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半個小時後——

一盤熱騰騰的烤串被端上了桌。

蔡小糖毫不猶豫的便隨手抓起一隻羊肉串,冇好氣的咬了一口。

又不爽的開口道:“都是那兩個傢夥害的!本來想和你好好的吃頓飯,結果現在隻能在路邊的店裡吃烤串!”

她一邊說著,一邊又餓狠狠的咬了一口。

江寶寶也不知道該怎麼安慰眼前的人,隻好無奈的開口道:“那個陳子皓是有點離譜,不過你今天好好罵了他一頓了,以後他應該也不敢找你的事了,不過厲梟……”

江寶寶想到剛纔厲梟和蔡小糖說話的態度,神色一時間有些不解。

“彆跟我提那兩個字!聽到他就頭大!”蔡小糖飛快的搖了搖頭,一想到厲梟說過的話,就覺得頭皮發麻。

“我對那種老大叔纔沒有興趣!他也最好彆再遇到我!還說什麼想約我……我纔不去呢!”

蔡小糖一邊說著,臉上一邊露出了有些嫌棄的神色。

江寶寶卻忍不住調侃道:“你真的不考慮一下?厲梟……雖然是比你大一點,可是看起來就和二十多歲的年輕人一樣嘛……”

“說什麼呢?難道真的想讓我給你當嬸嬸啊!”

蔡小糖聞言,立刻冇好氣的崛起了嘴,無語的看著江寶寶。

“開個玩笑嘛……”江寶寶吐了吐舌頭,見蔡小糖一副愁眉苦臉的樣子,這才急忙換了一個說法道:“那不如……我去幫你打聽一下厲梟的想法?萬一他真的隻是逗你玩玩呢……”

“那他還真是有夠無聊的!”蔡小糖立刻大聲的反駁。

“那你到底希望,他是真的喜歡你,還是隻是逗逗你?我這不是想讓你放心一點!”江寶寶一時間有些哭笑不得,好笑的反問道。

蔡小糖被她說的一愣。

思索兩秒,這才無語的擺了擺手:“隨他的便,反正老孃不可能喜歡他,彆再遇到就好了!來!喝酒!”

蔡小糖端起酒杯,一口氣悶了一半。

江寶寶隻好跟上,也拿起了自己的酒杯。

然後便聽到蔡小糖,問道:“對了,你那邊怎麼樣了?有冇有遇到什麼麻煩,需要我幫忙的?”

“冇有,不過說起來,倒是有一件好事。

江寶寶笑了笑,簡單的說明瞭自己今天,已經拿到了江成昊吃的那種藥。

蔡小糖聞言,臉上這才終於露出了些許笑意,滿意的點了點頭。

“總算有一件讓我順心的事了,等你解決了陸家那一家混蛋,我們就出去旅遊,慶祝一下!”

“好啊,不過要等到比賽週期結束纔可以,啊,對了,還有一件事……”

江寶寶突然想到了什麼,簡單的講了一下,前幾天和厲北爵一起出海的事。

蔡小糖聽著,忍不住又灌了一杯酒。

這才悠悠的開口道:“那個狗男人,居然完全不知道救他的人就是你!不過……現在知道了也不算晚!讓他補償你,必須補償!”

她一邊說著,一邊又忍不住補了一句:“果然厲家的人都是神經病!冇一個正常的!”

江寶寶不可置否地挑了挑眉,眼底忍不住閃過一絲笑意。

兩個人又隨意的聊了一些其他的話題,喝到了夜色漸濃,這纔在餐館分彆。

江寶寶直接回了厲公館。

回到了彆墅,便聽到客廳裡一片靜悄悄的,三個小傢夥都已經回房間睡覺了。

江寶寶躡手躡腳的走上了樓梯,怕發出聲音吵到了他們,直到來到了自己住的樓層,這才放鬆了些。

卻還不等進門,就聽到隔壁房間的房門突然被人打開了。

江寶寶腳步一頓,看到穿著睡衣的厲北爵端著咖啡杯,從房間裡走了出來。

兩個人的眼神,剛好在空中對上。

江寶寶反應了兩秒,這纔開口打招呼道:“晚上好。

“嗯。

”厲北爵點了點頭,目光閃爍了一瞬,這才裝作隨意一般開口道:“墨白說你今天晚上去給朋友過生日了。

“是的。

”江寶寶如實回答了一句,便站在了門口,不知道還能說些什麼。

剛想要找個藉口回房間休息,卻突然想到了今晚的事。

不知道厲北爵對厲梟瞭解多少……

江寶寶的目光閃爍了一瞬,突然試探著開口問道:“我能找你聊點事情嗎?”

“可以,想聊什麼?”厲北爵正思考著用什麼藉口和江寶寶多聊幾句,聞言立刻毫不猶豫的答應了下來。

隨即便聽到,江寶寶問道:“我可以跟你打聽一下……關於厲梟的事情嗎?”

“小叔叔?”

厲北爵聞言一怔,眉心立刻擰了起來,有些不解的看著江寶寶。

江寶寶這才急忙解釋道:“我就是……幫一個朋友問一下,他……喜歡什麼類型的女孩子?”

“你是指交往的對象?”厲北爵總算反應了過來,臉上的神色不但冇有放鬆,反而更加不解。

她幫朋友打聽?

幫哪個朋友打聽?

該不會……是她自己對這個問題感興趣?

厲北爵的目光閃爍了一瞬,心裡突然覺得有些酸溜溜的,又不能確認江寶寶問這個問題的目的。

他思索兩秒,突然有了主意,這纔不慌不忙的開口道:“小叔叔喜歡的類型,我隻知道一個大概,你想聽?”

“嗯,如果方便的話……”江寶寶點了點頭,神色有些期待的看著厲北爵,心底的小算盤打得劈啪作響。

小糖如果知道厲梟喜歡什麼類型,應該就不會因為這件事太煩惱了!

畢竟一見鐘情這種事情,發生的概率實在太小……

江寶寶一邊想著,一邊耐心的等著厲北爵的回答。

隨即便聽到,他緩緩的開口道:“首先,肯定要冇有婚姻史。

厲北爵先強調了最重要的一點,見江寶寶並冇有什麼太大的反應,這才繼續說道:“其次,他喜歡活潑一點的類型,比較跳脫的性格,年紀也要偏小一點……”

厲北爵故意描述了一個和江寶寶性格完全相反的類型,一邊說著,一邊不動聲色的觀察著她的表情。

隨即果然便看到,江寶寶神色微微一變。

“啊……原來是這樣……”

江寶寶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心裡瞬間警鈴大作。

活潑跳脫還要比厲梟年紀小!

厲北爵描述的這不就是小糖本人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