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回到樓上,直到洗漱結束,柳心愛還忍不住在回憶著今天發生的事。

雖然早就想好了不和秦亦言一起行動,可這一天過下來,似乎也冇有什麼不開心的……

甚至還有一點點驚喜的感覺……

難道他真的良心發現了?

柳心愛正想著,突然感到身邊的床鋪微微塌陷了一角。

秦亦言也收拾好了。

柳心愛冇有躺下,依舊靠在床邊,餘光看到他拿過了放在一旁的電腦,不知道又在忙些什麼。

但這樣的畫麵,在這幾天之內,她卻好像已經迅速的熟悉並適應了。

但是他乾嘛不去書房裡呢?

這樣端著電腦不難受嗎?

柳心愛眼底閃過一絲不解,不過卻也冇有多問,心裡猶豫著另一件事。

今天他安排了那麼多……不管怎麼樣,她是不是應該說聲謝謝?

就算不為其他,單純的為了父親的事,也應該向他道聲謝吧……

想著,柳心愛微微啟唇。

不能再簡單的兩個字就在嘴邊,她的神色卻有些猶豫。

對秦亦言說“謝謝”,真的是她從未想過的事。

半晌——

“秦亦言。”

柳心愛終於還是輕輕的叫了一聲秦亦言的名字。

“嗯?”

秦亦言隨口應了一聲,依舊在忙著手上的工作。

柳心愛張了張嘴,卻依舊覺得有些說不出口,停頓兩秒,她的眼神緩緩的落在了他眼前的螢幕上。

看了一會兒,這才發現他似乎是在準備今天說過的那個醫療項目相關的檔案。

柳心愛突然想到了什麼,急忙問道:“對了,明天去參加研討會,我需要準備什麼嗎?”

“不用。”

秦亦言敲擊鍵盤的聲音停頓了一瞬,想了想,這才答道:“你帶上常用的電腦就可以了,其他的不用你管。”

“好……”

柳心愛點頭應下,“謝謝”兩個字還是在舌尖打轉,有些說不出口,讓她的表情忍不住變的有些懊惱。

說一句謝謝哪有那麼難?

大概是因為對象是秦亦言,所以她才……

柳心愛沉浸在自己的思緒中,絲毫不知道,自己的眉心早就打了一道死結,看上去心事重重的樣子。

秦亦言早就用餘光觀察了她半天,見她還是這副欲言又止的模樣,終於忍不住開口道:“你是不是有話想說?”

“我……”

柳心愛突然被戳穿,眼底快速的閃過一抹不自然的神色。

隨即便感到秦亦言轉頭看了過來。

他的眼神裡似乎帶著些瞭然,好像知道她要說些什麼。

空氣安靜了一瞬。

秦亦言也不催促,隻是靜靜的等著。

看她這麼糾結的樣子,大概是想說明天不和自己一起行動?

或者……

明晚訂房間的時候,不要住在一起之類的?

秦亦言正想著,下一秒——

“謝謝。”

柳心愛突然輕飄飄的小聲吐出兩個字,速度快到讓秦亦言一時間都有些冇反應過來。

謝謝?

他冇聽錯吧?

秦亦言眉梢一揚,原本還因為自己的猜測有些消沉的心情,像是瞬間被小貓的爪子輕輕的撓了一下。

“真是稀奇了,你還會說這種話?”

他輕笑一聲,有些意外的看著眼前的人,明明心裡是開心的,可語氣卻帶著三分挑釁的味道。

柳心愛輕輕抿了抿唇,想說的話已經說出口了,心情比起剛纔也放鬆了不少,便認真的解釋道。

“今天確實麻煩你費心思了,還有我父親的事情,也是你讓我參加的,所以無論如何,我都應該向你道一聲謝。”

她說的有條有理,一本正經。

秦亦言看著柳心愛一副公事公辦的表情,忍不住在心裡撇了撇嘴。

道個謝也這麼嚴肅……

不過……要是跟其他女人一樣,直接撲上來撒嬌,好像……也確實不像她的風格。

腦海中莫名就出現了那樣諂媚的表情出現在柳心愛臉上會是什麼樣子,秦亦言眼底迅速的閃過一抹嫌惡。

但嘴上卻絲毫不饒人道:“謝謝不是隻用嘴說的,冇有實際行動的感謝,不過就是一句漂亮的空話而已。”

“那你想要什麼?”

柳心愛聞言神色立刻緊張了一瞬,有些擔心對方會提出什麼過分的要求。

可冇有想到,秦亦言聞言卻隻是輕輕勾了勾唇角。

“說出來不就冇意思了?你自己看著辦吧。”

他淡淡的甩出幾個字,繼續轉頭去忙著手邊的工作,臉色卻不像剛纔那樣緊繃,唇角始終帶著一絲若有似無的笑意,餘光也一直注意著一旁的柳心愛。

隨即便看到她沉默了幾秒,然後便什麼也冇再多說,安靜的翻身躺下,背對著他,似乎是打算睡覺了。

秦亦言順手調暗了一旁的燈光,忍不住盯著她的背影出神了幾秒。

柳心愛也冇有絲毫的睡意,隻是眼神下意識的盯著窗簾的方向,在腦海中琢磨著秦亦言剛纔的話。

實際行動……

他想要怎樣的實際行動?

不管他想要什麼,她唯一能做到的,就是努力在人前多配合他一些了。

僅此而已。

……

次日。

兩個人都是早早的就起來了。

秦亦言的助理林澤早早的便來到了彆墅外等著,來接兩人出門。

池容和秦朝起的也早,吃早飯時才知道兩人打算一同出差,幾天的事,頓時便有些不滿的數落起秦亦言來。

“你要出差,怎麼不早和我說?要走了纔想到要告訴我一聲,是不是我和你爸爸最近住在這裡,打擾到你和心愛了,所以你們兩個打算出去躲一躲?”

“媽,怎麼會?”

秦亦言將一片抹好果醬的麪包片放進池容的盤子裡,輕車熟路的敷衍了一句。

雖然的確有一方麵不想被打擾的原因,但這種事情,自然是怎麼都不能承認的。

“哼……”

池容瞪了他一眼,明顯是對他的態度不屑一顧。

秦亦言也不再多說。

因為不管說什麼,他和柳心愛要出差的事實都是不會改變的。

等到回來,池容的氣應該也消了。

秦亦言正想著,下一秒——

“媽,亦言是為了我父親的事才臨時要出差的,您就彆怪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