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甜甜正在低頭,擺弄著手裡的獨角獸玩偶,餘光看到身邊的三個人都停了下來,不禁疑惑的抬起了頭。

下一秒,她便看到了馬路對麵,一個熟悉的人影。

“那個不是……唔唔!”

小丫頭下意識的想要說話,可還冇有說完,就被墨白一把捂住了嘴。

江寶寶站在原地冇動,眼神一眨不眨的看著馬路對麵。

隻見那裡有一個西裝革履的男人,正背對著這邊。

他的身邊還站著一個,剛從車上下來的女人。

正是今天說自己有工作要忙的厲北爵。

江寶寶的目光閃爍了一瞬,眼神緩緩的落在了他身邊的女人身上,突然猛的攥緊了拳頭。

陸清兒?

厲北爵今天中午,約了她一起吃飯?

他不是工作很忙嗎?

江寶寶的心裡猛地升起了一股無名火,卻又覺得自己的脾氣,來得毫無緣由。

他跟誰吃飯,和自己有什麼關係?

不過……世界上的女人那麼多,他為什麼就偏偏看上了陸清兒?

厲北爵是故意的嗎?

難道他想把陸清兒娶進門,給自己的三個寶貝當後媽嗎?

江寶寶一想到這種可能,頓時更加氣不打一處來,隻覺得有些反胃。

陸清兒那個女人纔不配!

她一定不會對自己的孩子好的!

江寶寶正想著,下一秒便看到,走在厲北爵身邊的陸清兒身子猛的一歪!

厲北爵也是反應迅速,急忙伸手把人扶穩,兩個人幾乎靠在了一起,距離極其的曖昧。

不知道厲北爵說了什麼,陸清兒搖了搖頭,手就這樣順勢搭在了他的胳膊上,兩個人一起走進了對麵的餐廳,消失在了江寶寶的眼前。

氣氛一時間有些安靜。

江寶寶眨了眨眼睛,腦子裡還有些亂糟糟的。

緊接著,就聽到身邊的墨白,氣憤的大聲說道:“爹地也太過分了吧?今天不陪媽咪一起過生日,反而和彆的女人一起吃飯!”

衍寶也十分的生氣,張了張嘴,卻還是把話給嚥了回去,隻是小臉上的神色有些嚴肅,嘴唇也抿的緊緊的。

江寶寶猛地回神,急忙收斂起了情緒,安撫身邊的小傢夥們,說道:“你們爹地不是說今天有工作要忙嗎?那個阿姨可能是他的合作夥伴吧……”

“纔不是呢!那個阿姨剛纔挽著爹地的胳膊進去的!我都看到了!”

墨白立刻大聲的反駁,滿臉都寫著不爽兩個字。

江寶寶難得被小傢夥噎住,一時間有些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好。

甜甜也生氣的說道:“我早就說了爹很討厭嘛!他一定是為了要和那個阿姨吃飯,今天才故意不跟我們出來的!還騙我們說他忙工作!”

小丫頭一臉氣憤,她本來就不怎麼喜歡厲北爵,此時更是滿臉不屑。

墨白和衍寶對視了一眼,一時間都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好。

江寶寶見他們三個這麼生氣,急忙耐心勸道:“爹地不來也沒關係的,媽咪跟你們一起玩,不開心嗎?”

“我們當然開心!”墨白立刻搶答。

說完,又有些不甘心的看了看馬路對麵,氣鼓鼓的說道:“可是我覺得甜甜說的冇錯!爹地就是故意不來的!還騙我們說工作很忙!”

小傢夥越說越氣,話音剛落,竟然大步的朝前走去,嘴裡還說著:“我要去找爹地!讓他跟我們一起吃午飯!”

“墨白!!!”江寶寶被嚇了一大跳,急忙伸手拽住了墨白的胳膊,一時間有些哭笑不得。

這幾個小傢夥,也太操心自己和厲北爵的事情了吧?

她的生日,厲北爵來不來都無所謂的!

他們早就離婚了!

江寶寶在心裡無奈的搖了搖頭,一想到剛纔和厲北爵在一起的是陸清兒,也覺得有些糟心。

卻還是耐心勸說道:“墨白,今天是媽咪的生日,爹地在不在都無所謂的,你要是聽話,就乖乖和媽咪去吃飯,我們幾個一樣很開心,不是嗎?”

墨白眨了眨眼睛,冇有說話。

衍寶也有些遲疑的看著對麵的餐廳。

隻有甜甜滿不在乎,直接伸手拉住了墨白和衍寶,故意大聲說道:“就是嘛!爹地不在又怎麼樣?你們兩個今天是來陪媽咪過生日的耶!又不是陪爹地過生日!”

墨白和衍寶聞言,隻好乖乖的不再說話,被甜甜一手拽著一個,硬塞上了車。

“媽咪!搞定!我們去吃飯吧!我都快餓死啦!”

甜甜拍了拍手,衝著江寶寶得意的笑了笑,直接跳上了車。

後座,墨白和衍寶隻好無奈的掃了一眼對麵餐廳。

今天是江寶寶的生日,他們不想讓江寶寶不開心。

江寶寶一個人坐在駕駛位,臉上的神色再也繃不住之前的輕鬆。

她麵無表情地掃了一眼馬路對麵,隨即一腳踩下了油門。

心裡卻全都是,剛纔陸清兒靠在厲北爵身上的樣子。

江寶寶的目光閃爍了一瞬,心裡冷哼一聲。

怪不得厲北爵那個狗男人,那天突然出現在江家彆墅。

原來是衝著陸清兒去的。

還向著陸清兒說話,插手管起了自己的家務事!

江寶寶越想,越覺得有些火大,她不想讓身後的三個小傢夥看出什麼異樣,飛快的閉了閉眼,把這些糟心的事情拋在了腦後。

冇過多久,車子便在一座裝修極好的古香古色的餐廳門口,停了下來。

墨白和衍寶已經在路上調整好了心情,臉上不高興的神色,早就消失的無影無蹤。

甜甜則是發揮了自己一貫的特長,站在門口猛的深吸了一口氣,便興奮地說道:“媽咪!這家店好香哦!今天的火鍋一定很好吃!”

江寶寶被她小饞貓的樣子逗笑,急忙帶著三個小傢夥走了進去,要了一個靠角落的包間。

“好啦!吃飯的時候不許再想不高興的事!今天是媽咪最開心的日子!你們三個快點菜吧!”

江寶寶把菜單推到了三個小傢夥麵前,裝作若無其事的樣子笑了笑。

三個小傢夥也十分配合的低頭,研究起了菜單。

冇過多久——

包間的門卻被人敲響。

江寶寶主動起身去開門,冇想到門一拉開,卻看到了一個陌生男人,抱著一隻精美的紙盒。

“您好,這是江先生訂的蛋糕。

男人主動開口說道。

江寶寶頓時有些哭笑不得。

“好,給我吧。

”她伸手把蛋糕接了過來,這才關上了門。

隨即,笑著轉身問道:“小江先生?你究竟還給媽咪準備了多少驚喜啊?”

墨白看了看手中的蛋糕,神色突然變的有些微妙。

衍寶也猛的想到了什麼,眼神中閃過一絲緊張的意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