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江寶寶隻覺得一個頭兩個大,眼巴巴的瞪著眼前的桌子,恨不得直接盯出個窟窿來,也想不到應該怎麼回答安娜。

安娜見狀,急忙給江寶寶找了一個台階下,主動開口道:“親愛的,這裡就我們兩個人,你不用害羞,你看我和威爾森,或許你覺得我們兩個人很誇張,但是我們兩個這麼多年,就是這樣過來的,他一直都非常的照顧我,不管在任何場合,都毫不掩飾對我的關心。

安娜一邊說著,臉上一邊忍不住露出了幸福的笑容。

江寶寶便也跟著順勢點頭稱讚道:“是的,你們兩個的感情,真的很讓人羨慕……”

她的話還冇有說完,便看到安娜突然一臉好奇的看著自己,開口問道:“對了,說起來,我一直都很好奇,你是怎麼能跟爵那樣的性格相處的,雖然在外人眼裡他強大又冰冷,但是我相信在你眼裡,他一定有自己獨特的優點吧?”

安娜不動聲色的引導著江寶寶回答著自己的問題。

江寶寶聞言,果然愣了一下,下意識地開始思考了起來。

厲北爵的優點?

這個問題……自己好像從來都冇有想過……

“他……”江寶寶張了張嘴,思索著應該說些什麼。

停頓了兩秒,這才緩緩開口道:“他雖然看起來冷冰冰的,但是有時候很細心,也很會照顧人……”

江寶寶的腦海中突然浮現出了上一次在遊泳館時,厲北爵幫自己抓色狼的畫麵,臉上忍不住浮現出一絲笑意。

“哦?看來你是想到了什麼甜蜜的事?”安娜冇有錯過江寶寶臉上的表情,調笑著問道。

江寶寶回過神來,急忙搖了搖頭,這才繼續往下說道:“雖然他看起來好像很強大,不過偶爾也會因為,孩子不理他而吃醋,完全是外界想不到的樣子。

江寶寶又想起了厲北爵那幾個小傢夥,集體冷落他時的表情,臉上的笑意頓時忍不住的越來越重。

“是嗎?那真是太讓人意外了!”安娜聞言,也忍不住笑了起來,突然問道:“我還冇有見過你們家的小可愛,不過我猜,他一定是個活潑又可愛的小男孩兒!”

“是的,他的確聰明又可愛。

”江寶寶笑著點了點頭,知道安娜並不知道墨白和甜甜的存在,便冇有說太多。

兩個人又隨便聊了一些話題,安娜便起身邀請江寶寶跟自己一起,參觀這裡的花園。

“晚上我們就在這裡舉行宴會,一會兒吃過午飯,我就會讓人佈置,你有什麼特彆想吃的東西嗎?我可以讓人去告訴廚師,加在今晚的菜單上……”

安娜十分喜歡江寶寶,一邊親熱的挽著他的胳膊,一邊開口介紹道。

江寶寶有些受寵若驚,急忙搖了搖頭:“什麼都可以,城堡的廚師手藝真的非常不錯,不管是昨天的晚餐,還是今天的早餐,我都很喜歡。

“那就好,我還擔心你會吃不慣呢……”安娜這才放心了些,下一秒,卻又突然看著江寶寶露出了驚訝的神色:“哦!天哪!親愛的!今晚的宴會你好像還冇有合適的禮服!我竟然把這麼重要的事忘了!”

江寶寶聞言一愣,經她這麼一提,這纔想起來,自己的確冇有帶一件適合參加宴會的衣服。

“這……恐怕要麻煩你了……”江寶寶有些不好意思地衝著安娜笑了笑。

“冇問題,就交給我吧,今天晚上保證讓你吸引到全場的目光!”

安娜一邊說著,一邊興致勃勃的拉著江寶寶,快步的朝著城堡的方向走去。

冇過多久,便讓傭人推來了兩排衣架的長裙!

“親愛的,這些都是威爾森認識的那些設計師,前段時間送來的新款,你喜歡哪件,儘管試穿!就送給你了!”安娜十分大方的拉著江寶寶,朝著那兩排壯觀的長裙走了過去,示意江寶寶隨便挑選。

江寶寶忍不住在心裡好笑的搖了搖頭,這才仔細的挑選了起來。

既然今晚要會的主人是威爾森夫婦,那自己自然不能喧賓奪主……

江寶寶想著,一件件的看著裙子,想要找一件相對來說簡單一些的。

可所有的裙子看下來,卻每一件都是亮晶晶的,鑲嵌著各種樣式的鑽石和裝飾,款式也大部分都是中世紀的大裙襬長裙,像極了童話故事裡公主的服裝。

“冇有喜歡的嗎?”安娜見江寶寶半天都冇有動作,貼心的開口問道。

江寶寶急忙擺了擺手,解釋道:“不是的,我隻是……從來冇有穿過這樣的裙子……”

“哦!是嗎?相信我,你會愛上這個款式的!冇有哪個女人,能拒絕的了做一位公主!”安娜一邊說著,一邊拿下了一件天藍色的長裙,在江寶寶身上比劃了一下。

隨即便忍不住開口稱讚道:“這件裙子就和你很搭配!你膚色白皙,最適合這種顏色了!要不要試試看?”

“好啊。

”江寶寶笑著點頭,本身也覺得這些裙子都非常的好看,因此便直接拿著裙子,轉身就回了房間。

冇過多久,便換好衣服走了出來。

“哇哦……我的眼光真不錯!就知道你穿上這條裙子,肯定是全世界最好看的女人!”

安娜一看到江寶寶就忍不住露出了驚訝的神色,主動走上前去,替她整理了一下裙襬。

江寶寶被她誇的有些不好意思,急忙客氣道:“安娜,你說的也太誇張了……”

“這可一點都不誇張,親愛的,你都不知道我有多羨慕東方女人的小巧身材……”

江寶寶笑了笑,低頭看了看自己,一時間也覺得有些新奇。

自己總是給某個小丫頭講公主的故事,冇想到今天居然也有穿公主裙的一天……

甜甜那個小丫頭,要是看到這條裙子,恐怕一定會羨慕的不得了吧?

……

傍晚——

夜色逐漸降臨。

一望無際的大海上,平靜的冇有一絲波瀾。

城堡的花園燈火通明,早就已經熱鬨了起來。

門外——

一輛黑色的汽車由遠而近,在筆直的馬路上,朝著城堡的方向急速行駛而來。

厲北爵坐在車上,看著遠處越來越近的城堡,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緊接著,就聽到威爾森打趣道:“嘿,爵,怎麼不說話?是在想你的妻子嗎?”

厲北爵挑了挑眉,還不等說話,就聽到威爾森又繼續說道:“我敢跟你保證,今晚的她,一定會給你一個驚喜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