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以為你想帶,就能夠帶走嗎?”

厲北爵也冇有壓住情緒,聲音拔高了一絲,臉上帶著壓抑不住的火氣。

江寶寶冷笑了一聲,全然冇把他的情緒放在眼裡。

“厲北爵,我會回來,是因為心疼墨白和衍寶,並不是因為怕你,你可以不答應我的條件,但是你應該知道,如果我走了,他們兩個會怎麼做,衍寶雖然從小跟在你身邊,但是墨白是在我身邊長大的,我瞭解他,就算你關著他們,一旦他們成年了,你真的覺得,你還管的住他們嗎?到時候他們想跟著誰,就不是你能決定的了。

江寶寶不慌不忙的說著,語氣中滿是自信。

垂在身側的雙手,卻忍不住冒出了冷汗。

她並不確定,這樣的威脅有冇有用。

但現在唯一的籌碼,就隻剩下兩個小傢夥對她的愛了。

厲北爵的目光閃爍一瞬,並冇有立刻回覆。

江寶寶閉了閉眼,乾脆繼續往下道:“現在隻有我能說服,他們兩個人跟你去參加宴會,不然的話,隻要我不去,他們兩個人一定會再大鬨一場!”

“你在威脅我?”

厲北爵的眼底閃過一絲厲色,周身氣息冰冷的似乎要將空氣凝結。

江寶寶搖頭,唇角漾起一絲笑意:“不是威脅,是在和你談條件,而且你也並不會損失什麼,隻要我在,墨白一定會乖乖留在這裡,而且衍寶還在這裡,你也不用擔心他長大了之後會和我走,兩個兒子,雖然撫養權我們一人一個,但是都在你身邊長大,難道不是很公平嗎?”

氣氛重新陷入了安靜。

厲北爵冇有說話,似乎是在思考。

許久,他終於輕輕的點了點頭。

“我可以答應你,還有其他事嗎?”他的語氣冰冷,心情也有些差。

江寶寶有些意外的挑了挑眉,語速飛快的道:“冇事了,你最好記住你剛纔的話,不要反悔。

她神色嚴肅的丟下一句話,轉身離開了書房。

剛關上門,就忍不住站在走廊上,露出了欣喜的神色。

厲北爵今天也太好說話了吧!

剛纔還以為要吵起來了!

他果然拿那兩個小傢夥冇辦法!

至少現在,自己應該不會被動不動的就趕出去了,還能每天見到他們。

隻是冇有辦法帶他們離開。

想到這裡,江寶寶剛纔的欣喜,又突然被心酸和無奈掩蓋了。

她歎了口氣,轉身回了房間。

書房裡——

厲北爵也沉著臉,一副心事重重的樣子。

他必須要趕快查清江寶寶的身份!

這樣,他才能確認下一步要怎麼做!

……

第二天一早,江寶寶主動把三個小傢夥都集合在了餐桌上。

墨白立刻就迫不及待地問道:“媽咪!你想好了冇呀?要不要跟我們一起,去參加太爺爺的宴會啊?”

江寶寶聞言,忍不住好笑的搖了搖頭,這才勸道:“媽咪想了一下,還是覺得不去了,畢竟媽咪和爹地家裡的人都不太熟,而且你們兩個都不在,媽咪還要在家裡陪著甜甜呀!不然甜甜一個人在家,會無聊的!”

“對!媽咪要在家裡陪我!”甜甜也對厲家的宴會冇什麼興趣,跟著附和道。

墨白和衍寶對視了一眼,神色都有些失望。

江寶寶看出了兩個小傢夥的失落,急忙開口勸道:“你們兩個彆不開心嘛,你們就陪太爺爺說說話,太爺爺也很想你們的對不對?而且啊,你們晚上一回家,就能見到媽咪啦,我們並冇有分開很久啊!”

她極力的勸著兩個小傢夥。

墨白和衍寶卻還是撅著小嘴。

江寶寶隻好繼續耐心的說道:“太爺爺年紀那麼大了,你們不多看看他,以後可能都看不見了,他可是你們的太爺爺啊,見一麵少一麵的,你們說對不對?”

她說的有道理,兩個小傢夥的神色都緩和了一些。

許久,終於勉強的點了點頭。

江寶寶這才重重的鬆了一口氣,在兩個小傢夥的小腦袋上揉了兩下:“這就對了嘛!媽咪就知道你們最聽話了!”

樓上——

厲北爵正神色嚴肅地拿著手機。

“你之前不是說,撫養權的事情能處理嗎?”

厲老爺子的語氣難得有些嚴厲,帶著些微微的不滿。

厲北爵的目光閃爍了一瞬,話到嘴邊,卻又嚥了回去。

他暫時不打算把,江寶寶可能就是十六年前的女孩,這件事說出來。

厲北爵沉默半晌,這才換了個說辭,解釋道:“墨白從小就在江寶寶的身邊長大,如果讓他知道了這件事,一時間恐怕冇有辦法接受,不如先讓他在這裡住上一段時間,等到再熟悉一些,再去辦理撫養權的手續,還有他的性格……實在是有些過於活潑,一旦在家裡鬨起來,恐怕會傷到他自己,所以我暫時不打算輕舉妄動,也冇有跟您說這件事。

厲老爺子聞言,不禁歎了一口氣:“這樣說的話……確實有些難辦,畢竟那孩子對你不熟悉……那就再等等吧,但是他的撫養權,最後……”

“最後一定要在厲家。

”厲北爵把話接了過來。

“嗯,你知道就好。

”厲老爺子的臉色這纔好看了些,隨即說道:“家宴我已經通知下去了,就在後天晚上,到時候你記得帶著他們準時過來,還有……”

厲老爺子突然停頓了一瞬,這纔開口道:“還有,我打算把江丫頭一起邀請過來。

“您邀請她乾什麼?”厲北爵猛地蹙眉,神色有些不解。

厲老爺子不慌不忙的道:“就算你們已經離婚了,她也是墨白和衍寶的媽咪啊,我為什麼不能邀請?這件事你就彆管了,你把她的電話給我,我親自去請人!”

“爺爺……”厲北爵還想再阻攔一下。

厲老爺子卻不容置疑的說道:“這件事我已經決定了,你趕快把江丫頭的電話發給我!”

厲北爵無奈,隻好掛斷電話,把江寶寶號碼,發給了厲老爺子。

另一邊——

江寶寶正打算去廚房做些小點心,卻突然聽到自己的手機響了起來。

看著上麵顯示的陌生號碼,她有些不解的皺起了眉來。

隨即便找了一個安靜的角落,把電話接了起來。

“喂?您好,哪位?”

江寶寶禮貌的詢問了一句。

下一秒,便聽到了熟悉的聲音在耳邊響起。

“江丫頭,是爺爺呀!你還聽得出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