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夏繁體小説 >  傅臣璽舒漾 >   第602章

-

等他走出房間,舒漾才鬆了口氣癱坐在床上。

直到第二天下班,回到家舒漾才察覺到解長遠想要怎麼對付她。

回到謝家的時候,她發現所有的行李都被搬到了另一間屋子,而那間屋子破敗的很,像而是幾十年冇有住人一樣。

對於謝長遠的所作所為,謝家所有人都默許了。

這老房子經過歲月的洗禮已經變得很破敗了,在牆壁上已經刻出了很多條深深的皺紋,那些皺紋肆意炸裂出痕跡,不時有些黃土散落。

這樣窄小的破屋,應該是謝長遠安排的。

這破屋子破舊不堪,現在的季節風寒,寒風吹進來都像冰窖一樣寒冷。

這天夜晚舒漾感覺到了從未有過的寒冷,她已經把能帶的被子全部拿過來蓋在了身上。

外麵的樹葉被刮動的聲音沙沙作響,讓她難以平靜。

緊接著風起的聲音,最先開始感受到大風凜冽是因為窗戶被刮動的很響,響亮的聲音讓舒漾快要以為窗戶都被刮開了。

在工廠的時候,就聽到工人說過今天會有大暴雨,並且在隨後的幾天裡都會有雨,她不擔心雨,她擔心的是屋子。

這破舊的屋子已經老態龍鐘撐不起太大的風,舒漾不確定這個房頂會不會被給刮開。

風聲呼嘯而來,秋天的風就是淩冽的,可現在的風斜裹著邪氣。

“嘎吱嘎吱”作響,舒漾看過去,那是窗戶的聲音。

她不清楚外頭的情況,她將窗戶慢慢地打開了一條縫,才隻是打開一條縫就有巨大的阻力想要刮開窗戶,舒漾拚命的維持住窗戶。

窗外,冇有月亮,一絲光亮都冇有的夜幕更加增添了恐怖的色彩。

雖然看不清,可是今天的夜空比往常更黑。

她知道,那是陰雲。

劇烈浮動的風颳了她的腳,寒風刺骨,這風裡彷彿攜帶著成千上萬的刀片和銀針打在舒漾的臉上。

她的耳邊是風吹動的警笛,那就像是一個失去理智的瘋子,胡亂的碰撞著院落裡的一切,就連晾衣繩都在經曆痛苦,黑暗一秒鐘一秒鐘的增加。

除卻令人恐懼的風聲呼嘯,還有沉雷。

雷聲悶悶的,彷彿有劇烈的爆炸被悶住的聲音。

在這雷聲之後,銀蛇閃現,將整個天空一瞬間照亮有一瞬間,恢複黑暗,恢複黑暗之後又是沉重的雷聲。

這一刻,她深感絕望的恐懼,畢竟在這裡,她誰也不能依靠,隻能依靠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