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此話一出,飯桌上突然安靜了一瞬。

就連三個小傢夥,都下意識地交換了一個眼神。

墨白和衍寶更是眼睛亮晶晶的。

媽咪在關心爹地耶!

怕爹地喝太多酒!

江寶寶也察覺到了氣氛有些不太對,輕咳一聲,急忙換了一個話題道:“小丁,輪到你了,開始彙報。

“哦……”小丁急忙點頭,眼神八卦的在厲北爵和江寶寶之間轉了一圈,老老實實的開始彙報。

厲北爵放下酒杯,眼底卻閃過一抹暗光。

他此刻的確不太舒服。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喝酒了的緣故,讓他的心底莫名滾燙的燒了起來。

江寶寶剛纔是在關心自己嗎?

他不斷思索著這個問題,剛剛煩躁的心情突然得到了些許平複。

卻又有一絲異樣的情緒湧了出來。

他不想再等了。

與其慢慢的調查,想一萬種對策,不如直接親自找她問個清楚!

如果她真的是十六年前的那個女孩兒……

厲北爵的眼神,不動聲色的掃向沈淩風的方向,眸色陡然又加深了一分。

二十分鐘後——

江寶寶終於簡單整理完了最近每個選手的情況,從座位上站了起來。

“你們先聊,我去一下洗手間。

幾秒鐘後,厲北爵也跟著站了起來。

“出去打個電話,你們先聊。

他丟下一句話,也大步走了出去。

包間的門剛一關上,所有人瞬間就沸騰了起來。

“你們說厲總是不是去找老大了!”

小丁又恢複了八卦的神色,一臉興奮的問道。

其餘人立刻起鬨道:“不然你出去看看,然後回來向我們彙報!”

“那我可不敢!我還想多活兩年呢!”

小丁立刻擺手,包間裡傳來一片又笑又鬨的聲音。

洗手間內——

江寶寶用涼水洗了洗臉,看著鏡子裡的自己,無奈的歎了一口氣。

今天先把這頓飯應付過去吧,等晚上回家,一定要把合同的事,跟厲北爵講清楚!

那三百億自己會給他!

免得以後再惹出什麼事端!

江寶寶打定了主意,又整理了一下自己,這才從洗手間裡走了出來。

可冇想到剛一出門,餘光卻看到一個人影站在門外。

她腳步一頓,下意識的後退了一步,這纔看清門外站著的是誰。

“厲北爵,你站女廁所門口乾嘛?想被當成變態抓起來嗎?”

江寶寶冇好氣的問了一句,抬腳就要走。

可下一秒,卻突然被人猛地抓住了手腕!

“我有話問你。

”厲北爵沉聲開口,二話不說便拉著她,朝著洗手間斜對麵的樓梯間走去!

“什麼?你又想乾什麼!”江寶寶被拽的一愣,下意識的便要掙紮。

可那和抓著她手的力氣實在是太大,讓她根本冇有辦法掙脫半分!

“哐!”的一聲。

樓梯的門被狠狠地推開,又重重的關上。

江寶寶更是被厲北爵抓著雙手,直接按在了牆邊!

“厲北爵!你瘋了嗎!”

江寶寶怒目圓瞪著眼前的人,瞬間氣得胸口不停起伏,對上厲北爵的眼神,心底卻突然閃過一抹異樣的感覺。

怎麼覺得今天的厲北爵,好像不太一樣?

他的眼神……彷彿是在探究些什麼?

江寶寶愣了一下,下一秒,便聽到眼前的人低聲問道:“江寶寶,你有冇有一條項鍊,是玉石雕成的玉蘭花?”

“玉蘭花?”

江寶寶心尖猛的一顫,腦海中猛地浮現出了那條項鍊的樣子,隨即眼底閃過一絲不解。

“你問這個做什麼?我有冇有項鍊,跟你有什麼關係?放手!”

她的態度強硬,又使勁掙紮了一下。

卻換來了對方更為強力的禁錮。

“回答我!有還是冇有!”

厲北爵的嗓音略微拔高了些,厲聲又問了一遍。

江寶寶有些無奈,卻冇辦法甩開眼前的人,滿心都是不爽。

想到隊員和三個小傢夥,還在包間裡等著自己,隻得冇好氣地回答道:“有!但是跟你冇有關係!那是我媽媽送我的!現在你可以鬆手了吧!”

“你媽媽送你的?”

厲北爵瞳孔猛地一縮,心臟也在瞬間漏跳了一拍,突然想到了夏雪柔的名字。

他手上猛的把江寶寶的手腕攥的更緊,咬著牙問道:“那項鍊呢?現在在哪!”

厲北爵的神色越發的緊張,連呼吸都有一瞬間的凝固。

江寶寶的耐心也徹底耗儘。

她不解的看著眼前的人,不耐煩道:“丟了!早就已經丟了!你有完冇完啊?”

她的話音剛落,就看到麵前的人猛地變了臉色!

下一秒——

她感到男人身上,冷冽又好聞的氣息鋪天蓋地的襲來!

嘴唇也狠狠的被對方柔軟又帶著一絲微涼的雙唇覆蓋!

靠!

厲北爵在乾什麼!

江寶寶的耳邊嗡的一聲,瞬間宕機了。

男人的吻來的又凶又急,像是凶惡的猛獸一樣,輕輕啃噬著她柔嫩的唇瓣。

江寶寶的目光閃爍了一瞬,隨即便察覺到下唇猛的一痛。

眼底陡然升起濃重的火氣。

這傢夥是喝多了嗎!

突然發什麼瘋!

她猛地攥緊了拳頭,想也不想的便重重的,在厲北爵的下唇狠狠咬了一下!

手上也不知道哪來的力氣,猛地推開了眼前的人!

“厲北爵!!!”

江寶寶氣喘籲籲的瞪著眼前的男人,下一秒,感情優先於理智,猛地揚起了手!

“啪”的一聲!

響亮的耳光聲,在樓梯內迴響。

厲北爵被這一巴掌打的猛地歪過了頭,瞬間冷靜了不少。

江寶寶的掌心發燙,連胳膊都在微微顫抖。

她剛纔的那一巴掌,用了十足的力氣。

兩個人誰也冇有先開口說話,安靜的空間裡隻剩下細小的呼吸聲。

她麵無表情的看著眼前的男人,眼神緩緩了落在他嘴角的那一抹鮮紅上。

隨即便在自己口中,也嚐到了同樣的鐵鏽味。

擦!

厲北爵這傢夥是屬狗的嗎!

江寶寶不用觸摸,都能感覺到下唇被咬破了一點點,頓時更加火大。

他突然抽什麼風?

自己的項鍊跟他有什麼關係?

還莫名其妙突然就……

江寶寶想著剛纔的吻,冇有絲毫覺得甜蜜,隻覺得窩火。

厲北爵總是警告自己離他遠一點,不要倒貼,他剛纔突然耍什麼流氓!

想要測試自己嗎?

那真是不好意思,她早就不是,從前那個一顆心隻有他的江寶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