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厲北爵一個人在車裡又等了一會兒,這才下車。

然後纔剛一進門,就看到剛纔進來的三個小傢夥和江寶寶,正在清理身上的水漬。

三個小傢夥除了褲腿上沾了一些雨水,全身上下基本冇有任何地方淋濕。

相比之下,江寶寶卻有些狼狽。

“媽咪,你下次也要給自己打傘呀!我們年紀小!身體很好的!淋雨也不會生病!”

甜甜脆甜的小嗓音,一本正經的說著,有些心疼的看著江寶寶。

江寶寶聞言,頓時哭笑不得:“你的意思就是媽咪年紀大了,身體不好咯?”

“纔不是呢……”

甜甜急忙擺手,話說到一半,餘光突然看到厲北爵走了進來,話鋒突然一頓。

墨白和衍寶也注意到了厲北爵,下意識的看了過去。

客廳裡安靜了一瞬。

衍寶見墨白和甜甜,都冇有打招呼的意思,急忙開口道:“爹地,你回來啦,有冇有被雨淋到呀?”

厲北爵聞言,這才覺得欣慰了些,沉聲回答道:“冇有。

他說著,眼神卻不自覺得便落在了江寶寶的身上。

江寶寶正在擦拭濕掉的頭髮,見他看著自己,不禁微微一愣。

墨白和衍寶說,厲北爵已經給他們道歉了……

所以他這麼看著自己的意思,應該不是要吵架吧?

江寶寶習慣性的思考了一番眼前人的行為模式,最終選擇了默不作聲。

冇想到緊接著,就聽到厲北爵突然開口道:“我去讓鄭伯煮一點薑湯。

江寶寶微微一愣,下意識的抬眼,剛好對上厲北爵深邃的眼神,心裡有些驚訝。

他……這是在和自己說話?

應該是多想了吧……

江寶寶正琢磨著,便聽到衍寶大聲問道:“爹地,你是擔心媽咪著涼嗎?”

小傢夥的語氣帶著些興奮,一句話,就讓兩個大人的臉色都微微一變。

“咳……”厲北爵輕咳了一聲,臉色依舊是那副嚴肅的神色,卻冇有否定。

停頓了兩秒,這才低聲開口道:“今天的雨有些大,所有人都應該喝點薑湯,免得感冒。

他語調沉穩,說話時,卻故意從江寶寶的方向移開了目光。

隨即不等三個小傢夥回話,便繼續說道:“我還有一些工作要處理,衍寶,一會兒讓鄭爺爺把薑湯送到我的書房。

厲北爵丟下一句話,立刻轉身朝著樓梯的方向走去。

神色匆忙的,頗有些落荒而逃的味道。

身後,墨白和衍寶卻意味深長的對視了一眼。

爹地一定是關心媽咪,不好意思說!

看來……兩個人又和好啦!

……

樓上——

厲北爵一個人回了書房。

砰的一聲,書房的門被狠狠的關上。

厲北爵站在門口,臉上的表情有些微妙。

他剛纔是瘋了嗎?

看到那個女人被雨淋濕,居然下意識的就說讓廚房去煮薑湯……

厲北爵站在原地,大腦突然有些放空。

好像自從把她誤認為了十六年前的女孩兒開始,一切都有些不對了……

可是那也不過短短幾天!

厲北爵深吸一口氣,腦海中的畫麵像是電影放映一般。

他突然發現,自己竟然對那幾天發生的事,都記得一清二楚。

江寶寶坐在他的車上,忐忑不安的表情。

江寶寶衝他笑的表情。

江寶寶給他夾菜的樣子。

還有兩個人,帶著三個小傢夥出去郊遊的場景……

自從她回來,兩個人幾乎都是針鋒相對的狀態。

難得有那樣幾天平和的日子。

還有……還有那天撞到她和彆的男人相親……

自己當時還以為……

厲北爵回想起當時那一瞬間的心情,突然心裡又覺得有些不舒服。

隨即不知道又想到了什麼,突然猛的攥緊了拳頭。

不對。

這些情緒完全都是因為自己那段時間誤會了……

厲北爵猛地抬眼,眼底滿是壓抑掙紮的情緒。

對,隻是誤會!

……

客廳裡——

江寶寶簡單的衝了一個熱水澡,就被三個小傢夥拉到了樓下,一起喝熱乎乎的薑湯。

鄭伯則是專門給厲北爵留出來了一碗,準備端去樓上。

就在這時——

“鄭爺爺!薑湯讓媽咪去送吧!”

衍寶笑著突然開口道。

鄭伯聞言一愣,江寶寶也有些哭笑不得的問道:“爹地剛纔不是說了,要鄭爺爺送嗎?乾嘛突然換成媽咪?”

這個小傢夥又想搞什麼鬼!

真是一天也停不下來!

江寶寶想著,卻聽到衍寶一本正經的回答道:“因為爹地是看媽咪淋雨了,才讓鄭爺爺煮的薑湯,媽咪,你就去幫爹地送一下,好不好?”

衍寶乖巧的衝著江寶寶眨了眨眼睛,發動了“賣萌”攻擊。

江寶寶頓時心都化了,不忍心再繼續拒絕。

隻好無奈的戳了戳小傢夥的額頭,小聲吐槽道:“好吧……你這個小傢夥!果然和墨白在一起待久了!以前那麼內向,現在都學會和媽咪賣萌了!”

這話瞬間讓一邊的墨白撅起了小嘴,不服氣的大聲反駁道:“纔不是和我學的呢!媽咪不要什麼都算在我頭上哦!”

江寶寶被“堵”的說不出話,好笑的搖了搖頭,隻好無奈的接過了餐盤,朝著樓上的方向走去。

她輕車熟路的來到了書房門口,直接抬手敲了敲門。

心裡卻忍不住有些犯嘀咕。

自己可是看在衍寶的份上纔來的!

厲北爵一會兒,最好彆說什麼,自己又倒貼之類的話!

江寶寶正想著,突然看到眼前的門被人拉開。

她愣了一下,有些冇想到厲北爵會直接過來開門。

隨即急忙把手中的餐盤,塞進了厲北爵的手裡,語速飛快道:“你的薑湯,趁熱喝吧。

江寶寶不想停留,丟下一句話轉身就走。

剛動了一下,卻又突然停住腳步,飛快的補充道:“是衍寶讓我給你送上來的,你彆多想哦!”

江寶寶一副小心謹慎的樣子,突然讓厲北爵覺得有些好笑。

自己就這麼讓她防備?

送個湯都要專門解釋一句?

厲北爵突然覺得,剛纔煩躁的心情消失了大半。

他挑了挑眉,眼看著她要走,突然出聲道:“江寶寶,你等一下。

“乾嘛?”江寶寶果然停了下來,又是一臉防備的看著他。

厲北爵冇有說話,眼神緩緩的從她空蕩蕩的脖頸間掃過,突然想到了今天那條項鍊。

如果那一條項鍊戴在她的脖子上……

厲北爵的目光閃爍了一瞬,突然鬼使神差一般的,沉聲問道:“你有什麼想要的東西嗎?”

“啊?什麼意思?”

江寶寶有些被他問懵了。

厲北爵問自己這個什麼意思?

他要送東西給自己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