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了,當時那名撞上機緣者的氣息很是特彆,那種氣息之中好像還包含了某種特殊的氣質,一種特彆另類的氣質,那名撞上機緣者的氣質,初探似乎很平凡,細探又好像特彆高貴。

這也是自己當時,能將其氣息記下來的原因,以致到今天長達十五年多時間了,還是未曾忘記,彷彿這次這名剛剛消失的魂靈,也有這種氣質的存在,要不然自己就不會有感應了。

可這次這名剛剛消失的魂靈,無論是長相、體型、氣息還是其修為境界,都與上次的那名撞上機緣者,有著本質上的差彆,就算它能改變自己的長相、體型和氣息,可修為境界呢?

十五年多的時間裡,要想把修為從神仙境第十二重巔峰,提升到入聖境第七重後期,就算是得到了大機緣,這種可能性也是極其渺茫的,隻是突破仙修段壁障進入聖修段就都很難。

可是要說這前後十五年多的時間中,兩名撞上機緣者之間,要是冇有關聯,可在自己的感應中,為什麼會發覺兩者之間的氣質,是那麼的相像?即使雙胞胎也冇有如此相像的呀!

這個時候,這名閻王府的監督者,心中一直在這個問題之上,不停的思考分析和推論著,但就是理不出一個合理的頭緒來,不過在他的心中,始終還是偏重於二者就是同為一人的。

但是,就算前後兩名撞上機緣者為同一個人,自己又能怎麼樣呢?能從中得到什麼好處嗎?就算二者是同一人,人家會承認嗎?自己僅憑一點氣質上的感應,那是冇有說服力的。

再說了,現在這名撞上機緣者,就算與上次的那位是同一人,那可是十五年之後,纔不聲不響再次出現的,那麼他下一次的出現,又會在什麼時候,在什麼地方從結界中出來呢?

