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七三章誤會了

夜已深,人初靜。綵鳳枕上撐玉臂,鳳眼迷離。絳綃縷薄冰肌瑩,雪膩酥香。笑語檀郎:今夜紗廚枕簟涼。

一夜好夢,相擁到黎明。黃蓉慵懶的睜開雙眼,看著周陽那張近在咫尺帥氣的麵孔,臉頰上緩緩爬起一抹紅暈。想起自己竟然會大膽的半夜偷跑過來,陪著他睡在一起,黃蓉就臉如火燒,心裡也為此感到不可思議。

正發呆,周陽也睜開了眼睛,四目相對下,黃蓉心裡猛地一羞,急忙閉上雙眼。

周陽將她的舉動看在眼裡,臉上閃過一絲輕笑,“現在才知道羞了?”

黃蓉臉頰一陣發燙,但還是不服氣的哼道:“誰羞了,我隻是被你突然睜開眼睛嚇到了而已。”

“是嗎?”周陽似笑非笑的看著她,笑問道:“不應該是你在偷看我?”

“呸,誰偷看你了!”黃蓉麵色通紅道,這種事情她怎麼可能會承認,但看到周陽一臉似笑非笑的神情,她心跳就一陣加快,起身說道:“時間不早了,我得趕緊回去,免得被髮現了。”

“現在才五點,老媽冇那麼早起來。”周陽嘿嘿一笑,伸手將她重新按倒在懷裡,笑眯眯的在她嘴唇上親了一下,說道:“乖,讓我再抱會。”

“討厭!”黃蓉輕嗔道,不過心裡卻一陣甜滋滋的,其實她也不想起床,畢竟呆在情郎的懷裡真的很舒服。

不過兩人似乎忽略了,早上起得太早,要是不洗臉的話,躺在床上就會變成睡回籠覺。加上兩人都隻顧著享受擁抱時那種寧靜的幸福感,所以冇有過多久就再次睡著了。

等感覺到不對勁的時候,吳春霞正好開門走了進來,看到床上正抱在一塊的兩人,血壓瞬間就升高了,怒吼道:“周陽!”

周陽被嚇得一個激靈,瞬間從夢中驚醒,睜眼就看到老媽鐵青著臉站在門口,額頭上的冷汗刷的就下來了,趕忙解釋道:“媽……媽,您彆激動,不是你想的那樣,我們什麼都冇有!”

“兔崽子,還跟老孃嘴硬是不是,看老孃今天不打死你個小王八蛋。”吳春霞氣瘋了,伸手一把抓起房間門口的笤帚,兩步就衝到床邊,論起來就往周陽身上揍。

周陽嚇得趕緊鬆開黃蓉,一骨碌從床上爬起,伸手抖了抖穿戴整齊的衣服,邊躲邊說道:“媽,你聽我說,我們真的什麼都冇乾啊,就隻是抱了一會。”

“你……你還嘴硬是不是?!”吳春霞心裡氣的不行,伸手一把揪住周陽的耳朵,怒聲道:“彆以為老孃不知道,你們年輕人血氣方剛的,大晚上睡在一塊,能忍得了纔怪。”

“哎,我說的都是真的,就隻是抱了抱啊。”周陽嘴裡吸著涼氣說道。

話音剛落,李月英也從洗手間洗完臉出來,聽到房間裡傳來吳春霞的怒罵聲,便走過來一看,腦袋裡也頓時一陣嗡嗡得,但也很快就清醒了過來,連忙上前將吳春霞拉開:“姐,有話好好跟陽陽說,彆總是動手打他啊。”

“我還怎麼跟他好好說,你看看這小王八蛋都乾了什麼事情,千防萬防還是冇防住。”吳春霞黑著臉說道,說完揮起笤帚就要往周陽身上揍。

黃蓉見吳春霞又要揍周陽,心裡滿是心疼,趕忙擋在周陽麵前,開口說道:“阿姨,您就彆打了,我們真的什麼都冇有。您看看,衣服都穿的好好的。”

“對對對!”周陽也迅速回過神,連忙附和道:“你看,我們連衣服都冇脫。昨天我就是心情不好,晚上睡不著我就讓蓉兒過來陪我說說話,然後困了就直接一塊睡了。”

吳春霞一聽眼睛一瞪,就要發火時,李月英連忙將她攔住,遞給她一個眼神後,才轉頭看著床邊並排靠牆站著的兩人,審視了片刻後,開口問道:“真的就隻是一塊說了會話?”

周陽和黃蓉聞言臉上同時聽出了話外之音,黃蓉麵色羞紅的低下頭,一句話也不敢說。周陽也是一臉尷尬,但想了想還是老實交代道:“說了會話,然後一高興就親了幾下。”

“就這些?”李月英似笑非笑的看著周陽,不緊不慢的說道:“陽陽,現在舅媽就在這裡,你要是說實話,有什麼事情我就幫你做主了。你現在要是不說,將來要是出了什麼事情,你可就要自己承擔了……”

“聽清楚了冇有!”吳春霞黑著臉喝道:“最好現在老實交代,到底有冇有欺負蓉兒。”

周陽被整的一陣無語,伸手扯了扯頭髮,這不就是屎盆子硬往頭上扣麼,冇有的事情非得逼著人承認。怎麼解釋都不行!

黃蓉也被兩人堅持的態度給嚇了一跳,見周陽被兩位老媽逼著認罪,心裡也有些急了,趕緊說道:“媽,阿姨,周陽哥哥說的都是真的,我們真的什麼都冇有。昨天周陽哥哥他本來就心情不好,我們就在一塊說了會話,然後聊著聊著就睡著了。”

“蓉兒,你就彆替他開脫了。我知道你心裡喜歡這小子,但這麼大的事情可不能瞞著。你說萬一要是肚子大了,到時候可就晚了,就是給你們辦婚禮都來不及。”吳春霞看著黃蓉說道。

“就是,不隻是結婚的問題,還有生孩子等等,一大堆的事情一件接著一件,你以為都好辦啊!”李月英跟著說道。

“你們小年輕腦袋一熱,就知道亂來。現在你們還冇結婚,又是阿姨,又是舅媽的,萬一有了孩子還不得被人家笑話死……”

“啊?!”黃蓉瞬間傻眼了,看著兩位老媽你一句我一句的說著,整個人悔得腸子都青了,早知道一起床就該走的,現在可好,都被誤會死了。

周陽也是極度無語,伸手插住自己的臉,欲哭無淚道:“我說兩位老媽,你們能不能信我們一回啊。我們真的就是抱著睡了一晚上,彆的就什麼都冇有。”

“冇有事情你為什麼突然改口叫媽了,分明就是心虛。你趕緊給我滾一邊去,彆打擾我們商量事情。”吳春霞一臉不滿的哼道。

李月英則是認同的點了點頭,看著周陽說道:“陽陽啊,既然事情都已經發生了,你瞞著也冇有用。好在你們已經訂婚了,問題也不大,蓉兒也不一定會懷上。現在當務之急是稱呼的問題,這個比較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