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唐昊攻擊武魂殿的第二天,這則訊息如潮水般湧入鬥羅大陸每處角落。

眾人對唐昊的看法褒貶不一,各有各的……

昊天宗內是一片罵聲,罵唐昊專門給宗門丟臉,為了一頭魂獸不惜與宗門作對,甚至冒著天下之大不為公然攻擊武魂殿,這不是讓宗門蒙羞嗎?

雖說昊天宗已經封山,但此次事件過後,暗地裡戳昊天宗脊梁骨的可不在少數。

從前的天下第一宗門不複存在,可憐了正在殺戮之都的某人。

“唉——”

弗蘭德唉聲歎氣,“真是可憐了小三了,小剛,此次我們真的要去天鬥皇家學院嗎?”

大師微皺眉頭,“你在質疑我的決定?”

“冇有!我可冇有!”弗蘭德顯得滿滿的求生欲,再道:“雖然秦明先前答應過,可我還是在忌憚。”

“忌憚?”大師道:“你在忌憚些什麼?難不成是皇鬥戰隊?”

這話說到弗蘭德心坎裡了,點了點頭,肯定道:“不然呢?”

“你也知道我們這些小怪物,每一個都是心高氣傲的主,更彆提先前與皇鬥戰隊那一戰還輸了,我看啊,這下子天鬥皇家學院要鬨翻天了。”弗蘭德幸災樂禍的說著。

雖說接下來與天鬥皇家學院合併,弗蘭德不再是院長了,但他還是很看重史萊克這七人。

“其他人我並不是很在意,但唯獨葉皓,咱們必須注意了。”大師沉聲的說道。

弗蘭德一下來了精神,“葉皓?你的意思是指……小三?”

說完,弗蘭德還不忘撇了眼唐三。

大師點頭道:“小三與葉皓之間有著化解不了的怨恨,雖說二人曾經都是諾丁初級魂師學院的學生,但彼時的二人,乃是道不同不相為謀,我現在其他的不擔心,唯一擔心的就是這個。萬一哪一天,我說的是萬一,小三將葉皓給揍了,那我們……”

對此,弗蘭德笑著擺了擺手,道:“真到了那時候,咱們可就成了天鬥皇家學院的高級教師了,以我弗蘭德的實力,不混個天鬥皇家學院三把手,我都覺得對不起自己。”

“屆時,咱們不就一句話的事情,那葉皓還不得……懂我意思吧。”

見狀,大師笑了……

一旁,空閒的桌子前,寧榮榮正與朱竹清單獨坐著,此地很冷清,二人之間的談話基本無人知曉。

“我真想快點到天鬥城!”寧榮榮不耐煩說著。

“然後呢?”朱竹清淡淡道。

“然後回家!退學!這史萊克學院老孃不呆了,愛誰呆誰呆,竹清,咱倆一起走吧!”寧榮榮建議。

朱竹清神色冷淡,順勢看了眼戴沐白,心緒煩躁道:“我……考慮、考慮……”

“榮榮,講真的,你真能離開學院?你可彆忘了咱入院第一天弗蘭德院長說的,二十歲前魂力不到四十級不允許畢業。”

寧榮榮冷笑道:“扯!”

“什麼叫不到二十歲魂力不達四十級不允許畢業,那都是弗蘭德這個老狐狸為了保住學院的一個說辭,還不讓我退學?一群欺軟怕硬的傢夥,這次他敢不讓我退學,我回去讓劍爺爺、骨頭爺爺親自出馬,我看他弗蘭德能將我如何?”

“你想想看,自從咱們來到史萊克學院,學院有啥?”

“訓練設施冇有,吃飯住宿都成問題,在不能吃飽的情況下,還讓你進行高強度訓練,好在咱們身子底子好,若換旁人肯定吃不消。另外,這所學院人的腦袋基本都有問題,待久了……是會影響智商的。”

朱竹清一言不發,寧榮榮說的是事實,不可爭議的事實。

先前不是吹噓進入史萊克學院,成功畢業後即可獲得子爵爵位嗎?

想想看,一個連註冊都冇有的學院,他拿什麼給你頒發?

朱竹清目光撇向正竊竊私語,目光還時不時猥瑣看向自己的馬紅俊,此時此刻,她頓感噁心,朱竹清直接硬氣站起身。

隻見朱竹清來到馬紅俊身前,正當眾人不明所以的時候,隻聽得“啪”的一聲,清脆的耳光頓時響起,馬紅俊整個人都是懵的。

隨後,朱竹清對寧榮榮使了個眼色,寧榮榮心領神會,緊隨朱竹清其後走了出去。

馬紅俊呆坐了好一會兒,當即火上心頭,不顧及戴沐白的阻攔,直接衝出門外,對著遠去的朱竹清大聲嚷嚷。

“胖爺看你那是給你麵子,你彆給臉不要臉,要不是顧全你是戴老大的菜,不然老子非得……”

不待馬紅俊說完,戴沐白直接又是一記耳光打的馬紅俊分不清東南西北,一邊是自己的兄弟,另一邊則是名義上的未婚妻,兩邊做人都不好當。

望著逐漸遠去的朱竹清,戴沐白深深地歎了口氣。

“戴老大,為了這個女人真不值得。”唐三這時走了過來。

“就是!胖子到底哪兒惹她了,看她幾眼又不會掉塊肉。”小舞咬文嚼字道。

“算了,你們不懂……”戴沐白搖了搖頭。

說完,便拉著臉腫的勝似豬頭的馬紅俊走了進去。

路上,正在前行著的朱竹清突然停下了腳步。

“榮榮,我們走!”朱竹清堅定道。

“走?去哪兒啊?”寧榮榮不解。

“當然是離開學院了。”朱竹清冷冷的道。

寧榮榮一喜,“太好了竹清,你終於想清了,走,我知道這兒去天鬥城的一條小路,咱們先去租一輛馬車,要不了兩、三天我們即可到達天鬥城。先去我家吧,然後再做打算。”

“嗯。”朱竹清點了點頭,隨後與寧榮榮相繼出了小鎮,先行一步踏上了回返七寶琉璃宗的路途……

旅館內,在聽聞剛纔所聞,弗蘭德頓時勃然大怒,一旁的大師更是臉皺的宛若一朵綻放的菊花。

“什麼!榮榮和竹清先走了?誰給他們的膽子,而且……”

看著自家徒弟成了這副模樣,弗蘭德頓時火上心頭,怒道:“沐白,你趕緊去將她們二來找來,今日我倒要好好教她們做人的道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