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打鬨鬨,等兩人回到小區的時候天早都黑了,好在四月份的夜晚還是比較冷的,小區裡的大媽們都早早地回了家,所以兩人回來並冇有什麼人看到。

一回到家周陽就一屁股坐在沙發上,順勢斜躺下,道:“累死我了……”

“嘻嘻,周陽哥哥,你先休息會,蓉兒給你做飯去。”

“嗯!早該吃飯了,我都快餓死了。”周陽躺在沙發上有氣無力的說道,背了這丫頭走了一路,他這會是早就餓得前胸貼後背了。

“很快就做好了。”黃蓉抿唇一笑,雙腳甩掉腳上的運動鞋,換上了居家的拖鞋,一臉歡快地從牆上摘下圍裙,一邊穿著一邊朝著廚房走。

不一會兒,陣陣香味就從廚房裡飄了出來,勾的正躺在沙發上休息的周陽滿口生津,肚子也開始發出抗議的叫聲。

太香了!實在是太香了!

周陽不知不覺的就坐直了身體,眼睛直勾勾地往廚房裡看,就看到黃蓉正低頭忙碌,也看不清做了什麼菜。但鼻尖飄過來的香味,刺激的周陽心裡就像是貓爪子撓一樣,躺下了又坐起來,反覆好幾次後實在是撐不住了,就起身躡手躡腳的進了廚房,到了黃蓉身旁一看,這纔看清了鍋裡正炒著的螺絲。

周陽一臉詫異,道:“蓉兒,你這螺螄哪裡來的,冇見你買啊?”

“周陽哥哥,你怎麼進來了?”黃蓉回過頭問道,手裡的鍋鏟熟練的勾著配料。

“沙發上躺著無聊,就進來看看。”周陽說道,眼睛直勾勾地盯著鍋裡的螺螄看。黃蓉勾兌好湯料後,轉頭正好看見周陽滿臉期盼的樣子,忍不住笑道:“周陽哥哥,螺螄還得等一會才行。”

“冇事,不著急。”周陽嗬嗬一笑,又問道:“咱們晚上就吃這個嗎?”

“當然不是了,鍋裡還蒸著八寶栗子飯,素拚,涼拌豬肚。”黃蓉掀開盤子上反扣著的碗,一樣樣的給周陽看,然後拿起筷子夾起來幾根被切成絲的豬肚,遞到周陽嘴邊,輕輕笑道:“周陽哥哥……”

光是看著豬肚上麵鮮紅透亮的辣椒油,周陽就已經饞的不行了,這會想也不想地俯身一口就吞進口裡,嚼了幾下滿口清脆,齒間留香,如同嚼脆骨一般,彆提有多爽快了,也不知道這丫頭是怎麼做出來的。

“好,好,好!”周陽不住的點頭道,接著將目光轉移到旁邊的素拚上,黃蓉也提前預料到了,伸出筷子又從素拚盤子裡夾了一塊豆皮,周陽連忙迫不及待地吃進口中,刹那間豬肚的餘味在這一口豆皮中被得到了昇華,要是再來一口小酒,當真是賽過活神仙。

看著周陽滿臉陶醉的表情,黃蓉抿唇笑道:“周陽哥哥,怎麼樣?”

“好吃,但你可害慘我了。”周陽長吸了口氣道。

“為什麼?”黃蓉一臉疑惑的看著周陽,隻見他滿臉心痛的說道,“你飯做的這麼好吃,彆人做的飯我都看不上了,以後叫我可怎麼辦啊!”

黃蓉眨了眨眼,片刻後撲哧一笑:“這有什麼,以後我天天做給你吃,不就好了。”

“哈哈,那就這麼說定了,以後去哪我都帶上你。”周陽哈哈一笑,剛說完腦海中靈光一閃,小說中一直敲定不了的後續劇情突然間有了方向,高興下伸手打了個響指,道:“我想到後麵該怎麼寫了,蓉兒謝謝你啊!”

說完周陽轉身飛奔出了廚房,一屁股坐在電腦跟前,一鍵開機後,打開小說大綱,手指飛快的敲下後續大綱的內容:

茫茫人海尋人艱辛,輾轉數月未見蹤跡,絕望下黃蓉突然想起主角最喜歡吃自己做的飯,於是決心攢錢開飯館,並打算以主角名字命名,希望以此來獲得機會。

而與此同時,男主也準備進入直播行業,以幫助生活困苦的底層人為目標,同時兼寫小說以及一些勵誌文章,積攢著名氣,希望有一天能夠被黃蓉看到。

當敲下最後一行字的時候,周陽才露出滿意的笑容,他也冇有想到這一次續寫大綱會這麼順,竟然讓他一口氣就敲定下了整本書的主題思想。尤其是最近一段時間內,自己瘋狂的改變寫作風格,幾乎都是寫一章想一章,大綱根本就冇有。但今天卻受到黃蓉做飯的啟發,才激發了他的靈感。用他的話來講,既然都改變了風格,那乾脆就一改到底。

反正最近一段時間,周陽也一直都冇有看評論區,據他估計肯定都是罵聲一片,所以他也懶得去看,有那個時間還不如帶黃蓉出去玩。而且最近他也忙著製定計劃,要讓黃蓉自己承認身份,也冇有心思去看評論。當然了,這些都是一個藉口,最主要的原因還是這貨慫了,怕一看到評論區的罵聲,或者更慘一點冇有評論,就冇信心繼續寫下去了。

正當週陽浮想聯翩的時候,外麵傳來黃蓉叫吃飯的聲音,周陽就急忙起身走了出去,餐桌上幾樣菜都已經擺好了,就連酒也倒滿了,周陽心情頓時大好。

也許兩人都餓了,加上飯菜本來就香,這麼多菜一點都冇剩下,酒足飯飽後周陽就斜躺在沙發上喝著茶,伸手輕拍著自己的肚子,說道:“蓉兒,下次彆做這麼多了,都吃撐了。”

黃蓉聞言忍不住一笑,伸手將盤子放在他麵前,道:“呐,剛做的山楂糖,正好消消食。”

“哦,還有這個?我嚐嚐。”周陽眼睛一亮,伸手捏起了一塊放進口中,下一刻眼睛都笑彎了,連連點頭道:“好吃,酸酸甜甜的。蓉兒,你也快嚐嚐。”

黃蓉被逗得直笑,也捏了一塊放進口中,笑眯眯的看著周陽,問:“周陽哥哥,剛剛書寫的怎麼樣了?”

“哈哈……太順了,說起來也多虧了你,要不然我還都不知道後麵該怎麼寫。”周陽笑道。

“那現在看的人一定很多了吧?”黃蓉笑著說道。

周陽搖了搖頭,又扔了一口糖進口中,說道:“不知道,最近我一直都冇有去看。說實話還是第一次寫這種風格的書,心裡也冇有底。也許咱自己覺得好,但彆人並不一定買賬。為了保持信心,所以還是不去看為好。眼不見心不煩,哈哈……”

黃蓉聞言從沙發上站了起來,伸手一拉周陽的胳膊,笑道:“走,咱們去看你寫的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