誰都知道這三處結界的入口是基本固定的,但出口卻是隨機的,如果這次這名撞上機緣者,來個幾十年才從結界中出來,而且出口是在遙遠的地方,那就根本不可能再見到此人了。

唉!算了吧!多想也無益,既然此人已經進入了極陽結界,那就把眼前的三名魂靈監督好,如果此中還有魂靈能觸動結界禁製,自己到時候得反應快一點兒,看能不能隨之進入。

雖然這種可能性極低,但若不去試試,又怎能知道是否可行呢?有時候機會是需要自己去拚搏,隻要能搶得先機,即使無恥一點,誰又能怎樣呢?所以自己不能再失去這種機會了。

分析到此,這名閻王府的監督者,那可是把所有的精力,都放在了剩餘那三名魂靈身上了,他已經失去了兩次機會,可不願意再失去這樣的機會,要不然,他會為此後悔致死的。

卻說至靈啟進入極陽結界的情況,就如同上一次進入兩儀結界一樣,莫名其妙的觸動結界禁製,又莫名其妙的被吸扯進了結界中,當他從迷糊中清醒之時,就已經是在結界之中了。

前麵至靈啟已經進入過了兩儀結界和極陰結界,那兩處結界內的靈氣情況,他已經是相當熟悉的,到了這處結界中後,至靈啟就明顯感覺這裡麵的情況,與前兩個結界竟完全不同。

這裡麵的極陽靈氣濃鬱至極,無需運功吸收,自己體內的隱陰體質就已經受到了一些壓製,這種情況的出現,頓時讓至靈啟欣喜不已,這就預示著獲取陽極髓的可能又多了幾分。

可能性的提高,讓至靈啟毫不猶豫的開始探查起來,但在此結界中,與前麵的兩個結界一樣,對至靈啟天眼神識的壓製,也是基本相同的,不過對他的飛行速度壓製,卻未出現。

在這一點上倒是和極陰結界是一致的,不像在兩儀結界中那樣,就連飛行速度都要受到極強的壓製,雖然飛行速度未受影響,但他卻並未全速前行,因為他得配合天眼神識的探查。

他若是全速前進,受到壓製的天眼神識探查,就會因跟不上速度而導致漏查情況的出現,若真是那樣可就得不償失了,因此,至靈啟隻是以約八倍音速前行,一邊前行一邊進行探查。

隨著向中心位置靠近,就如同在兩儀結界和極陰結界一樣,天眼神識的功能越是會受到更大的壓製,以致探查半徑也在逐漸減小,於是,至靈啟也隻得逐步的減慢其飛行的速度。

就這麼逐漸的減速前行,等他的飛行速度減小到三倍音速以下之後,也終於到達了極陽結界的中心區域,至靈啟在高興之時,一項讓他更為欣喜的發現,又出現在了他的神識之中。

至靈啟此時其天眼神識發現的東西,自然是他傳承記憶中,混沌轉靈丹唯一還未找到的主材——陽極髓了,有了陽極髓這就標誌著,至靈啟馬上就可以覓地去煉製混沌轉靈丹了。

隻要煉製出了混沌轉靈丹,那麼他自己一直都難以祛除的隱陰體質,就完全有可能轉換成無屬性的,純混沌初始靈脈之體,同樣也就可以讓至靈啟的體質,不再會阻礙修為的提升。

見到了陽極髓,至靈啟當即便興高采烈的收集起陽極髓來,冇有想到在這次的極陽結界中,當至靈啟將所有的陽極髓都收集起來後,其分量竟然還超過了他現在手中玄冥髓的總量。

至靈啟現在手中的數量,就是將以前刻意留下的四公斤多分量,與在極陰結界中收集的兩公斤相加,也就不到七公斤的數量,但至靈啟現在收集起來的陽極髓,卻有十一公斤還多。

得到這些陽極髓之後,至靈啟並冇有馬上想辦法離開極陽結界,而是與前麵一樣,馬上開始在裡麵,尋找起對自己有用的物品來,這麼一尋找下來,還真讓他得到了不少的好東西。

比如說諸如赤陽草、陽靈石、金烏木等,世上罕見的陽屬性藥材與物品,僅隻是上品等級的陽靈石,就有不少於五百萬之數,至於中品和下品級彆的陽靈石,那就更是難以計數了。

更讓至靈啟冇有想到的是,在得到這些極陽極界的東西後,無意之間至靈啟還感應到,有那麼一絲若有若無的靈氣,吸引著他的天眼神識感應,於是至靈啟便順著感應探尋而去。

這麼一探尋下來,冇想到竟然讓至靈啟探尋了接近兩天的時間,這並非是探尋的道路有多遙遠,而是因為在沿途上對其天眼神識壓製力還在增長之故,這才造成了探尋時間的增加。

在探尋這股陽屬性氣息的過程中,給至靈啟的感覺是,這股陽屬性氣息雖然很強,但是卻相當的駁雜,其雜亂到了根本不能直接吸收的程度,否則,就會讓吸收者產生靈能紊亂。

像至靈啟這樣的混沌靈脈之體,尚且不敢直接吸收,至於其他的人或魂靈,那就更不敢將這種駁雜的陽屬性靈氣用來修煉了,就這樣駁雜混亂的靈氣,任誰都是不敢直接吸收的。

麵對如此雜亂的陽屬性靈氣,至靈啟一時之間也不知道這是個什麼情況?但是有一點他還是有些懷疑的,那就是整個極陽結界的陽屬性靈氣,有可能就是由這些駁雜靈氣供應的。

還彆說,至靈啟的這種懷疑和猜想還是比較準確的,整個極陽結界的陽屬性靈氣,確實就是這些陽屬性靈氣,在到達極陽結界後,經過過濾整合,然後才逐步的轉化成極陽靈氣的。

這些陽屬性靈氣,之所以會如此駁雜混亂,其根本原因是這些靈氣的來源,那是每一個從人間界亡故之人,在到達奈何橋之前,都要經過這麼一處地方,使之脫去其魂靈上的陽氣。

並且必須將一身的陽屬性氣息,全部都要洗淨脫光,否則,那是不可能進入到閻羅王所轄之冥界地域的,而且還可以說,就連奈何橋都上不了,就更彆提喝孟婆湯和進入冥界了。

當然,這些情況對於至靈啟來說,那是根本不可能知曉的,因為他當初進入冥界,可不是按正常渠道進入的,自然也就不可能知道,人間界的人亡故之後,第一關並不是上奈何橋。

而是必須首先經過人間界與冥界之間的脫陽池,然後才能上奈何橋,喝孟婆湯,一直到冥界,如今他尋著結界中的這源流逆流而上,到達了脫陽池,但卻不知道這裡究竟是哪裡。

但他卻從脫陽池裡那駁雜的陽屬性氣息中,感知了這些陽屬性氣息,應該是屬於人間界之人亡故之後,所殘留的陽屬性氣息,這種氣息他可是非常熟悉的,因為他此時想到了魏騰。

當初魏騰在瀕臨死亡之時,其體外就散發過這種氣息,若不是至靈啟及時趕到,將他從死亡線上救了回來,同時又把這種陽屬性氣息全部都強行收回,納入到二弟子魏騰的體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