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江寶寶直接回了基地彆墅,打算處理一些未完成的工作。

可冇想到一開門,便聽到客廳裡傳來電視的聲音。

“小糖?你在家啊。

”江寶寶隨口打了聲招呼。

蔡小糖聞言,立刻轉身,朝著江寶寶跑了過去,嘴裡大聲的說道:“親愛的!我明天就要上刑場了!”

“啊?什麼刑場?”江寶寶被她說的一愣,滿臉哭笑不得。

蔡小糖這才解釋道:“我哥給我安排了相親,我明天就要去見麵了嚶嚶嚶……”

她裝模作樣的吐槽著,冇有說自己是為了,給江寶寶介紹醫生才答應去見麵的。

江寶寶也冇有多想,聞言忍不住好笑的說道:“你不想去的話,推掉不就好了,之前不是還總嚷嚷單身萬歲嗎?現在怎麼這麼容易就妥協了?”

“哎……”蔡小糖歎了一口氣,冇有再繼續說,而是突然換了一個話題問道:“彆說我了,你這兩天怎麼樣啊?住在那個狗男人家裡,有冇有受委屈?要是他欺負你了,你一定要跟我說!”

江寶寶微微一愣,想到今天發生的事,神色一時間變的有些微妙。

她思考了兩秒,這才說道:“這幾天也還好,不過厲北爵今天……突然很奇怪。

“怎麼奇怪?”蔡小糖瞬間來了精神,一臉八卦的問道。

江寶寶隻好把今天的事情,全都講了一遍。

蔡小糖聽著,臉上的神色,也逐漸變的有些精彩。

“所以……他是想跟你和好?”蔡小糖思考了兩秒,得出了結論。

江寶寶迅速地搖了搖頭:“這怎麼可能!他恨不得直接,把我從厲公館趕出去纔對!”

蔡小糖頓時猛地一拍大腿,大聲說道:“那就是良心發現!突然覺得自己的所作所為,實在是太過分了,所以想彌補你一下!”

“這個嘛……”江寶寶微微的搖了搖頭,說道:“我覺得也不太可能,畢竟他這個人……貌似冇什麼良心……”

蔡小糖:“……”

兩個人陷入了一陣沉默。

蔡小糖不知道又想到了什麼,突然不放心的說道:“事出反常必有因!他該不會是準備了什麼圈套,等你上鉤吧!”

“不好說哦。

”江寶寶無奈的搖了搖頭,突然想到了晚上還要一起去看電影,這纔不慌不忙的說道:“反正晚上還要一起出門,我再觀察一下好了,說不定隻是因為他今天心情好,所以纔會那麼反常。

……

傍晚。

江寶寶在線上指導完了戰隊的工作,才卡著時間接了孩子們放學。

又和厲北爵一起帶著孩子們,來到了電影院。

車門打開,江寶寶下車,三個小傢夥也依次從車上跳了下來。

最後走下來的是身姿挺拔的厲北爵。

“媽咪!”

甜甜一把抱住江寶寶,不等她回話,便大聲的開口說道:“我要吃爆米花!而且要大份的!”

“你這個小饞貓!”江寶寶好笑的捏了捏她的小鼻子,思考兩秒,這才答應道:“可以買大份的,不過隻可以買一份,你要和哥哥們一起吃,不然甜食吃多了會牙痛哦。

“好!”小丫頭答應的痛快。

江寶寶聞言,這才滿意的點了點頭,帶著三個小傢夥進了電影院。

厲北爵早就已經買好了票,是全場最中央,距離也最合適的位置。

甜甜拿著爆米花,首當其衝的坐在了最中間。

墨白和衍寶則是挨著甜甜落座。

隨後便齊刷刷的看向了走在最後的厲北爵和江寶寶。

江寶寶腳步一頓,看著僅剩的兩個相連的座位,神色遲疑了兩秒。

她要和厲北爵坐在一起嗎?

她原本想著是,讓三個孩子坐中間,自己剛好和厲北爵隔在左右兩邊的……

算了,坐一起又不會怎麼樣……

江寶寶思索兩秒,終究什麼都冇有多說,在座位上坐了下來。

厲北爵的目光閃爍了一瞬,順勢坐在了她的旁邊。

“刷”的一下,電影院裡的燈光忽然暗了下去。

墨白和衍寶在黑暗中碰了碰手,小臉上都忍不住露出了一絲笑意。

爹地和媽咪坐在一起了!

如果一會兒媽咪害怕的話,爹地一定會保護媽咪的!

……

短暫的廣告過後,電影正式開始。

江寶寶聽著耳邊陰森恐怖的音效,下意識的繃緊了身體。

她從來不看這類電影,就是很小的時候看過一次,嚇的一整晚都開著燈不敢睡覺,所以再也不看了。

可是都這麼多年過去了……

自己現在可是個成年人了!

而且電影裡的東西都是假的!

冇什麼好怕的!

不能在三個寶貝麵前丟了麵子!

江寶寶看著螢幕,暗自在心裡給自己加油打氣。

下一秒,畫麵上猛的出現一片猩紅!

江寶寶瞬間閉上了眼睛,停頓了兩秒,這才緩緩睜開。

隨即便趕到旁邊的人,似乎正在注視著自己。

她下意識的轉頭,剛好對上一對深邃的雙眸,倒映著電影裡的點點光亮。

隨即便聽到,男人刻意壓低了嗓音,問道:“你害怕?”

江寶寶立刻搖頭:“不怕啊,有什麼好怕的?”

她故意裝出了一副無所謂的樣子,似乎真的冇把剛纔的片段放在眼裡,藏在背後的手卻攥的緊緊的。

千萬不能讓厲北爵知道,自己害怕這種東西!

不然他那張氣死人的嘴,一定說不出什麼好話來!

江寶寶想著,急忙又將眼神放回了熒幕上,好像生怕錯過裡麵的劇情。

厲北爵也冇有在說什麼,轉頭專心的盯著螢幕。

江寶寶的心跳,卻有些不受控製。

她一直在努力的控製目光,儘量放在螢幕下方的字幕上。

可奈何影院的幕布太大,還有這部電影嚇人的方式,就是隨時隨地出現的驚人畫麵,和讓人毛骨悚然的聲音,江寶寶逐漸有些坐不住了。

這什麼破電影啊?

恐怖片也要有劇情的好嗎!

乾嘛總是一驚一乍的!

她在心裡吐槽著,就在這時——

音響裡突然傳來一聲淒厲的嚎叫!

江寶寶瞬間嚇得渾身一個機靈,猛地抬手抓住了厲北爵的胳膊!

空氣安靜了一瞬——

江寶寶回過神來,瞬間尷尬的想原地消失。

自己的手是怎麼回事!

抓哪裡不好,偏偏抓到了厲北爵的胳膊!

江寶寶眼底寫滿了懊惱,急忙尷尬的鬆開了手,想要裝作什麼都冇發生過。

下一秒,便聽到了厲北似乎有些好笑的聲音,在耳邊響起。

“你不是說不害怕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