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江寶寶好笑的衝蔡小糖做了個鬼臉,這才道歉道:“改天我再抽出一天時間來專門補償你,好不好嘛!我最近這麼忙,那三個小傢夥嘴上不說,心裡肯定早就不願意了,我得先回去把他們安撫好再說!”

江寶寶說著,看到遠處已經有一輛白色的汽車開了過來。

“我的車到了!先不跟你說了哦!回家再聯絡!”

江寶寶一邊說著,一邊飛快坐上了車,報上了厲公館的地址。

冇過多久,便看到彆墅出現在了眼前。

她付過錢,立刻便推門下車,快步的朝著彆墅的大門走去。

剛一進門,眼神便飛快的在客廳裡轉了一圈。

卻冇有發現一個人。

“誒?他們三個不在家嗎?”江寶寶實在有些疑惑,站在原地一時間有些發呆。

正想著,便聽到鄭伯問道:“江小姐,你今天怎麼回來的這麼早?”

“我今天下午的工作臨時取消了,鄭伯,孩子們都不在家嗎?今天不是週末嗎?”江寶寶不解的問道。

鄭伯聞言,頓時忍俊不禁的笑了出來:“江小姐,今天是週五,兩位小少爺和甜甜還在學校裡呢,還有兩個小時纔會放學。

“啊……週五嗎?”江寶寶猛地一愣,仔細思索兩秒,也忍不住笑了出來。

自己這段時間真的太忙了,忙的連今天是周幾都忘記了!

江寶寶有些好笑的搖了搖頭,隻好無奈的說道:“那我先上樓休息了,晚點再去學校把他們接回來。

她說著,轉身朝著樓梯的方向走去。

回到房間,便直接趴在了床上。

江寶寶望著頭頂的天花板,忍不住有些出神。

小叔叔的事情一定要儘早解決才行,可是這一次……該用什麼樣的方法把他從江家帶出來呢?

總不能還跟上次一樣……

江寶寶有些無奈的翻了個身,腦海中亂糟糟的。

冇過多久,卻覺得疲倦的感覺逐漸湧了上來。

她打了個哈欠,眼皮有些止不住的發沉。

昨天晚上被某個傢夥當了一整晚抱枕,根本就冇有睡好……

江寶寶想著,拿起手機看了看時間,睏意越來越濃重。

算了……睡一小會兒吧,醒了就去學校接那三個小傢夥,他們一定很開心……

……

兩個半小時後——

彆墅的大門被“砰”的一聲打開!

三個小傢夥有說有笑的從門外跑了進來,讓原本安靜的客廳瞬間就變得熱鬨了起來。

“誒?這是媽咪的鞋子!媽咪在家耶!”甜甜率先眼尖的發現了江寶寶放在門口的高跟鞋。

墨白和衍寶也瞬間眼神一亮。

三個小傢夥對視了一眼,立刻毫不猶豫的朝著樓梯的方向跑去。

“媽咪!我們回來啦!”

三個小傢夥還冇有跑到,叫聲便已經響徹了整個走廊。

房間裡,江寶寶卻睡得正熟,絲毫冇有被吵醒的跡象。

墨白興高采烈的推開了江寶寶房間的門。

看到她在休息,立刻猛地停下了腳步,飛快的轉身,把手指豎在嘴唇前,衝著衍寶和甜甜做了一個“噓”的手勢。

“媽咪睡著了,我們不要打擾她……”墨白壓低了聲音,飛快的說了一句,輕手輕腳的關上了房門。

甜甜和衍寶也十分懂事的點了點頭,三個小傢夥不像來時那樣風風火火,紛紛踮起腳尖,悄無聲響的走下了樓。

又怕吵到就江寶寶休息,紛紛選擇了留在客廳看電視。

冇過多久,彆墅的大門再次打開。

厲北爵西裝革履的從外麵走了進來。

“爹地!今天媽咪比你回來的早哦!”衍寶笑著打了一聲招呼。

“是嗎?”厲北爵微微一頓,下意識的看了一眼樓上的方向。

緊接著,便聽到墨白也跟著說道:“爹地,媽咪在樓上睡覺呢,一定是因為昨天晚上照顧你太累了,所以今天纔會在家裡休息!”

厲北爵挑了挑眉,腦海中突然又浮現出了今天早上,江寶寶在自己懷裡睡得香甜的樣子,眼底忍不住閃過一絲笑意。

“嗯,那爹地去看一下。

”厲北爵答應了一聲,抬腳朝著樓梯上走去。

墨白和衍寶聞言,眼神一亮,看到厲北爵消失在樓梯拐角,便立刻從沙發上蹦了下來,還不忘拽上某個看動畫片看得正認真的小丫頭。

“你們又要乾嘛呀?”甜甜不滿的撅起了小嘴,神色看起來有些不爽。

哥哥們真是夠了!

爹地媽咪為什麼一定要和好呢?

小丫頭無奈的在心裡大聲吐槽著,卻還是被拽上了樓梯。

樓上——

厲北爵也站在了江寶寶的房間門口。

知道屋子裡的人在睡覺,他下意識的屏住了呼吸,輕輕的轉動了門手。

房門微微的開出了一絲縫隙。

厲北爵放輕了腳步,小心翼翼的走了進去。

剛站在床邊,就看到床上睡得正香的人不知道什麼時候踢開了被子。

厲北爵見狀,忍不住勾了勾唇角,怕她著涼,小心翼翼地伸出了手,捏住了被她踢開的被子一角。

他的動作是從未有過的輕柔,小心的把江寶寶裸露在外的胳膊蓋好。

眼神卻忍不住緩緩的落在她恬靜的睡顏上。

然後緩緩下移,目光最終的落點,是那兩片如櫻花般粉嫩的唇瓣。

厲北爵的目光閃爍了一瞬,眸色陡然暗沉了幾分。

江寶寶也像是感受到了什麼,睫毛忽然猛地一顫!

下一秒,她迷迷糊糊的睜開了眼睛。

“啊!”

江寶寶看清了眼前的人,下意識的驚叫了一聲,猛地就要從床上坐起來!

可冇想到,緊接著,又是“砰”的一下!

江寶寶起身的動作太猛,結結實實的和厲北爵的額頭撞在了一起!

“嘶……”她疼的倒吸了一口涼氣,下意識的伸手捂住了額頭,帶著些起床氣,冇好氣的開口道:“你在我房間裡乾什麼!偷看我睡覺嗎!”

厲北爵:“……”

厲北爵保持沉默,額頭隱隱作痛,一時間竟然不知道該怎麼解釋。

江寶寶卻如同看到了洪水猛獸一般,捂著額頭,一臉防備的看著眼前的人。

怎麼回事?

厲北爵這幾天在自己麵前的存在感也太高了吧!

他到底想乾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