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厲北爵想到當時的場景,眼底忍不住閃過一絲笑意。

正猶豫著要不要繼續幫小丫頭處理胳膊上的傷勢,卻聽到遠處傳來了跑步的聲響。

“甜甜!媽咪把藥買回來了!”

江寶寶人還冇到,聲音已經傳了過來,她似乎是跑著去,又跑著回來的,整個人都氣喘籲籲的,卻一秒鐘也不敢耽誤,飛快的跑進了亭子。

“把她給我吧。

”江寶寶把甜甜從厲北爵手中接了過來,滿臉關切。

厲北爵的眼神下意識的從小丫頭的臉上,緩緩移動到江寶寶身上,若有所思的看了幾秒,剛纔明朗的心情突然又浮現出一絲煩躁。

他思索兩秒,對著衍寶低聲說道:“爹地去那邊打個電話。

厲北爵丟下一句話,大步的出了亭子,走遠了些,這纔拿出了手機,撥通了陳助理的電話。

電話隻響了兩聲,就被人接了起來。

“喂?厲總,有什麼吩咐?”陳助理問道。

厲北爵的眼神,下意識的飄向江寶寶的方向,沉聲問道:“我之前讓你查的事情,有結果了嗎?”

“這個……目前還不是很全麵,恐怕還需要您再給我點時間……”

陳助理硬著頭皮回答道。

厲北爵目光閃爍了一瞬,冇有說話。

遠處,江寶寶已經用噴霧,幫甜甜處理好了傷口。

厲北爵又看了兩秒,這才低聲道:“用最快的時間查清楚,不要讓我等太久,也不要出任何差錯。

“是!”陳助理猛的鬆了一口氣,急忙答應了下來。

厲北爵冇有多說什麼,直接掛斷了電話,卻冇有急著回去,眼神下意識的在甜甜和江寶寶之間來迴遊移。

如果真的是她的話……

厲北爵眉頭緊鎖,心裡第一次生出了有些冇底的情緒。

他做夢都想不到,他會找到十六年前,那個救了自己的女孩兒。

可那個人如果真的是江寶寶呢?

那她這些年究竟經曆了什麼,纔會變成現在這樣?

以她現在的人品……真的讓他,暫時冇有辦法接受。

而且那天他也看到了,江寶寶已經開始著手準備相親,尋找結婚的對象了。

厲北爵越想心情越複雜,思索許久,這才走了回去。

走到亭子附近,這纔看到江寶寶,已經把電子烤爐架了起來。

“爹地!我們先吃東西吧!彆人都已經開始燒烤了,好香哦!”

墨白的心情不錯,大聲的招呼著厲北爵。

厲北爵淡淡的點了點頭,在一邊坐了下來。

他不會燒烤,自然隻有等著吃的份。

江寶寶也冇有多說什麼,隻是帶著三個小傢夥,挑選著喜歡吃的東西拿上烤架,卻時不時的就感到,兩道幽深的目光落在自己身上。

江寶寶頓時無奈的在心裡歎了口氣。

不用回頭都知道,一定又是厲北爵那個傢夥在看自己!

真不知道到底有什麼好看的!

有話不會直說嗎?

江寶寶不知道身後的人又在想什麼,乾脆忽略了他的目光,開心的和身後的三個小傢夥聊著天。

冇過多久,烤爐上就飄來了誘人的香味。

甜甜早就已經忘了胳膊上的傷,眼睛一眨不眨的盯著江寶寶烤好的肉串。

江寶寶看著好笑,急忙挑出一串烤的最好的,笑著說道:“今天的第一串,就給我們見義勇為的甜甜小公主,大家冇有意見吧?”

“冇有意見!”墨白和衍寶立刻舉雙手讚成。

厲北爵也冇有說話。

江寶寶這才笑著,把肉串塞進了早就已經迫不及待的小丫頭手裡,故意逗她道:“快嚐嚐看好不好吃!媽咪用的可是你親自做的祕製調料!”

“嗯嗯!”甜甜乖乖的點頭,立刻迫不及待的嚐了一口。

然後毫不猶豫的說起了大拇指。

“味道好極啦!就知道我做的調料是不會出錯的!”小丫頭滿臉得意的神色,瞬間逗笑了江寶寶,旁邊的墨白和衍寶也忍不住跟著笑了出來。

草地上一片歡聲笑語,任何不知情的人看了,都會認為這是幸福的一家五口。

厲北爵聽著耳邊幾個小傢夥的笑聲,心情卻更加的微妙。

如果當年那個女孩兒,真的是江寶寶……他要怎麼做?

……

午飯過後——

三個小傢夥都把自己吃的肚皮圓滾滾。

江寶寶想讓他們活動一下,便大聲提議道:“寶貝們,我們去放風箏好不好?”

“好!”三個小傢夥異口同聲,紛紛動作極快的跳了起來。

墨白飛快的找出了風箏,衍寶則是乖乖的拿著線。

江寶寶飛快的確認了一下“裝備”,便滿意的點了點頭,打算出發。

衍寶卻發現厲北爵坐在原地冇動。

“爹地,你不和我們一起去嗎?”衍寶忍不住好奇的問了一句。

厲北爵猛地回神,輕輕的搖了搖頭:“你們去吧,爹地在這邊看著你們。

衍寶一愣,小臉上的神色頓時有些遺憾。

江寶寶卻不以為然,隻是淡定的在心裡翻了個白眼。

愛去不去!

他不去更好!

她在心裡吐槽著,故意大聲說道:“那我們四個人去吧!讓你們爹地在這裡看著東西,免得丟了!”

江寶寶一邊說著,一邊帶著三個小傢夥離開,朝著遠處的草地走去。

四個人很快就選定了一塊帶有斜坡的空地,飛快的跑上了頂端。

江寶寶怕三個小傢夥摔傷,主動把風箏接了過來。

“等會兒媽咪一邊往下跑,一邊放線,你們要跟緊哦!”

她一邊說著,一邊調整了姿勢,準備從斜坡上衝下去。

三個小傢夥興奮的不得了,立刻乖乖點頭,一臉嚴肅的看著江寶寶手中的風箏。

“3,2,1——衝!”

江寶寶倒數結束,毫不猶豫的便衝了下去!

她手中的風箏,也順著風勢晃晃悠悠的飄了起來!

“哇!媽咪好厲害!真的飛起來了耶!”

甜甜抬頭看著天上的大蝴蝶風箏,拍著手不停的又蹦又跳。

墨白也在旁邊躍躍欲試,想要試著從江寶寶手中把線接過來,自己來放。

衍寶抬頭看了一會兒,卻忍不住回頭看了看厲北爵的方向。

如果爹地也在這裡就好了……一個人在那裡待著,不無聊嗎?

小傢夥心裡有些鬱悶,盯著厲北爵看了幾秒,卻忍不住皺起了小眉頭。

為什麼他覺得……爹地好像心情不好的樣子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