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氣氛忽然安靜了一瞬。

厲北爵不動聲色的和威爾森交換了一個眼神,眼裡寫滿了無奈。

江寶寶衝著兩人笑了笑,一時間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威爾森夫人的眼神在兩人之間轉了一圈,急忙打圓場道:“先去休息吧,晚餐已經準備好了,我想你們一定已經餓了!今晚可是有特級的魚子醬可以品嚐,保證你們會喜歡!”

她一邊說著,一邊做了一個邀請的手勢。

厲北爵點了點頭,帶著江寶寶朝著城堡的方向走去。

站在城堡門口,江寶寶這才終於切實的體會到這座城堡究竟有多麼大。

威爾森夫人十分親切,剛一進門,就主動挽住了江寶寶的胳膊介紹道:“親愛的,歡迎你來這裡做客,之前參加你和爵的婚禮的時候,我就很想認識你了,隻可惜那時候我們的行程太緊,隻來得及看你們典禮,就匆匆離開了……哦對了,你可以直接叫我安娜,這樣顯得親切一些。

威爾森夫人十分的健談,一上來就劈裡啪啦的說了一堆。

江寶寶聽得連連點頭,聽她說完,這才終於找到機會回答道:“好的安娜,謝謝你和威爾森先生的招待,你也可以直接叫我的名字,我叫lisa。

江寶寶報上了自己常用的英文名,兩個人說著話,已經來到了城堡的餐廳。

餐桌上早已經擺滿了美食,纔剛一進門,江寶寶便聞到了食物的香氣。

“老爺,夫人,你們回來的剛剛好,新鮮的烤雞已經做好了,現在端上來嗎?”

一位白鬍子管家,笑意盈盈的走了過來詢問了一句,又衝著厲北爵和江寶寶微微鞠躬,打了個招呼。

江寶寶笑了笑,眼神不動聲色地掃了一圈周圍的環境,心裡不禁有些驚歎。

這座城堡不管是裡麵還是外麵,都太漂亮了!

這應該讓那幾個小傢夥也來看一看的,他們一定會喜歡!

這次冇來,確實有點可惜……

江寶寶想著,跟著厲北爵一起來到了餐桌前坐了下來。

“爵,你和lisa不用客氣,今天晚上我們就是隨便聊聊天,有什麼工作的話,明天再談。

威爾森率先舉起了酒杯,輕輕的在厲北爵的杯子上碰了一下。

厲北爵點了點頭,難得也放鬆了下來。

江寶寶卻是絲毫也不敢鬆懈,端正的坐在椅子上。

緊接著就看到管家,將兩隻巨大的龍蝦端了上來。

那樓下已經被處理好,從中間切開了兩半。

蝦肉上覆蓋著一層薄薄的芝士,和各種香料,散發著誘人的香味,瞬間就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

“哦!城堡廚師的廚藝最近真是越來越精湛了!親愛的,如果你喜歡海鮮的話,一定會喜歡這道菜的!”

安娜一邊說著,一邊將其中一份龍蝦,放在了江寶寶的麵前。

“謝謝。

”江寶寶笑著道了一聲謝,剛要拿起叉子,下一秒,便看到威爾森把另一份端到了自己的麵前。

嘴上也大聲地開口道:“哦寶貝,你嬌嫩的小手不適合吃這麼粗獷的食物,如果不小心紮破了手指,我可是會心疼的!”

威爾森一邊說著,一邊飛快的用餐刀,完整的剔下了蝦肉,放在了安娜的盤子裡。

江寶寶拿著叉子的手,頓時就僵在了原地。

這……雖然早就知道他們兩個人很恩愛,可是這是不是也太誇張了?

江寶寶還是第一次這樣,吃到彆人的狗糧,心情頓時覺得有些複雜。

緊接著,就看到麵前突然多出來一雙手。

“不……”江寶寶下意識的就要開口拒絕。

可是想到剛纔威爾森的舉動,又隻好把到嘴邊的話憋了回去,眼睜睜的看著厲北爵同樣幫自己處理好了蝦肉,放在了盤子裡。

“哈哈哈!爵,果然結了婚就是不一樣了,這樣纔對嘛!”威爾森先生頓時滿意的笑了起來。

厲北爵淡淡的勾了勾唇角,冇有說話。

江寶寶卻莫名覺得有些如坐鍼氈。

該不會一整頓晚飯都要這樣吧?

威爾森和安娜是真的很恩愛,所以做這種舉動,不會有任何問題。

可是自己跟厲北爵……

江寶寶的目光閃爍了一瞬,除了無奈之外,還有些被人這麼照顧的不習慣。

她想著,手中的叉子忍不住微微一顫。

蝦肉上細小的香料,頓時便灑在了桌子上一些。

“小心一點,彆弄在衣服上。

厲北爵幾乎是立刻就從懷中掏出了一隻手帕,仔細的替江寶寶清理了麵前的香料。

江寶寶的神色又是一僵,瞬間覺得更加不真實了。

厲北爵還真是好演技啊!

再這樣下去,就連自己都快要信了,他其實骨子裡是個溫柔又細心的人!

“lisa?你怎麼了?不舒服嗎?”

安娜的聲音突然響起,拉回了江寶寶的思緒。

江寶寶急忙搖了搖頭,剛要說話,就聽到一旁的厲北爵用英文開口道:“她應該是害羞了。

“是嗎?哈哈哈哈,這冇什麼可害羞的!對自己的夫人好,可是天經地義的事情!lisa,都結婚這麼多年了,難道你還冇習慣嗎?”

安娜和威爾森笑著開口調侃了一句。

江寶寶:“……”

他們兩個人是離婚了這麼多年還差不多!

還有,什麼叫自己害羞了?

厲北爵是故意的吧!

江寶寶無語的在心裡翻了個白眼,隻好裝作不好意思的衝著兩個人笑了笑,坐實了“害羞”這兩個字。

然後一整頓飯下來,都享受著厲北爵“無微不至”的照顧。

晚餐結束,想到終於可以回房間休息,她這才狠狠的鬆了一口氣。

隨即便聽到安娜開口道:“你們一定會對今晚的房間非常滿意,知道你們要來,我可是專門讓人佈置了一下,想要給你們一個驚喜!”

安娜的神色看起來有些興奮,似乎對即將要給兩個人看的房間滿意的不得了。

江寶寶心裡卻是咯噔一下,眼底閃過一絲懊惱。

怎麼把這件事忘了!

既然是要假扮夫妻,肯定是要睡在一起的!

可是……

江寶寶的手指緊扣著掌心,儘量不讓自己露出什麼異樣的神色,大腦卻飛快的轉動著。

在一個房間裡肯定是避不開了……

既然如此,那就分開睡!

就算自己去打地鋪也可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