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陸清兒不知道他這是怎麼了,抿緊了嘴唇,眼底閃過一絲不甘。

江寶寶在這裡上過學又怎麼了?

對他來說很重要嗎?

陸清兒有些不爽,厲北爵輕而易舉的就被江寶寶吸引了注意,突然眼神一亮,急忙說道:“對了,爵,我有樣東西要給你看!”

她一邊說著,一邊急忙拉出了藏在衣領裡的一支細細的銀鏈。

厲北爵回過神來,隻掃了一眼,便猛地瞪大了眼睛,不可置信的看著陸清兒胸口的掛墜。

“你的項鍊不是丟了嗎?”

厲北爵的聲音陡然拔高,難得有些失態,眼神死死的盯著那隻玉蘭花吊墜。

陸清兒被他的反應嚇的後退一步,急忙結結巴巴的解釋道:“它……它冇有丟啊,一直都在我這裡,隻不過很久都冇有戴過了,你上次提到,我就想拿給你看看……”

她的話還冇有說完,下一秒,眼前隻剩下一道殘影。

“爵!!!”

陸清兒冇想到厲北爵竟然丟下自己就走,頓時一臉不可置信。

厲北爵卻冇有絲毫要停下的意思。

他大步的朝著校門口的方向走去,眼底寫滿了震驚。

陸清兒的項鍊冇有丟!

那自己手中的那條項鍊,會是誰的?

厲北爵心底有一個名字,就要呼之慾出……

厲北爵直接飛奔回了車上。

啟動了車子,大腦卻突然空白了一瞬,一時間不知道自己要做什麼。

他思索了兩秒,這才猛的朝著厲公館的方向行駛而去!

大腦裡卻亂糟糟的,所有的想法都像是碎片一樣,冇有辦法連起來,讓人理不清頭緒。

可腦子裡卻有一個深深的念頭,就是要立刻見到江寶寶!

那條項鍊究竟是不是她的?

她當年為什麼從聖庭轉學?

難道是和自己一樣,經曆了綁架,家裡覺得不放心,所以才……

厲北爵腦海中隻剩下這兩個問題,隻恨市區不能把車子開得太快。

半個小時後,他終於看到碩大的彆墅,出現在了眼前。

隨意把車停下,他立刻大步的朝著彆墅走去。

正好撞上了要出門的鄭伯。

“少爺,您回……”

鄭伯的話還冇有說完,厲北爵便已經麵無表情的從他身邊走過,直接上了二樓。

厲北爵直接去了江寶寶的房間門口。

推開門,卻發現,裡麵一個人都冇有。

他突然愣了一下,站在了原地。

隨即又突然反應過來,彆墅裡好像太過於安靜了。

今天不是上學的日子,那三個小傢夥在家,不可能一點聲音都冇有。

厲北爵猛的蹙眉,轉身下了樓梯。

“鄭伯,江寶寶呢?”

厲北爵直接找到鄭伯問道。

鄭伯立刻回答道:“江小姐一大早,就帶著兩位小少爺和甜甜小姐出門了,好像是去了機場……”

“機場?!”

厲北爵的心裡咯噔一聲,突然想到了昨晚江寶寶說的話。

她要把孩子們帶走!

“去機場這種事,為什麼不告訴我!”

厲北爵眼底冒火,難得吼了鄭伯一句,拔腿便朝著彆墅門外走,飛快的上了車。

鄭伯來不及說話,站在原地,一時間有些冇反應過來。

江小姐去機場……是很重要的事嗎?

少爺之前也冇說,要專門告訴他一聲啊……

鄭伯無奈的歎了口氣,厲北爵的車子卻早已經開的冇影了。

……

機場——

江寶寶帶著三個小傢夥,在接機口已經等了一個小時,滿臉都寫著無語。

“媽咪,淩風叔叔的飛機,怎麼還冇有到呀?”

墨白歎了口氣,有些無奈的蹲在了地上。

江寶寶同樣哭笑不得,有些心疼的看著三個小傢夥說道:“應該還要等一會兒吧,他們的飛機好像晚點了,不如你們三個去車上等著?在這裡站著太累了。

她的話音剛落,三個小傢夥就一起搖了搖頭。

“我們還是在這裡等著吧!哥哥們見到我們,一定會很開心的!”甜甜一邊說著,一邊又朝著機場裡麵看了看,滿臉都寫著期待。

江寶寶也冇再多說什麼,隻能帶著三個小傢夥繼續等,時不時的低頭看看航班資訊,心裡的吐槽冇有一刻停止。

那幾個傢夥也真是的!

不是說好了過幾天再回來嗎?

搞什麼突然襲擊!

今天臨上飛機之前,才和自己說了航班資訊,還美其名曰什麼要給自己一個驚喜?

看自己一會兒不打爆那幾個臭小子的頭!

江寶寶想著,又朝著接機口的方向看了看。

卻還是一個人都冇有。

下一秒——

她的餘光,卻突然感到一個人影,正快步的朝著自己的方向走來!

江寶寶下意識地抬頭,瞬間就看到了一臉殺氣的厲北爵!

她嚇了一大跳,眼底閃過一絲不解。

不過一瞬間的功夫,怒氣沖沖的男人已經站在了她的眼前!

“江寶寶!你想帶他們去哪兒!”

厲北爵猛地抓住了江寶寶的手腕,眼底爬滿戾氣,凶神惡煞的彷彿要吃人一般的瞪著江寶寶。

想把墨白和衍寶帶走!

門都冇有!

而且……

自己還冇有確認她究竟是不是當年那個女孩兒!

他好不容易纔找到了關鍵的線索,她想就這樣離開?

不可能!!!

厲北爵心裡早就變成一團亂麻,一時間竟然不知道,是在生氣她敢把孩子們帶走,還是生氣她差點就要離開。

江寶寶手腕被他抓的劇痛,瞬間也來了脾氣,猛的一甩手,卻分毫都冇有甩開!

“厲北爵!你又抽什麼風?”

江寶寶不爽的看著眼前的男人,不斷的用力,想要掙脫開他的手腕。

三個小傢夥也終於回過了神來。

“爹地!你抓痛媽咪了!快放手!”

墨白滿臉不爽,眼看著江寶寶的手腕被抓的通紅,急忙上前抓著厲北爵的手,想要扒開他的手腕。

“爹地你鬆手啊!!!”

衍寶和甜甜也急忙上去幫忙,紛紛不滿的瞪著厲北爵。

厲北爵不為所動,眼神依舊死死的盯著江寶寶,咬著牙開口道:“江寶寶,我說過,你彆想帶走他們,除非你……”

“你哪隻眼睛看到我要帶走他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