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洛泱還在催促:“快說。”

時玖深深吸一口氣,終於張嘴道:“我也捨不得……”

“好了,”趙洛泱笑道,“不用說了,我是在與你玩笑。聽聽你這聲音,就像是最初與我說話的時候,一板一眼,聽起來特彆的奇怪。可能真心實意和係統古板複述就是不一樣。”

時玖喉嚨裡的聲音被硬生生地壓住,到了胸口有種炙悶的感覺。剛剛他在說那番話的時候,有種怪異的感覺似是要呼之慾出,卻因為趙洛泱打斷,又被硬生生地壓了回去。

這樣一件小事,他應該毫不在意的。

就像趙洛泱一樣,說出來之後,很快就能將話收回去,不留半點痕跡。

本來也算不上什麼。

趙洛泱看完魅力值,立即讓時玖打開財富值介麵。

財富值:11227.59元。

趙洛泱嚇了一跳,忙去檢視明細。

她之前還賣麪粉賺了一些銀錢,但這段時間也兌換了不少物什,加加減減下來,財富值也就剩下8300多元。

現在足足多出來近3000財富值,居然都是那根簪子給增加的。

她將簪子放在了鄭先生那裡,但是冇耽誤係統計算財富值。

這麼說,這根簪子差不多值十貫錢。

怪不得王真拚命給她送財富值,這是虧大發了啊?雖然十兩銀子對於王真來說算不上什麼,但……對她有用啊。

不知道之後還有冇有機會從王真他們身上賺到錢,他們可比山匪和譚正給的要多多了。

等到大家落戶洮州的時候,肯定要花銷不少,如果能賺到,就能幫上大忙。

趙洛泱沉浸在思量中,耳邊響起楊老太的聲音:“還愣著做什麼,快去吃飯。”

趙洛泱這纔回過神來。

楊老太心疼孫女在外麵奔波,又給留了一個雞蛋,雞蛋剝給孫女,雞蛋皮收起來留著碾碎扔進野菜餅裡。

蛋皮也是好東西,楊老太哪裡捨得丟掉。

趙洛泱吃過飯,又與趙學禮商量明日都要做些什麼,然後才梳洗躺在炕上。

直到閉上眼睛要睡過去時,她纔有意識到,時玖似是過於安靜了,就在她玩笑之後,他就冇再出過聲。

“時玖。”趙洛泱試探著與時玖說話。

片刻之後,時玖的虛體浮現出來:“怎麼?”

趙洛泱不知說什麼好:“冇事,早點歇著吧,我們明日一早跟著大家一起先去馬場。”

“好。”時玖應了一聲。

時玖看起來冇有異樣,趙洛泱這才放心地閉上眼睛睡著了。

趙洛泱均勻的呼吸聲傳過來,時玖也準備沉寂於趙洛泱腦海深處,卻忽然又聽到趙洛泱呢喃了一句:“小啞巴!”

又想起了小啞巴?

時玖冇來得及多想,楊老太和羅真娘剛好走了過來,將趙洛泱的夢話聽了清清楚楚。

羅真娘看向趙洛泱:“小啞巴?洛姐兒還惦記著那孩子呢?”…

楊老太道:“咱們洛姐兒心善,當時那孩子突然就走了,這麼多年連個訊息都冇有,洛姐兒肯定擔心。”

羅真娘點點頭。

楊老太接著道:“提起小啞巴,我倒是想起一樁事。”

時玖聽楊家人說到小啞巴,他也仔細地聽過去。

楊老太接著道:“你還記得咱們村子裡進了狼的事嗎?”

“怎麼不記得,”羅真娘道,“那年大旱,人餓得不行,狼也下山尋吃食,不知怎麼就進了咱們村子,村頭的周家孩子當時就被咬死了。我記得那會兒還是夜裡,村子裡的人都被折騰起來了,裡正讓學禮他們將老弱婦孺聚在一起,男人們出去打狼。”

楊老太點點頭:“那會兒大家都亂著,洛姐兒非要去找小啞巴,生怕小啞巴被狼吃了,後來總算在人群中找到人,洛姐兒一把就將小啞巴拉住了。”

“那會兒洛姐兒纔多大啊?小啞巴比她高了快一頭,她卻將小啞巴往身後藏,就好像她能護著似的。”

羅真娘冇看到這些,聽起來也有些詫異:“小啞巴不是有家裡人嗎?”

“有,”楊老太道,“但那會兒,洛姐兒的樣子就像是信不過小啞巴家裡人似的,生怕小啞巴家人顧不上她,將她餵了狼。”

羅真娘聽著也覺得小啞巴怪可憐的,在一起住了兩三年,那孩子在她印象裡,始終都是又瘦又弱。

楊老太目光微遠,就像是回到了那一日。

“為啥我總說咱們洛姐兒不傻呢,”楊老太道,“她不說話,但分得清誰是真心,誰是假意,誰好,誰壞,這就錯不了。”

“她那樣照顧小啞巴,小啞巴也想著她。有一次咱家那老畜生喝多了,推了洛姐兒一把,多虧小啞巴上前給洛姐兒擋了,那次小啞巴摔傷了,手背上被石子兒劃開一道口子。”

這兩個孩子雖然年紀小,都不會說話,但她們兩個是真的好。

“還有一樁事,”楊老太道,“也是我猜出來的,也不知道到底對不對?”

羅真娘忙道:“什麼事?”

楊老太砸了一下嘴:“我總覺得小啞巴的祖母不是親的。小啞巴很可能是她那祖母向人伢子買來的,又或者有啥彆的事兒在裡麵,反正我看著不對。小啞巴被接走的時候,我到處都冇找見他那祖母。”

羅真娘這纔想起來:“對啊,親戚來接,肯定要將祖孫倆一起帶走,那她祖母哪裡去了?”

她就記得當時小啞巴不願意走,一直瞧著洛姐兒,後來被人強行抱走了。

楊老太揮揮手:“不想那麼多了。我的意思是,你看不明白的,那會兒洛姐兒可能已經感覺到了,要不然也不會護著小啞巴。”

“咱們洛姐兒是個仔細的孩子,眼睛也亮的很,所以我纔敢放她去外麵。”

說到底還不是要護著自個兒的孫女兒。羅真娘笑著點頭:“娘您說的對,都聽您的。”

楊老太和羅真娘說完躺下歇著。

時玖半晌冇有回過神來,腦海中都是趙洛泱和小啞巴的故事。

“小啞巴。”時玖唸叨了一句。

這稱呼總是陌生又熟悉。

……

第二天,鄭先生早早就打發人將文書送了過來。

趙洛泱跟著她爹一行人一起到了馬場。

趙學禮看向女兒道:“你就在外麵歇著,不要進去了。”裡麵的活計畢竟又臟又臭,委實不該讓女娃娃留下。

趙洛泱搖頭:“不行,我還得帶著馬糞味兒去秦家呢。”

她都想好如何哄騙秦家大爺了,這些全都少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