見張小書無話可說的模樣,舒雅意外的笑了笑。

她伸手挑出了一隻魷魚,放進了塑料袋裡,再緩緩道“就我來說,我們現在成為情侶的機率,也就百分之二。當朋友的話,至少有百分之五十。不妨現實點?”

“這種事還能用概率計算。”張小書愣住。

“冇有什麼是不能用概率計算的。就像表白的成功率,在我對女生的認知裡,外表占百分之50,身家占百分之,30,情感占百分之10,剩下的是零碎的百分之10。”舒雅道。

“...外表和身家占比這麼高?”

“不然呢?站在你的角度出發吧。一個普通的女孩,和一個美女,你會選誰?普通女孩,和有錢的富婆呢?答案已經擺在麵前了。”

“...”

張小書自然明白這些道理。

隻不過在於,站在男性角度思索的他,不願意,站在女性方麵思考問題。

“那我的百分之二,未免太少了吧?”張小書癟嘴。

“其中的百分之一,是我對你的性格有興趣。”舒雅道。

“剩下的百分之一呢?”

“你是個好人。”

“...”

張小書心有不甘“我的外表,一分不占?”

“倒不至於。隻不過,我擇偶的評選,冇有外表的加分項。”舒雅回答。

張小書欣喜,她不是那種膚淺的女人嘛!

“我外表的分全加在身家了。”舒雅補充。

“...”

該死!

果然女人都是膚淺的!

“太現實了!”

“現實點不好嗎?每個人對事物的認知,都取決於成長的環境,教育的方式。如果你對我的言語,性格,有所不滿,我這邊建議,你去怨恨我的老師們,我的家長們,還有我的哥哥姐姐們辯論。我是無辜的。”

“...”

好傢夥。

摘的乾乾淨淨。

做點壞事進警察局時,你這樣和警察說試試?

關你個三五年,讓你知道你是不是無辜的!

“張小書,我不喜歡撒謊,我覺得你這人不錯,我們或許可能成為朋友的。”舒雅忽的補充道。

“不!”

張小書拒絕“我秉承人性的鍥而不捨,自強不息。”

“人性有那些嗎?”舒雅好奇。

“那不然?”

“舉個例子!”

“就像我打王者榮耀,英雄聯盟,每次因為遊戲劣勢,和隊友吵架,擺爛中的我,發現遊戲有希望贏,我就會取消擺爛的態度,努力認真的玩起來!”張小書道。

“...這是什麼例子?”

“證明隻要有概率獲勝,我不能的不服輸,不甘心!那正是人性本來就有的鍥而不捨,自強不息!”張小書道。

“我挺欣賞你講歪道理的樣子!”舒雅道。

“...”

這時,繞了一圈的兩人,遇到了單獨饒了一圈的顧婉清。

“你倆聊啥呢,這麼開心?”顧婉清疑惑。

“舒雅說答應我的表白,打算接受我。”張小書道。

顧婉清一怔。

她伸出手摸了摸舒雅的腦袋“冇問題啊?”

而後,伸出手在張小書腦袋摸了摸“有些熱。”她看向舒雅“人燒糊塗了,會說胡話嗎?”

舒雅點頭“應該會,你看他不都糊塗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