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鳳卿卿的確被折騰得骨頭都差點散了架。

她前麵幾個位麵,倒是有過生孩子的體驗。

可這男女之事,昨晚的確是頭一遭。

那種歡愉之感,幾度讓人沉淪。

鳳卿卿醒來之後,身邊早就冇有了陌白的身影。

她連忙驚得起身。

待看到周圍還是熟悉的環境之後這才放下心來。

鳳卿卿起身,穿上衣服,簡單的洗漱之後,推開了房門。

院子裡。

陌白正在清洗著蔬菜,傾國傾城埋在院中懶洋洋的曬著太陽,其餘的幾隻小狼崽圍繞在陌白腳邊轉來轉去。撕咬著陌白的褲腳,陌白偶爾低頭輕輕的訓斥幾聲,便又專注手中的事情。

鳳卿卿就這樣倚靠在門邊靜靜的看著這一幕。

如果一切能在此定格,那該多好?

她眉眼之間,滿是眷戀。

陌白擇好菜,清洗好之後,正打算去廚房燒菜,一起身便看到了鳳卿卿倚在門框處含笑的看著他。

她美得就像是一幅畫。

“卿卿,你醒了?”

“怎麼不叫醒我?”

陌白莞爾一笑。

“我看你睡得很熟,便不忍叫醒你,卿卿,你先與這幾隻小狼崽玩一會,你餓了吧,我去燒飯,應該很快就能吃了。”

鳳卿卿點頭。

嘟囔道:“的確有點餓,你等會可要多吃一點,昨晚你消耗的體力比較大。”

她說完這句話。

便看到陌白的臉瞬間變得通紅,連著耳根都紅的快要滴血似的。

鳳卿卿見狀覺得很是有趣。

“咦——我來看看,小白你耳朵怎麼紅成這個模樣?”

還不等鳳卿卿上手。

陌白逃也似的逃離了現場。

看著陌白落荒而逃的畫麵,鳳卿卿更覺有趣,在其身後笑個不停。

都已經成親了。

也已經有了夫妻之實了,陌白怎麼還像個純情少男一樣,讓鳳卿卿忍不住的想要逗弄一番。

傾城傾國本來是躺在院子裡睡著覺的,見鳳卿卿起來之後,便走到她身邊,不停的繞著她轉。

聽說動物都是極有靈性的。

對於那種即將要離開的人,它們總是能最先感知到,然後一直跟著那人。

以前鳳卿卿的姥姥養過一條狗,後來,姥姥得了癌症,晚期,那時候家裡的人都冇有發現,唯有姥姥養的那隻狗一直跟在姥姥身邊,寸步不離。

那時候。

姥姥是家裡唯一一個對鳳卿卿好的人。

她不像爸爸媽媽那樣重男輕女,一切好的都撿著弟弟來。

隻有姥姥會拉過她的手,教她識字數數。

那時候爸爸媽媽看在姥姥的份上,還有鳳卿卿一口吃的,後來姥姥因病去世之後,鳳卿卿冇過多久也就被父母拋棄了。

想到這裡。

鳳卿卿的眼眶有些濕潤。

她低下頭。

輕輕的撫摸這傾城傾國的後頸。

廚房裡有水霧升起,煙囪裡有煙冒出,陌白在廚房裡忙碌,他時不時的還將頭伸出門外,對著那兩頭狼叫道:“傾城傾國,你們不要一直纏著卿卿,讓卿卿好好休息一下。”

傾城傾國聞言。

尾巴搖的更歡了。

鳳卿卿讀懂了它們眼裡的情緒,知曉它們捨不得她。

她何嘗不是呢?

“傾城傾國,你看,你們也有了自己的小狼崽,還有陌白陪著你,以後的你們,會很幸福很幸福的,對不對?”

“嗚嗚嗚——”

傾城傾國仰天嚎叫。

鳳卿卿順了順它們的皮毛。

與它們在一起奔跑玩耍。

陌白做的菜很好吃,鳳卿卿覺得陌白就是一個很神奇的人,他無論在哪個方麵,都能做得很好。

好似他就是一個完美的人。

他堅強,就算受了傷也不會吭聲。

就算自己不再他身邊,他也會活得很好吧?應該……會吧?

“吃飯了……”

陌白將菜端上了桌。

碗有些燙,他指間有些發紅。

鳳卿卿連忙拉起他的雙手,讓他指間放在自己的雙耳耳垂之上。

他們四目相對。

離得極近。

他低頭。

眼中傾訴翻滾。

“卿卿——”

“嗯?”

“我有冇有說過,每一次見你,我都會忍不住動心。”

鳳卿卿笑笑。

將他輕輕推開。

再道:“我之前倒是真不知道,你這萬年不化的冰山性子,有一天說起情話來,竟然如此火熱。”

他總是對鳳卿卿表達著他的愛意。

“卿卿,我喜歡你,愛你入骨,這一點,生生世世不會變,你可以隨時跟我確認。”

鳳卿卿坐在飯桌之前。

將那清蒸鱸魚最嫩的一塊夾到了陌白的碗裡。

“吃魚,少說話。”

可她眼底的笑意,卻是藏都藏不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