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家家主十分得意。

兩個小屁孩而已,如何跟他在商場之中真刀真槍曆練而出的本事比?

這位龍家家主,覺得這兩個小屁孩根本就不可能是他的對手,還不被他拿捏得死死的?

其實剛纔這兩個小傢夥的竊竊私語,他完全都聽見了,這位龍家家主很明白這兩個小屁孩究竟在打什麼鬼主意。

而對於他們的這種做法,他心底也是完全有數的。

想要甩開他?

這兩個小傢夥,未免也想得太美了一點吧!

……

龍家專屬的私人飛機在莊園起飛,兩個小傢夥之前還表露出古靈精怪的模樣,但是等到真正坐在直升飛機上的時候,兩個小傢夥一瞬間乖巧了許多,坐在直升飛機上,安靜地看窗外風景,一言不發。

而龍家的家主,忍不住地跟這兩個小傢夥搭話。

“你們的媽咪……是什麼樣子的人呀?”

“你們覺得你們的媽咪對你們好麼?”

兩個小傢夥何等聰明,立刻意識到,這是這個老頭子在套話了!

兩個小傢夥對視,不假思索地同時說道。

“媽咪對我們可好了!”

這一點,這兩個小傢夥一點兒都不含糊。

“媽咪超級愛我們。而且媽咪很尊重我們,會跟我們平等交流,尊重我們的想法,不會覺得,一些事情不該讓小朋友知道,就不該告訴我們。”

“我們很自由!”

“我們有這個世界上最好的媽咪!”

龍家家主還有些不死心,試探著問道。

“那難道,你們在你們媽咪身上,就找不到任何不好的地方麼?”

兩個小傢夥對視一眼,然後紛紛搖頭。

“冇有。”

“媽咪就是全世界最好的!”

這老頭子一下子就打心底裡頭開始冒酸氣了!也不是他嫉妒,就是這種被小孩子全心全意信任的感覺,他從來冇有體驗過。

龍戰擎的爸爸雖然是他的親生兒子。

但是他那時候完全在忙碌於事業,抽不出什麼時間跟這個兒子交流,隻能讓他去讀書。

冇想到,他意外離世。

而唯一的孫子龍戰擎,他看得太重,寄托了所有的希望,所以對他從小到大都嚴格要求。

從不肯讓他流露出任何柔弱。

這才讓孫子有了嚴重的心理問題——

他想一想,好像他從來冇有擁有過如此親密的親緣關係!

他看著這兩個小寶寶完全信任自己媽咪的樣子,看得眼熱無比。

但是他腆著一張老臉,還想跟眼前的兩個小傢夥多多交流一下,這兩個小傢夥卻直接扭頭看了他一眼,然後輕哼一聲,冇有任何猶豫地閉上眼睛,開始裝睡。

他有點自討冇趣。

臉頰火辣辣的。

這兩個小鬼……

當真是讓人又愛又恨。

偏偏是自己孫子的種,打不得罵不得。

隻能捧著。

他當初怎麼就認定,唐雪柔的小孩,一定養得不成器呢。

現在親眼見到,他喜歡得不得了!

這算什麼,這算是妥妥的打臉了!

……

飛機降落的時候,這老者還是有些不放心地叮囑道。

“你們知道你們的家在哪裡麼?”

“知道應該去哪個方向麼?”

“你們不會走丟吧?”

這兩個小傢夥搖頭。

“不會的。”

“我們肯定知道家在哪裡呀。”

兩個小傢夥揮了揮手,然後表示這老者多慮了,他們甚至掏出了自己的公交卡!

“媽咪平常都是讓我們自己上下學的,我們可冇有什麼優待。我們走啦。”

看著這兩個小傢夥上了公交車——這老者目瞪口呆的同時,又感覺到了一陣陣的心酸!他是萬萬想不到,自己的重孫子,平常居然是坐公交車上下學的!

這老者苦笑,該誇他們艱苦樸素,還是心疼自家的重孫子,居然如此接地氣?

如果是他,恨不得開直升飛機送他們上學!

龍聖庭跟龍聖言卻不覺得這有什麼,這兩個小傢夥上了公交車,揮了揮手,還對這老者做了一個鬼臉,吐舌頭的樣子可愛得要命。

這老者有些忍俊不禁,隨即撥通了手中的電話。

“安排一輛車過來。”

“五分鐘之內,找到山海市五路公交車的路線圖,讓車跟著五點十分在……北海街站停靠的那輛公交車後麵。”

“立刻。”

這兩個小傢夥想要甩掉他?絕不可能!

龍聖庭跟龍聖言不知道這個老頭子跟在他們的公交車後麵。

龍聖言看了一眼自己的哥哥,表情在刹那有些緊張兮兮。

“那個——”

“哥哥,你說我們如果回去的話,會不會被媽咪打屁股呀。糯糯那個小叛徒,肯定不會替我們隱瞞秘密的,媽咪肯定一下子就會知道我們做了什麼!”

龍聖言著實緊張極了。

而聽見龍聖言這麼說,龍聖庭則是輕哼了一聲。

“你怕什麼?”

“我們可是替媽咪討要撫養費的,我們可是為了做好事……誒,等等。”

龍聖庭猛然抬起頭,他的表情一下子有了變化。

“糟糕,忘了讓老頭給我們撫養費了!”

“都怪那個老頭,七扯八拉。讓我把這麼重要的事情都給忘記了!”

“算了,反正下次還有機會,下次再偷偷溜過去找那個老頭吧。”

以為他看不出來麼,那個老頭兒,看著他跟弟弟的眼神,簡直都在放光。

那老頭毫無疑問,是很喜歡他跟弟弟的。

龍聖言哦了一聲,拉了拉自家哥哥的衣服,到站之後。

兩個小傢夥乖巧地走下車。

然後抬起頭看向頭頂的公寓。

“在這裡?”

“嗯。”

這間公寓,是他們跟媽咪在這座城市的秘密小窩。

他們不去大舅舅的大彆墅,反而覺得,這裡的這座小公寓,很溫馨,很讓他們感覺到舒服。

“等一會兒我們先裝傻,什麼都彆說。”

“看能不能糊弄過去,你可彆傻乎乎的,先自爆了,明白了麼?”

龍聖言默默點頭。

龍聖庭從口袋裡頭掏出鑰匙,然後慢慢地,打開了那扇門,他跟龍聖言裝作若無其事的模樣向裡麵衝!

“媽咪,糯糯!”

“我們回家了!”

但是屋子裡頭卻冇有動靜,反而是房間裡頭,好像有些嘻嘻索索的聲音。

兩個小孩有些發愣,麵麵相覷。

還在猶豫要不要推開門。

該不會是有小偷吧?如果是媽咪的話,媽咪怎麼不說話?

隔了好一會兒,他們才聽見屋子裡頭,傳來了唐雪柔的聲音。

“等一會兒。”

唐雪柔這句話說得有些慌張,不知道媽咪在房間裡頭做什麼,語氣都跟平常不太一樣了。

兩個小傢夥十分疑惑。

隔了好一會兒,他們就看見房間的門一下子打開——然後從房間裡頭走出了一個讓他們吃驚無比的人!

“爹地?”

“怎麼會是爹地?”

他們還在滿世界地找爹地,甚至跑去跟老頭兒打交道,問爹地的親爺爺,爹地在哪裡,但是他們萬萬想不到的是,爹地居然是在媽咪的房間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