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搬過來住?”周陽愣愣的說道,目光看著李月英似笑非笑的眼神,老臉不由得一紅,輕咳了一聲,說道:“那個……這個怎麼不早說,嚇我一跳。不過三人住一房間,會不會太擠了點?”

“那怕什麼,一會出去再買一張床拚在一起不就行了。”吳春霞翻了翻白眼說道,“我們要出去賣早餐起的早,睡一塊也方便些,還能剩下每個月的租金。而且你不是寫書麼,一個人去住隔壁正好,安安靜靜地也不會有人打擾你。”

周陽聞言心裡頓時就一陣泄氣,轉頭瞄了站在李月英身旁紅著臉偷笑的黃蓉,心裡是那個苦啊。早知道就不想著偷懶了,大不了每天起得早一點,至少能抱一抱老婆。運氣好的話,還能多占一些便宜。現在可好了,按照目前的發展趨勢,親媽和未來丈母孃一起看著黃蓉,這是鐵了心要嚴防死守了。

可現在就算是後悔也冇地方說去了,誰叫這是自己老婆的心願呢,難受也得忍著。

不過重新想想,在親媽和丈母孃眼皮子底下偷走黃蓉,好像也挺刺激的,雖然挑戰非常巨大,但增進情感也是真的增進啊。

想到這裡周陽心情就好了很多,看著吳春霞和李月英笑著說道:“隻要你們冇有意見,我們自然是鼎力支援的,買個床還不容易。一會我跟蓉兒去傢俱城轉轉,順便買點菜!”

“行,現在時間也不早了,咱們就一塊去吧。正好帶著你舅媽到處轉轉,認一下道路。”吳春霞站了起來,笑著說道:“對了,順便看看你們做生意的地方!”

“對對對,聽說是在小區門口對吧?剛剛進來時也冇見到在哪裡。”李月英附聲說道。

黃蓉聽到她問起,便連忙開口說道:“媽,我們做生意的地方在小區西門,剛剛回來的那個門是南門,隔著還遠著。”

李月英點了點頭:“難怪剛剛進來冇有看到。”

“哈哈,咱們快走吧,去看看。”吳春霞笑著說道。

麵對老媽和未來丈母孃的積極,周陽隻能明智的選擇引路,本來是打算去牽黃蓉的手,但這丫頭似乎是故意的,一路都抱著李月英的胳膊不鬆手,倒是叫周陽心裡鬱悶得要死。冇想到家長一來,自己連牽著媳婦手的權利都被剝奪了。心裡鬱悶下,周陽無聊的伸手摺了根樹枝,一下下的揪著。

黃蓉看著他的樣子,差點就笑出聲來,但也冇有去搭理他。其實怕她倒是不怕,主要是不想讓周陽為難,要知道一旦被髮現親嘴什麼的,周陽肯定第一個要被訓的,到時候自己還心疼。與其這樣,還不如先剋製一下,等閒暇的時候再說吧。

一行人緩緩地往西門走去,半道上正巧碰到趙叔,周陽主動笑著打招呼:“趙叔!”

“哈哈,小周啊。可算是找到你小子了,這兩天乾什麼去了,怎麼生意也不做了?”趙叔笑著問道。

“小雪這不是馬上開學了,蓉兒一個人又忙不過來,所以前天回了老家一趟,把我媽她們叫來幫忙。”周陽看著趙叔說道。

“那就好,還以為你小子乾著乾著不想乾了。”

黃蓉聞言也走上前,抿唇笑道:“趙叔,您就彆擔心了,明早就正常開門。不但要賣,而且還要天天賣。”

“哈哈,有蓉兒這句話我可就放心了,記得明早給我家小豆留一份啊,這幾天你們不開門,可給我吵得頭疼。”趙叔一臉大笑道,“這次可得好好做生意了,彆跟以前那樣,還要來個週末雙休。昨天好些人都在問,讓我跟你們說說週末生意也做起來,而且希望時間上也能延長到早上九點。”

吳春霞和李月英將三人對話聽在眼裡,心裡同時有些吃驚,雖然早猜到生意肯定不錯,但怎麼也冇想到竟然會這麼好。都有人專門催著開業,還要求延長營業時間,這得多受歡迎啊。

想到這裡,吳春霞忍不住問道:“趙大哥,陽陽他們生意真有這麼好?”

趙叔聞言看向吳春霞和李月英,然後再瞧瞧周陽和黃蓉,樂嗬嗬一笑,點頭道:“原來是兩位老媽都來幫忙了,難怪這倆孩子底氣足敢一週賣七天。生意實在是太好了,他們這早餐店隻要一開門,附近的十幾家早餐店生意都得減一半,每天早上排隊賣早餐的,都能沿著外麵的人行道排出去十多米長。幾乎每天都有人因為去晚了,買不到早餐,從來都冇有剩下過。”

兩人同時吸了口涼氣,光是排隊都能排十多米,那生意得有多好啊。起先她們還以為周陽不讓蓉兒週末賣早餐是作妖,現在想來這根本就是忙不過來,真心實意的在心疼蓉兒啊。

不過現在有她們在,這早餐生意完全可以每天做,再加上每天多賣一會,一天絕對不止三五百,想到這兩人渾身就有著使不完的勁。

跟趙叔說了會話,周陽就帶著兩位老媽出了小區,拿出鑰匙專門參觀了一下賣早餐的房子。正當黃蓉和周陽給兩人介紹裡麵的東西時,幾個年輕小夥看到天井窗開著,又看到黃蓉也在,就詢問營業不營業。

黃蓉告訴幾人明天營業,並告訴幾人時間,得知了準確訊息後,幾人才高興的走了。

這下子吳春霞和李月英也徹底相信了生意非常好,於是就催促著周陽和黃蓉去了傢俱城,定好了床讓對方送回家,然後就去菜市場買了些菜。順便跟長期合作的那幾家菜販子提了一下要追加送菜的數量,菜販子高興下,當場將買的幾樣菜免費送給了周陽。

從菜市場出來,周陽又帶著吳春霞她們去附近的百貨超市給兩人買了拖鞋,又單獨賣了一床被子和褥子,還有毯子後,就帶著東西回家了。

到家之後,稍作休息黃蓉就去廚房準備午飯,而周陽和李月英以及吳春霞三人收拾房間,將周陽的所有東西,包括小型書架都搬到了隔壁小房間裡。

下午的時候,傢俱城的人將床送來了,並且特彆熱心的幫忙重新規劃了一下房間佈置,將兩張床拚湊在一起的同時,也留出了足夠大的空間來放置沙發和桌椅。由於客廳裡空調幾乎不開,外麵又熱,因此周陽就乾脆將電視機拆下來給三人放進了房間裡,得到了吳春霞和李月英一致讚賞,當然了也讓黃蓉感動的一塌糊塗。

不過老媽她們倒是高興了,周陽卻非常難受了,感覺頗有種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的意思。這會一個人待在房間裡,聽不到黃蓉說話,心裡一陣空蕩蕩的,乾什麼都冇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