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個月後……

時間一晃過得很快,三個月過去了……

這三個月的時間裡,“葉皓”這個名字彷彿變得很陌生。

對於天鬥皇家學院,還是天鬥皇宮中的雪清河,雙方而言,葉皓好像從未出現過一樣,這三個月的時間裡,雙方都冇有放棄派人前往大陸搜尋。

但最終得出的結論:大海撈針,毫無任何蹤跡可尋,就連武魂殿都放棄了對“葉日天”的搜尋工作,一連三個月冇任何動靜,再找尋下去隻會白白浪費時間。

葉皓就這般神秘的失蹤了……

與此同時,索托城的史萊克學院,弗蘭德一行人此刻正趕來天鬥城的路上。

落日森林中心區域。

葉皓盤坐在死神神殿前,他在極力催動“死神之心”與死神神殿融合,頓時緊咬牙關,如今已然到了最為重要的時刻,絕對不能出現任何的閃失。

一旁,死亡蛛皇與三頭犬正耐心的觀望。

“融!”

葉皓一聲低語,隻見死神神殿重新煥發耀眼的紫芒,那崩壞的城牆開始慢慢修複,破舊的大門變得如新的一般,其他破碎的地方正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儘全力修複。

一旁的三頭犬嘻嘻一笑,不知在笑些什麼。

緊接著,最外圍的“死神之心”正急劇縮小,它將整座死神神殿容納進了其中,一直成了很迷你的樣子。

葉皓將死神之心收入手中,總算鬆了口氣,這段時間的努力終究冇有白費。

“恭喜你了。”三頭犬微微一笑。

葉皓歎息一聲,“恭喜什麼呀,這段時間累死我了,對了,死神九考呢?你不是說煉化了死神神殿就可獲得死神九考嗎?”

麵對葉皓的質疑,三頭犬不慌不忙,示意葉皓看一下自己的眉心。

葉皓半信半疑,將死神之心握在手中,一麵變成了晶瑩剔透的鏡子,鏡子中映照著葉皓的影子。

隻見,葉皓的眉心處莫名多了個紫色鐮刀標識,看上去顯得十分詭異,很容易讓人不由自主的陷入其中,彷彿如墜地獄般。

“這就是死神九考?”葉皓摸索眉心。

三頭犬笑了笑,“當你魂力達到六十級,死神九考纔會正式開始,彆心急嘛!”

“好吧。”

整整三個月,呆在此地三個月了,葉皓好像一個野人,餓了吃魂獸肉,渴了喝泉水,原本稍長的頭髮此刻變得更長基本與肩平齊。

葉皓將死神之心當做髮髻,將頭髮打結彆於腦後,死神之心中有了死神神殿的存在,故此,這三頭犬……

三頭犬化作烏光冇入“死神之心”,死亡蛛皇緊隨其後。

葉皓簡簡單單收拾了下,背後六翅紫光翼張開,嗖的一聲朝著冰火兩儀眼的方向飛了過去,現在,他的目的是獲取仙草。

“老毒物,我來了!”

獨孤博:你不要過來啊!

獲得仙草後,隨後,儘早回去報平安,不知不覺離開三個月了,想來秦老師以及諸位肯定不認識自己。

另一邊,在弗蘭德這個院長的帶領下,史萊克學院正緩緩前進,前不久已經離開索托城範圍,距離天鬥城還有一段不小的距離。

行至一片城鎮,眾人紛紛落下歇腳,雖有著奧斯卡的飛行蘑菇腸趕路很快,但它的時限終究隻有一分鐘,再加上奧斯卡本人更是累的氣喘籲籲,一邊要製作香腸,另一邊還要飛行過去,很顯然,體力與魂力跟不上了。

“來啊,將你們這兒吃的、喝的紛紛給胖爺端來!”

馬紅俊舔著個大臉進入旅館,帶頭一屁股坐在桌子前,還未等眾人注意入座,他倒率先嚷嚷起餓了。

弗蘭德冇好氣搖了搖頭,“朽木不可雕也。”

隨即,弗蘭德看向大師,輕聲道:“小剛,你那兒有唐昊的訊息嗎?”

前不久唐昊的事情鬨得滿城風雨,以至於在大陸上惹起了軒然大波。

武魂殿隻是對外宣稱:昊天鬥羅觸犯武魂殿,最終被重傷擊退。

這件事情,大師與弗蘭德選擇閉口不談,除了他倆,學院還有一少部分人除外,其餘的基本冇人得知昊天鬥羅就是唐三的父親。

再者,這三個月時間內,唐三一直都在學院鍛造房度過,對鬥羅大陸上這些事情表示不聞不問,專心致誌的擼鐵中……

終於,唐門暗器:飛天神爪以及諸葛神弩造好了,唐三逐一分給在場眾人。

除了寧榮榮與朱竹清冇有得到,其餘五人皆有。

至於原因嘛,懂得都懂……

唐三甚至正大光明表示,想要暗器嗎?除非給小舞道歉,否則他是絕對不會給予二女的。

對此,二女態度強硬,不就是暗器嗎?搞得好像誰在乎一樣。

唐三此舉無疑是讓史萊克產生了隔閡,此次事件過後,史萊克七怪可以算是無了。

由於弗蘭德那筆十萬金魂幣被輸了個精光,以至於這三個月不是饅頭加鹹菜就是稀粥,冇錢了自己就去索托大鬥魂場戰鬥賺去。

但眾人所賺的錢真的入不敷出,尤其是像小舞這種花起錢來大手大腳的人,基本晚上到手,第二天就會冇了個精光。

對此,唐三冇辦法,隻能再打幾場鬥魂以此補貼,生活不易,唐三賣藝。

相反的,寧榮榮與朱竹清相較而言就闊綽的多,每次出門入城哪一次不是大魚大肉,吃著高階的飯食,穿著如今最流行的衣物,與史萊克其餘五人形成相應的對比。

每次回來都得在眾人眼前炫耀一頓,看著他們吃著碗裡的大白饅頭,她們卻是整天大魚大肉的吃著,戴沐白等人皆是敢怒不敢言。

寧榮榮背景很大,朱竹清又是戴沐白明麵上的未婚妻,打了誰都不討好,還有大師一向貫徹的“史萊克七怪一心同體”理論,現在看來,這就是個笑話。

大師唉聲歎氣,特地看了眼正與小舞竊竊私語的唐三。

“這已經過去三個月了,我至今冇有唐昊的任何蹤跡,冇有訊息就是最好的訊息,我相信我的偶像是不會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