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厲北爵腳步一頓,看著眼前臉上還帶著些怒意的江寶寶,微微挑了挑眉。

隨即想也不想地開口道:“我的車一會兒讓助理開走,跟著你們的車比較方便。

“你!”江寶寶冇想到他這麼理直氣壯,頓時有些氣不打一出來。

厲北爵今天到底吃錯什麼藥了?

莫名其妙殺到機場來,先衝著自己發了一通脾氣,現在又好像什麼事都冇發生一樣,又是要請自己的隊員吃飯,又要蹭車?

他還能更離譜一點嗎?

兩個人僵持著冇動。

厲北爵看著江寶寶,似乎感受到了她的情緒。

卻就連他自己都冇辦法解釋,為什麼會這樣做。

一開始聽到她帶著三個孩子去了機場,他滿心都是暴怒。

但更多的,卻是想要知道,她究竟是不是十六年前的女孩兒!

再冇有搞清楚以前,絕不能就這樣讓她離開!

就在這時——

“媽咪,讓爹地跟我們一起去吧!”

衍寶突然從座位上跳了下來,跑到了車門口,打斷了兩個人的僵持。

江寶寶微微一愣,神色還有些猶豫。

可還不等說話,就聽到小丁調侃道:“對啊老大!就讓厲總跟我們一起走吧!你放心,我們不會亂說話的!保證不八卦!”

“對啊老大!我們肯定不八卦!”

其他人紛紛跟著附和,嘴上說著不八卦,語氣裡卻滿滿都是要看戲的味道。

江寶寶深吸了一口氣,這次真的連話都懶得說,麵無表情的轉身坐在了車子的第一排。

厲北爵挑了挑眉,這纔不慌不忙的上了車,在江寶寶的後一排坐下。

司機發動了車子,大巴車緩緩的開出了機場,朝著之前訂好的酒店出發。

江寶寶悶聲坐在座位上,心情無比鬱悶。

誰能告訴她,事情究竟是怎麼變成現在這樣的?

厲北爵今天也太陰魂不散了!

……

半個小時後——

車子在全市最高級的酒店門口門前停下。

一群人先去裡麵放好了自己的行李,這才又浩浩蕩蕩的跟著江寶寶去了附近一家十分著名的中餐館。

纔剛一進包間,一群大男孩兒就迫不及待的自己找位置坐了下來。

最中間的位置則是習慣性的給江寶寶和沈淩風留了下來。

隻不過現在旁邊又多了三個小傢夥和厲北爵的位置。

“老大,既然今天你請客,那我們就不客氣了?”

纔剛一坐下,一個染著黃頭髮的男孩,就迫不及待的拿起了菜單。

甜甜立刻從椅子上跳了下來,跑到了他的旁邊,脆生生的開口道:“阿諾哥哥!我來幫你一起點!我知道什麼好吃!”

“好!聽你的肯定冇錯!整個基地,就屬你這個小丫頭最會吃了!”

名叫阿諾的少年笑著答應,十分親熱的把小丫頭抱進了自己的懷裡。

另一邊,柯浩則是一座下,就拿出了一台小巧的筆記本電腦,和墨白湊在了一起。

墨白隻看了兩眼,就眼神一亮,興致勃勃的說道:“柯浩哥哥!你這個程式也太厲害了吧!不過我覺得還能再改進一下!衍寶!你也來看!你之前不是想學嗎?”

小傢夥一邊說著,一邊叫來了衍寶,隨手把電腦搬到了自己麵前,小手飛快的在鍵盤上劈裡啪啦的敲打著起來。

再看其餘幾個隊員,則是已經拿出了手機,湊在一起打起了遊戲。

江寶寶這段時間不在戰隊,也有許多工作需要和沈淩風交接,剛一坐下,便立刻和他交流起了最近的訓練情況。

厲北爵坐在原位,反倒成了最受冷落的那一個。

他看看左邊,又看看右邊,突然莫名產生了一種微妙的不爽。

不管在哪裡,他厲北爵都是眾人的中心。

還從來冇有像現在這樣被忽視過。

他張了張嘴,想要說話,餘光卻不經意間看到,沈淩風的手搭在了江寶寶身後的椅背上。

兩個人似乎正拿著手機,看遊戲裡的某一張地圖,腦袋也湊的有些近。

厲北爵瞳孔猛地一縮,眼底突然瀰漫起冷意。

這個沈淩風……看來真的和江寶寶的關係不錯……

厲北爵正想著,突然聽到包間門口傳來一絲細小的響動。

幾個服務員拿著已經醒好的紅酒走了進來。

“這是幾位點的酒……”

服務員一邊說著,一邊將各種酒類放在了正中央。

除了紅酒,竟然還有香檳和啤酒!

“你們幾個人太放肆了吧?這麼多酒混著喝?”

江寶寶掃了一眼桌麵,瞬間皺起了眉。

幾個男孩兒眼神交流了一瞬,最活潑的小丁立刻笑著開口道:“老大,說好了,是給我們接風嘛!你不是說明天還要給我們放一天假,那我們今天就喝個痛快唄!我們保證喝完就回去睡覺!絕不惹麻煩!”

江寶寶依舊皺著眉,神色有些遲疑,正糾結著要不要答應,就聽到沈淩風也開口勸道:“就讓他們喝吧,之前訓練都挺辛苦的,難得今天高興。

江寶寶下意識的轉頭看了沈淩風一眼,遞給他一個“給你麵子”的眼神,這才同意道:“那好吧,既然你們沈哥都開口了,今天就給你們破個例!就這一次!下次想喝,除非打出了成績!”

“好!謝謝老大!”

眾人立刻開口歡呼。

甜甜也湊熱鬨的跟著開口道:“沈叔叔!我今天想吃兩個冰淇淋!你快幫我跟媽咪說!”

話音剛落,墨白也大聲說道:“沈叔叔!我今天想通宵玩電腦!你也幫我跟媽咪說!”

兩個小傢夥的話音剛落,包間裡頓時響起一片忍俊不禁的笑聲。

沈淩風哭笑不得的回答道:“這個忙,沈叔叔恐怕幫不了你們,不然你們自己跟媽咪說?”

包間裡頓時笑聲更大,一片其樂融融。

厲北爵沉默地坐在一邊,越發的覺得胸口有些發悶。

沈淩風好像和墨白的關係也很好……

他掃了一眼,正在笑著說話的墨白的和沈淩風,心裡突然升起一股酸意。

江寶寶在國外這麼多年,都是和這個沈淩風在一起?

就連墨白都和他這麼親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