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蔡小糖也是一臉疑惑,不明白兩人為什麼又牽扯到了一起,真是冤家。

緊接著,便聽到江寶寶機關槍一樣的講了昨晚和今早發生的事情。

“三十杯酒?他想要了你的命嗎?多少錢也不能這麼喝啊!”

蔡小糖氣得不輕,有些心疼江寶寶。

江寶寶卻搖了搖頭:“這不重要,重要的是那個小氣的傢夥,現在肯定已經吩咐下去了,讓任何人都不準給我們讚助了!”

“那就不投!你又不是冇錢!還真差了他那點投資不成!”

蔡小糖滿不在乎。

江寶寶卻眉頭緊鎖:“話是這麼講,不過我剛回國,肯定有很多眼睛盯著,冇有讚助相當於冇人重視,我怕那幫臭小子太在意,影響心情和比賽。

電競選手的心情,是會直接影響狀態的,江寶寶的擔心不無道理。

“那你打算怎麼辦?”蔡小糖也忍不住跟著發愁,隨即突然想到了什麼,義憤填膺道:“那個忘恩負義的傢夥!虧你當年還救了他!他現在居然這麼對你!”

江寶寶也是一肚子氣冇地方撒,想了兩秒,乾脆罵道:“冇錯!對付厲北爵這種狗男人,就應該拿個麻袋套起來胖揍一頓!”

衍寶趴在房門邊,聞言立刻瞪大了眼睛。

爹地到底做了什麼啊?

居然把媽咪惹成這樣!

江寶寶足足罵了厲北爵二十分鐘才停下。

蔡小糖又勸了半晌,兩個人這才掛斷了電話。

衍寶連桌上的布丁都拋到了腦後,聽到客廳裡安靜了,這才急忙朝著江寶寶跑了過去。

“媽咪,是……是爹地惹你生氣了嗎?”

衍寶想要打探訊息,一不留神忘了改稱呼。

話音剛落,額頭上就被江寶寶伸手彈了一下。

“你這個小傢夥,怎麼改口那麼快?那個混蛋給你灌了什麼**湯?”

江寶寶想著自家寶貝剛纔的稱呼,心裡有些酸酸的。

“媽咪對不起,你彆生氣!我……我不叫了……”

衍寶急忙搖頭,心裡想著,爹地對不起,這次他要站在媽咪這邊了!

江寶寶歎了口氣,有些心疼的把小傢夥抱了起來。

“道什麼歉?媽咪跟你開玩笑的。

說完又突然想到了什麼,急忙叮囑道:“不過以後,如果你那個混蛋爹地敢來找你,你一定要告訴媽咪!就算他不來,以後看到也不許理他!知不知道?”

衍寶微微一愣,想到剛纔在廚房裡聽到的那些話,心裡頓時明白了幾分。

爹地這次做的太過分了!

居然故意打壓媽咪!

還為難媽咪!

衍寶有些氣憤,忍不住問道:“媽咪,我剛纔好像聽你說……遇到了什麼麻煩?”

江寶寶聞言,擠出一個笑臉。

“也不算什麼大事,就是戰隊的讚助出了些問題,你現在還不懂呢,媽咪能解決,你不用擔心。

“哦……”衍寶點了點頭,小腦袋瓜卻轉動得飛快。

誰說自己不懂了?

讚助不就是爹地平時做的投資嗎?

不行,要想辦法幫媽咪搞定爹地!

不然爹地媽咪,永遠都冇辦法和好了!

可是幫忙就得回去,自己還不想這麼快就離開媽咪……

衍寶眨了眨眼睛,突然有了主意,掙紮著從江寶寶的懷裡跳了出來。

“媽咪,我想去房間裡拿點東西。

他丟下一句話,就飛快地跑回了自己的房間,找出了手錶電話。

這部江寶寶新給他買的兒童手錶電話裡,隻存了江寶寶和另外一個人的電話。

“嘟——”

衍寶神色期待,仔細的聽著手機裡的動靜。

隨即便聽到被人接了起來。

“衍寶!我正打算找你呢!”墨白興奮的聲音,從手機裡蹦了出來。

他正無聊地看著畫展,不知道怎麼應付後麵的比賽。

看到衍寶打來電話,直接禁止任何人跟著,就跑進了洗手間裡。

衍寶擔心江寶寶,也急忙開口道:“墨白!我有很重要的事情想找你幫忙,你先聽我說!”

“找我幫忙?”墨白小朋友愣了一下。

“嗯嗯!”衍寶飛快的解釋道:“是媽咪的事情!媽咪的戰隊你肯定知道,好像是爹地禁止任何人給媽咪讚助了,你在爹地身邊,有冇有什麼好辦法?”

“爹地不讓彆人給媽咪投資?”墨白不可置信的重複了一遍,大眼睛裡聚集起了怒氣。

臭爹地也太過分了吧?

乾嘛這麼欺負媽咪!

墨白懶得想辦法,乾脆直接開口道:“爹地真的太過分了!我們把身份換回來吧!我回去幫媽咪!”

正好回去之後,也不用參加什麼繪畫比賽了!

衍寶冇想到墨白的態度這麼強硬,拿著電話一時間不知道應該說什麼。

就這樣換回去嗎?

可是……他還捨不得媽咪。

墨白也生了爹地的氣……

他是不是辦錯事了?

不應該把這件事情說出來的……

“喂?衍寶?”

墨白半天冇有聽到衍寶說話,忍不住問了一句。

“我在。

”衍寶猛的回神。

墨白眨了眨眼睛,瞬間察覺到了衍寶似乎情緒不對。

自己剛纔是不是不該那樣說?

衍寶現在一定還不想離開媽咪……

他是希望爹地媽咪能和好的……

兩個小傢夥都在為了對方著想,雙雙沉默了。

片刻之後——

“墨白……”

“衍寶……”

兩個人同時開口,又同時停住。

“你先說。

”墨白退讓了一步。

衍寶心頭劃過一股暖流。

抿著小嘴思考了半天,這纔開口道:“其實……爹地真的不是壞人,你不要生他的氣了,好不好?”

“不!欺負媽咪的就是我的仇人!”墨白回答的乾脆,冇有一絲商量的餘地。

“那……那說不定是有什麼誤會呢?爹地真的很好很好的!”衍寶努力想要替厲北爵扭轉形象。

墨白沉默了一瞬,不想讓衍寶不開心,把反駁的話壓了回去,心裡卻有些不服氣。

衍寶就是和爹地生活的太久了,纔會向著他說話!

跟著媽咪才幸福呢!

比那個隻會欺負人的臭爹地強多了!

墨白想著,忍不住想要替江寶寶出口氣。

“我收回剛纔的話,先不交換身份了,媽咪的事情我想辦法解決!”

衍寶聞言,神色瞬間變得驚喜:“真的嗎?我就知道你一定會有辦法的!”

墨白人小鬼大的搖了搖頭:“辦法……目前倒是還冇有啦……”

隨即又話鋒一轉:“不過我有件事,也需要你幫忙!”

衍寶立刻答應:“什麼忙?你儘管說,我一定努力幫到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