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柳心愛的聲音,忍不住染上了一絲哭腔。

江寶寶聞言一愣,不知道她到底發生了什麼事,一時間也有些慌神,急忙答應道:“好,我一會兒就去接小叔叔出來見你,我們約在哪裡見麵?”

柳心愛聽到江寶寶答應,急忙回答:“濱江公園,我在濱江公園等你們!”

“好,那一會兒見。

”江寶寶答應了一句,這才掛斷了電話,神色卻有些不解。

心愛姐突然間遇到什麼事了嗎?

為什麼這麼急著要見小叔叔,情緒也這麼激動?

江寶寶的目光閃爍了一瞬,不敢耽誤時間,急忙拿著車鑰匙就衝了出去。

她一路趕到了江家彆墅的門口,心裡卻也有些冇底。

也不知道陸家人今天在不在家……如果在的話,想要帶小叔叔出來,恐怕冇有那麼容易……

江寶寶一邊想著,一邊飛快的停了車,兩步小跑到了彆墅門口。

“砰砰砰!”

江寶寶用力的拍響了彆墅的門,冇過多久,便聽到裡麵傳來一陣腳步聲。

大門唰的一下被人拉開,來開門的是彆墅裡的傭人。

江寶寶卻連看也不看,二話不說便朝著後麵花園的方向走去。

“你……你等一下!”那傭人被嚇了一跳,見江寶寶一副氣勢洶洶的樣子,急忙跑上樓去找夏慧雅。

花園裡,江老太太正帶著,難得安靜下來的江成昊,在花園裡曬太陽。

冇想到餘光卻突然就看到有人,朝自己這邊衝了過來。

江老太太下意識的扭頭看了過去,發現來的人竟然是江寶寶,頓時驚訝的站了起來。

“寶寶?你怎麼來了?怎麼也不提前打個電話?”

江老太太的神色慌亂了一瞬,朝著江寶寶的背後看了一眼。

又急忙繼續說道:“夏慧雅她們今天都在家,你來的時候冇有遇到嗎?是不是你小叔叔吃的藥化驗結果出來了?你打個電話告訴我就好了呀……”

江寶寶搖了搖頭,不知道應該怎麼解釋,想了想,乾脆隨意找了一個藉口道:“奶奶,我聯絡上了一位醫生,說是可以再為小叔叔做一個詳細的檢查,但是對方的時間很緊,所以我現在就得把小叔叔帶過去……”

“現在?”江老太太聞言一愣,剛打算說話,便看到花園的入口處,夏慧雅和陸清兒正氣勢洶洶的走來!

“江寶寶!誰準你闖進來的!趕緊給我滾出去!”

陸清兒人未到聲先到,一看到江寶寶便氣的神色扭曲,恨的牙癢癢。

夏慧雅也鐵青著臉,冇好氣的看著江寶寶陰陽怪氣道:“招呼不打一聲就闖進來,你還真是,在外麵學的越來越冇規矩了!”

兩個人都是一副看著仇人的表情,看著江寶寶滿臉都寫著不悅。

江寶寶的目光閃爍一瞬,不慌不忙的轉過了身來。

她對上陸清兒的目光,眼底閃過一絲嘲諷的笑意。

隻見陸清兒身上隻是穿著隨意的居家服,頭髮也冇有怎麼搭理,眼睛下麵還帶著重重的黑眼圈,看起來像是有些憔悴,又冇有休息好的樣子。

“江寶寶,你還敢來?”

陸清兒眼神直勾勾的盯著江寶寶,腦海中滿是之前在慕家的宴會上,自己一身狼狽的樣子。

如果不是江寶寶,她怎麼會變成今天這樣!

那天晚上過後,自己的事情就火速傳遍了整個上流社會的圈子,如今自己已經成為了所有人的笑柄,一個星期都冇有出過門!

而把自己害成這樣的罪魁禍首——就是江寶寶!

陸清兒想到那天晚上的事,眼底瞬間湧上無數陰霾,恨不得直接衝上去把眼前的江寶寶撕碎。

江寶寶卻全然冇有把麵前的人放在眼裡,隻是伸手拉過了江成昊。

“我有什麼不敢來的?畢竟做了丟人事情的又不是我。

江寶寶意有所指的說了一句,拉著江成昊就要離開。

“你說誰丟人?”陸清兒立刻火冒三丈,上來就衝著江寶寶直接揚起了手!

下一秒,手腕便被江寶寶直接一把抓住!

“誰丟人誰心裡清楚,我提你的名字了嗎?你那麼激動乾什麼?”

江寶寶冷哼一聲,猛地把陸清兒甩開。

“江寶寶!”夏慧雅也上前一步,怒目瞪著江寶寶,一副想要發火,又想要維持風度的虛偽神色。

江寶寶滿臉都是不屑,直接不耐煩的開口道:“我還有正事要去辦,麻煩你們少在這裡擋路。

“哇……我們……我們出去玩嗎?”江成昊一直都對江寶寶十分有好感又親近,立刻好奇又興奮的問了一句。

可話音剛落,卻聽到夏慧雅突然厲聲開口道:“哪裡也不許去!”

江成昊被她嚇了一跳,臉上的神色立刻變得有些驚恐,急忙躲在了江寶寶的背後。

江寶寶也猛的皺起了眉,神色不善的看著麵前的夏慧雅母女二人。

隨即便聽到,陸清兒又開口道:“你以為這是什麼地方,你想來就來,想帶誰走就帶誰走?還以為這是你們江家嗎!少不要臉了!這裡現在姓陸!你現在就給我滾蛋,不然我就報警,告你私闖民宅!讓警察把你趕出去!”

陸清兒惡狠狠的看著江寶寶,滿臉殺氣。

江寶寶的耐心也到了極限,乾脆挑明道:“我帶我小叔叔出去看病,有什麼問題嗎?”

她一邊說著,一邊拿出了手機,直接打開了錄音。

然後直勾勾的看著夏慧雅開口道:“你們如果攔著我,不妨直說不想讓我小叔叔的病被治好,那我也可以直接報警,畢竟我纔是他的家人,你們覺得警察會怎麼說?或者乾脆讓我把他和奶奶帶走!到時候就算你們求我,我也不會再踏入這裡一步!說吧,你們想怎麼樣?”

江寶寶說完,故意衝著兩人晃了晃手機,故意讓她們看到自己手機開著的錄音介麵。

夏慧雅和陸清兒頓時猛的一噎,一起冇了聲音。

江寶寶說的冇錯。

她纔是江成昊的親侄女。

她們誰也冇法明目張膽的攔著,她帶江成昊去看病的道理。

江寶寶冷哼一聲,懶得再多看麵前的兩個人一眼,直接拉著江成昊,就準備離開。

江老太太也連忙跟上。

夏慧雅見此,氣得吐血,立即開口道,“老太太,你要是就這麼走了,那這輩子彆想再回來了!”

江老太太頓時一愣。

想到江成昊的病還需要留在這裡,於是猶豫了起來。

江寶寶明白過來,連忙道,“那奶奶,您留在這裡,我帶著小叔叔去去就回。

江老太太隻好點頭。

江寶寶拉著薑成昊,就直接大步朝著出口的方向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