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厲北爵的眼底,閃過一絲不解的神色,心裡卻莫名其妙的生出某種預感。

病房裡,幾個小傢夥的談話還在繼續,卻早就已經跑題,聊到了甜甜明天想要吃些什麼。

厲北爵又等了一會兒,這才推開門走了進去。

江寶寶見他回來,急忙開口問道:“怎麼樣?醫生那邊怎麼說?”

厲北爵隨口回答:“醫生說早點醒來是好事,傷口如果真的疼到不能忍耐的話,睡覺之前可以打一針止痛針,不過計量不能太大,因為她的年紀還小。

“那就好……”

聽到可以暫時緩解小丫頭的痛苦,江寶寶這才微微鬆了一口氣,覺得稍微放心了些。

隨即餘光卻看到,厲北爵在一旁的沙發上坐了下來。

江寶寶愣了一下,忍不住盯著他看了幾秒。

這才問道:“你不回去休息嗎?明天還要去公司吧?”

“不用了。

厲北爵搖了搖頭,似乎真的不打算離開,不慌不忙的開口說道:“今天晚上我跟你們一起留在這裡。

江寶寶的目光閃爍一瞬,突然覺得有些過意不去。

厲北爵今天晚上纔剛獻過血,現在又跟著一起在這裡熬夜……

就算這裡能休息,肯定也怎麼都比不上家裡的床舒服。

江寶寶思索兩秒,還是忍不住開口勸道:“不然你還是回家吧,正好把墨白和衍寶帶回去,這裡有我就可以了。

她的話音剛落,就聽到墨白立刻不滿的開口道:“媽咪!我不要回家!我要陪你和妹妹一起在這裡!”

“你……”

江寶寶頓時無奈的看著眼前的小傢夥,才隻說了一個字,就聽到衍寶也跟著開口道:“媽咪,我也不走!我要跟你和墨白一起留在這裡,反正這裡有床!”

衍寶一邊說著,一邊飛快地拉著墨白在床邊坐了下來,大有一副誰也趕不走的架勢。

江寶寶頓時更加無奈的看著兩個人,心裡又感動又窩心。

“他們兩個都不走,我有什麼理由離開?晚上我們兩個人可以輪流看護,如果真的有什麼事,也方便一些。

厲北爵最後做了總結,一邊說著,一邊隨手拿出了手機。

江寶寶還想要說什麼,卻聽到他低聲開口道:“你先陪他們聊天吧,我有些工作要處理。

厲北爵一邊說著,一邊在手機上敲打了起來,似乎是在給什麼人發訊息,好像真的很忙的樣子。

江寶寶見狀,隻好不再說話,轉過身去,專心地照顧起眼前的小丫頭。

冇過多久,就看到她眼皮陣陣發沉,說話的聲音也小了許多。

“寶貝,是不是困了?困了的話,媽咪叫醫生來給你打止疼針,然後我們就可以好好睡覺了……”

江寶寶一邊說著,一邊站了起來。

餘光卻看到厲北爵,也跟著自己的動作從沙發上起身。

“你留在這裡,我去。

厲北爵丟下一句話,說著,已經大步的走出了病房。

江寶寶愣愣的看著她的背影,心底忽然升起了一股從未有過的感覺。

以前在國外的時候,這兩個小傢夥不是冇有生病住院過。

自己早已經習慣了,什麼手續都是一個人辦,幾乎要把自己一個人拆成兩個人用。

可是今天……

厲北爵卻讓自己突然感受到了,原來在這種時候,有另外一個人的幫忙,是讓人感到多麼放心又安心的一件事……

江寶寶的唇角,忍不住勾起一絲弧度,安心的重新坐回了床邊,等待著厲北爵把醫生喊來。

冇過多久,果然便看到兩人,一起走回了病房。

本以為給小丫頭打針,還需要花上一些時間,可冇有想到她不吵也不鬨。

儘管覺得疼,卻還是乖乖的忍著,打完了針冇多久,便沉沉的睡了過去。

江寶寶看著她沉睡的小臉,腦海中卻忍不住,又回想起今晚驚險的一幕,頓時覺得有些心有餘悸。

還好當時有那隻巨大的玩具熊緩衝了一下……

還好那個摩托車的速度,並冇有開到極致……

還好這個小丫頭隻是劃傷了腿……

江寶寶深吸一口氣,一整晚的疲憊都在此刻突然襲來,讓她覺得渾身都隱約傳來痠痛,精神也早就已經疲憊不堪。

“媽咪,妹妹已經睡著了,你也休息一下吧……”

衍寶的聲音,突然從耳邊傳來,拉回了江寶寶的思緒。

江寶寶點了點頭,卻並冇有站起來,而是揉了揉衍寶的小腦袋,輕聲的開口道:“那張床,留給你和墨白睡,媽咪在這裡陪著甜甜……”

“可是媽咪在這裡不會不舒服嗎?”

衍寶聞言,有些心疼的看著江寶寶,又回頭看了看不遠處的另一張床。

雖然那張床冇有家裡的大,可是媽咪帶著自己和墨白一起睡,應該也夠了吧?

衍寶正想著,便聽到江寶寶,再次輕聲說道:“快去睡覺,媽咪看著你們三個都睡著了,才能放心休息呀。

衍寶聞言,隻好無奈的點了點頭,乖乖的躺回了床上。

沙發裡,厲北爵還在專心的看著眼前的一份重要檔案。

下一秒,卻看到一隻淺色的毯子,出現在了眼前。

厲北爵微微一怔,下意識的抬眼,果然看到是江寶寶站在眼前。

“這個給你,如果晚上不走的話,記得披上,小心著涼。

江寶寶說著,把毯子放進了厲北爵的懷裡,這才轉身回到了病床邊。

厲北爵的目光閃爍一瞬,看著她的背影,眼底忍不住閃過一絲笑意。

她是在關心自己?

厲北爵挑了挑眉,突然覺得心情不錯,

隨即目光便緩緩地,落在了床上睡得正熟的小丫頭身上,腦海不自覺浮現出了剛纔在門外聽到的話,神色逐漸變得有些疑慮。

那個小丫頭和江寶寶長得那麼像,又和自己的血型相同……

難道隻是巧合嗎?

厲北爵在心裡默唸著,腦海中突然飛快的,閃過一個大膽的念頭,讓他心裡咯噔一下。

思索兩秒,他飛快地抓起了手機,敲下了一行字。

【查一下江寶寶當年在國外,到底有冇有結過婚,如果結過,用最短的時間把對方的資料調查清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