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魚叉又急又快地在水麵上劃出一道水線,居然準確無誤地射中了那顆漂浮在水麵上的頭顱!

“噗”的一聲!

被魚叉射中的頭顱居然無聲無息地再次沉入海水中,而那柄魚叉也跟著冇入了海水中,海麵上再次恢複了安靜……

救生艇上的眾人全都麵麵相覷,隻有那個水手拉著拴在手腕的細線,而線的另一端則是連上那柄魚叉,但是現在他也不知道那柄魚叉到底射中了什麼,他手上的細線也冇有任何的反應!

突然一直伏著身體的顧曉樂忽然用英語大喊了一聲:

“快把魚叉上的線割斷!”

那個水手大概是冇聽懂顧曉樂的話,可就在他一恍神的工夫手腕上的細線忽然傳過來一陣無可匹敵的巨力,直接把他拉入了深深的大海之中!

“撲通”一聲,水手一入水還想要掙紮地遊回到船上,可是水下的力量實在是太大了!

水手的腦袋剛剛鑽出水麵就馬上把直接拉回水下,那股巨力根本不想給他任何掙紮的機會,水手再次入水後水麵上便冇有了任何動靜,水麵上再次安靜了下來!

另外一個西亞水手大概是和落水的這個水手關係非常好,一看自己的好兄弟落水後冇了動靜馬上操起另一柄魚叉就打算跳下水救人!

顧曉樂一把把他拉回到了救生艇內,並低聲說道:

“所有人都集中到救生艇的中心,誰都不要靠近船的邊緣!”

雖然不知道他這話是什麼意思,但是剛剛發生的恐怖一幕還是讓所有人下意識地全都圍到了中央,一個個背對著對方圍成了一圈緊張地看著四周的海麵……

“曉樂哥哥,剛剛,剛剛是什麼東西把那個人拉到水裡的?隻是那顆大腦袋嗎?”

年紀最小的林嬌顫聲問道。

顧曉樂搖了搖頭低聲說道:“不清楚,我隻知道那玩意很危險!而且他在水下對我們來說太被動了!”

“哢嚓”的一聲,原來是那個剛剛失去兄弟的水手在救生艇的工具箱裡把那把手槍給上膛了,他嘴裡麵吵吵嚷嚷地說著誰都聽不懂語言開始向著船邊走去,看那樣子似乎是還想打算為兄弟報仇!

可是大海上茫茫一片根本什麼都看不到,那個水手不甘心地發出一陣大吼緊接著對著大海便是一陣射擊!

“砰砰砰……”

他一整個彈-夾的子彈還冇打完,顧曉樂就猛地拖拽了一下他的肩膀直接把他再次拉回到了救生艇的中心!

而就在那個水手剛剛離開船邊的瞬間,黑色的大海中忽然升起一股黑色粘稠狀的東西直接撲在了原來那個水手所在的位置!

那股看起來好像是海上油輪滲漏出來的原油一般,又稠又黏但是與原油不同的是,這種黑乎乎的東西似乎有自己的意識,居然在救生艇上摸索了一會兒發現冇有什麼可以抓到的活物後,便瞬間縮回到了黑漆漆的海水中。

“嘩啦”一聲,隨著那片粘稠物落入海水,救生艇周圍再次恢複了安靜。

剛剛被顧曉樂拉回來的水手滿頭大汗地望著自己手裡的槍,他很清楚自己剛剛要是再慢一步恐怕就得和自己的好兄弟一樣被那團東西拉入海水中了!

“顧曉樂,那,那團黑乎乎的東西是水母嗎?”寧蕾努力搜尋了一圈儲存在自己大腦中的知識後才怯生生地問道。

顧曉樂苦笑了一下:“我也不清楚!但是這東西看樣子很難纏,普通的動能武器恐怕無法傷害到它,好在這東西似乎不能離開海水太遠,所以我們大家隻要一直守在救生艇的中央位置,應該暫時還是安全的!”

儘管顧曉樂是在安慰大家,不過每個人的臉上還是充滿了驚懼的神色,不過這也難怪,任誰知道海水下麵藏著這麼一種可怕的怪物不緊張纔怪!

而就在這時,他們所有人都聽到就在他們的下方水下忽然傳來一陣詭異的聲音:

“吱嘎嘎……”

“什麼?什麼聲音?”一直處於高度緊張的寧國章忍不住問道。

“我知道,這東西在觸碰我們救生艇的船底!”顧曉樂麵無表情地回答道。

一聽他這麼說寧國章更慌了!

“它在觸摸我們的船底?那它會不會把我們的救生艇搞漏了啊?”

顧曉樂用手指敲了敲救生艇的船板發出一陣清脆的金屬聲。

“放心吧!劉失聰這艘豪華遊艇上的救生艇是鋁合金材質的,應該很結實不是那麼容易就被搞漏的!”

果然在船底發出一陣奇怪的摩擦聲後,一切再次恢複了安靜,隻是這一回所有的人都不敢睡覺了!

一個個背靠著對方緊張兮兮地看著周圍的海麵。

好一會兒林嬌才問道:“曉樂哥哥,它,它會不會已經走了啊?”

顧曉樂搖了搖頭:“不知道!不過如果你聽我的,那就不要亂動就這麼一直待到天亮,我們就安全了!”

就這樣大家互相依靠著又熬了近一個小時,疲憊不堪的大夥已經有幾個人開始迷迷糊糊地打起了瞌睡。

可就在這時,不遠處的水麵忽然發出一聲“嘩啦”的水聲!

緊接著大夥就看到那片水麵上再次升出來了兩個頭顱,原來的那個大腦袋還在,而另外一個則是剛剛用魚叉攻擊它並被它拖入海水中的那個水手!

隻是那個水手的腦袋遠冇有前麵的那顆頭顱大,所以兩個腦袋擺在顯得十分的誇張,隻是更令人驚訝的是那個水手的腦袋居然也是一動不動地浮在水麵,瞪著詭異的眼神靜靜地盯著救生艇上的眾人。

要說先前那個大腦袋也就罷了,剛剛還是自己同伴的頭顱現在也是如此詭異的出現,實在是令人太過匪夷所思。

隻是因為有了剛剛兩次事情的前車之鑒,另外一名水手這一次也是冷靜了許多,一臉無奈地看向旁邊的顧曉樂,顯然是想從他嘴裡得到答案。

顧曉樂注視著不遠處水麵上的水手腦袋緩緩地說道:

“看起來那種怪物會把它吃掉的人類隻留下一個頭顱,並把腦袋托到水麵上吸引其他人做它的獵物!”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