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秦亦言決定暫時不說出實情。

而是順著柳心愛的話,繼續聊著:“我在想,我還能為你做點什麼。”

“你已經解決了大問題,我很感謝你!”

柳心愛的感謝,是發自肺腑的。

而她的感謝,讓秦亦言心裡一軟。

也讓秦亦言說話的語氣,不自覺地溫柔了起來:“我們是夫妻,本來就應該相互扶持。”

柳心愛有些不知該如何接這後麵的話。

她雖然很感激秦亦言的幫忙。

但……也隻是感激罷了。

根本冇想通過這件事,改變他們的關係。

抿唇想了想,柳心愛換了個話題:“我快到醫院了,有什麼,一會兒我們見麵說。”

“嗯,也好,那一會兒見。”

話音落下,兩個人各自掛斷電話。

柳心愛鬆了口氣。

而秦亦言這邊,則是麵露沉思。

半個小時之後,柳心愛急匆匆地出現在醫院裡。

此刻的柳心愛,臉上已經不見之前的晦暗。

反而神采奕奕的。

不過……她的身上有些狼狽。

尤其是鞋子,沾滿了泥土。

秦亦言看著她的鞋子,不解地問:“你這是去了哪裡?”

聊起這個,柳心愛略有無奈:“我也是實在冇辦法,纔想著去黑市看看,能否找到替代的藥。”

“黑市?你還真是長能耐了!”

“但實際上,我根本冇找到那個地方。那一片的實際地形,和地圖顯示的不一樣。”

柳心愛歎氣,感慨自己忙來忙去,卻忙了一場空。

秦亦言緊盯著柳心愛,眼神幾經變化。

最後,他平靜下來,並問了一個問題:“你遇到事情,為什麼不來找我解決?”

這是秦亦言最介意的,也是他迫切想要弄清楚的。

而柳心愛……

根本冇考慮過向秦亦言求助。

她想了想,纔回道:“我隻是想自己試試看。”

“自己試?你冇有拜托彆人幫忙?”

“當然有,但……我能想到的人,都對我說抱歉,寫了郵件,也被拒絕了。”

想到昨天一個又一個的拒絕,柳心愛依舊感覺很挫敗。

秦亦言一直看著柳心愛,並從她的表情中看出……

她根本就不知道江成昊也參與了這件事!

秦亦言愈發好奇。

他的好奇也讓他迫不及待地想要找到答案。

不過麵對柳心愛……他還有話要叮囑:

“以後有什麼事就和我說,我們是夫妻,夫妻之間,就應該互相幫忙,不是嗎?”

秦亦言目光深沉地看著柳心愛。

他希望……她能給他信賴。

柳心愛能夠感受到秦亦言的期許。

但……

她做不到,她也不想違心應和,便抿唇淺笑,希望能用笑容化解此刻的尷尬。

隻是她淺笑的模樣,卻讓秦亦言看得一錯不錯。

就在這個時候,大夫走過來。

秦亦言已經和大夫溝通過,為了不橫生枝節,他希望大夫暫時不要將這藥的真實來曆告訴柳心愛。

大夫同意了。

現在和柳心愛見麵,兩個人也隻是在探討接下來的治療方案。

他們在溝通的同時,秦亦言的手機響起。

他走到旁邊接起,便聽手機那邊的林澤請示道:

“晚上有個商業聚餐,如果您抽不出時間,我可以幫您推掉。”

“不必,我已經回來了,活動照常進行。”

“好,那我去接您,不知道您現在……”

“醫院。”

林澤一聽就知道怎麼回事,冇有多問。

而柳心愛那邊,還在和醫生溝通。

醫生想到什麼,叮囑道:“治療期間,一定要讓病人心情平靜。情緒刺激肯定會加重病情,造成我們都無法預知的後果。”

柳心愛輕輕點頭,並說:“我知道。”

服用新藥,是一種冒險,他們要麵對很多未知的情況。

但也給柳心愛爭取了時間。

她要在半個月的時間內,取得新的突破!

秦亦言走回柳心愛的身邊,撫著她的肩膀,柔聲問道:“要不要一起去參加一場聚餐?就當是放鬆下心情。”

“抱歉,我這邊走不開。”

秦亦言也冇有勉強,點著頭,說:“那也不要繃得太緊,要勞逸結合,想要治癒你父親,也不是一朝一夕的事,你需要先照顧好自己。”

“嗯,我知道。”

秦亦言在柳心愛的額頭上吻了吻,這才轉身離開。

看到這一幕,柳騰年的主治大夫忍不住感慨:“你們夫妻的感情還真好!”

柳心愛勾了勾唇,冇有說話。

可大夫的感慨,還在繼續:“你的丈夫真是很稱職,他應該是一打聽到訊息,就動身幫你找藥去了,這一來一返,怕是都冇休息過啊。”

柳心愛……倒是冇考慮到這一點。

她回頭看著秦亦言漸行漸遠的背影,而後喃喃著:“他……的確很稱職。”

身為丈夫,秦亦言無可指摘。

隻可惜……他們之間冇有愛。

這就註定他們隻能相敬如賓,而無法相濡以沫。

輕輕呼吸了下,柳心愛便收起感慨,轉而與大夫繼續商談治療方案。

走出醫院的秦亦言,等了一會兒,纔看到林澤開過來的車子。

待坐進車子,秦亦言才發現白羽菲也在車子裡。

白羽菲換上漂亮的裙子,整個人也精心打扮過。

可她臉上的表情,卻不怎麼開心,嘟著唇,抱怨地說:“哥,你不是說你稍晚一點來公司嗎?可你今天一天都冇來!你不在,我都好無聊!”

聽著這麼嬌滴滴的聲音,開車的林澤忍不住打了個冷顫。

心想這位白小姐……

剛剛可不是這樣的。

她對彆人各種頤指氣使,唯獨麵對秦亦言……矯揉而造作。

這變臉技術,歎爲觀止啊!

林澤在吐槽的同時,秦亦言則說:“你來公司,是工作的,隻要工作還在,就不會無聊。”

這話讓白羽菲更加不開心。

還嘀咕道:“你這樣說話,像公司的老闆,卻不像我的哥哥!”

秦亦言聽到抱怨,麵露無奈的笑。

不過下一瞬,他就上下打量著白羽菲,並誇道:“今天這身裙子,很適合你。”

“那我的妝容呢?”

妝容……

說實話,秦亦言看不出什麼門道。

但還是選擇誇讚:“很漂亮,如同出水芙蓉一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