唐三深知君子無罪,懷璧其罪的道理,自己是雙生武魂的秘密曝光,這無疑是對自己徒增煩惱,甚至自己的老師也有一定的危險。

人心叵測啊——

“老師,我知道了。”

唐三深深地點了點頭,明白這件事情的嚴重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