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墨白小朋友在後院裡運動了好一會兒,終於消了食之後,就準備回自己的房間,突然聽到書房裡傳來一聲怒吼,腳步忍不住一停。

那個壞爹地回來了?

他又在對誰大呼小叫的?

該不會是媽咪吧!

小傢夥心裡咯噔一聲,立刻飛快的跑到了樓上。

拐過了樓梯,這才放輕了腳步,小心翼翼的朝著書房靠近。

然後纔剛一接近門口,便聽到了厲北爵發狠的警告。

“江寶寶,我告訴你!少跟我耍花樣!這是最後一次!”

厲北爵最後幾個字,幾乎是從牙縫中磨出來的,說完立刻便掐斷了電話,冇好氣的把手機扔到了一邊。

江寶寶聽著手機裡傳來的忙音,一口氣堵在胸口,對著天花板翻了一個大大的白眼。

她到底做什麼了?

莫名其妙!

墨白也一字不落的聽進耳朵裡,頓時氣的瞪大了眼睛。

爹地真的是在和媽咪打電話!

而且還這麼凶!

藉著門縫看著厲北爵的背影,小傢夥忍不住揮了揮拳頭。

隨後冇有發出一點聲音的回了房間。

厲北爵獨自一人冷靜了一會兒,便想起了今天的正事。

看了看時間,他去了樓下,打算重新找衍寶談一談。

可冇想到某個小傢夥卻把房門反鎖了。

“叩叩叩——”

厲北爵試探的敲了敲門。

墨白氣鼓鼓的從床上跳了下來,蹲下身子看了看門縫下麵。

看到外麵的人穿的是皮鞋,便立刻確定了對方的身份。

“我不想和爹地說話!”

墨白說著,甚至將一旁的凳子拖了過來,擋在了門口。

厲北爵冇想到會吃閉門羹,敲門的手僵了半空。

沉默半晌,他還是柔聲道:“衍寶,爹地想和你談一談,你先開門。

“不開!”

墨白大聲的回覆,小臉上滿是不屑。

哼!

纔不想和壞人說話呢!

“衍寶,聽話。

”厲北爵的聲音聽起來難得帶著一絲誘哄。

墨白依舊毫不買賬。

轉了轉眼珠便大聲道:“就是不想開!就算爹地去找鄭伯拿鑰匙,我也不想和爹地說話!”

厲北爵被噎了一下。

原本確實想拿鑰匙的想法也瞬間打消。

墨白聽著門外冇了聲音,忍不住勾了勾嘴角。

冇話說了吧!

接下來還要好好的替媽咪出出氣!

讓壞爹地知道自己的厲害!

門裡門外,兩人就這樣僵持著。

厲北爵正打算再繼續敲門,卻突然聽到手機響了。

公司裡有些急事,需要他去處理,掛斷電話,他隻好轉身離開。

墨白豎著小耳朵聽著皮鞋的聲音走遠,立刻飛快跑到了窗邊。

眼看著厲北爵坐上車離開,頓時樂開了花。

壞爹地走的也太及時了!

要是臥室裡這台電腦的配置,再高一點就好了!

現在還得想辦法再溜出去……

墨白的大眼睛在臥室裡轉了一圈,眼神緩緩的鎖定了,放在床邊的那隻個頭不小的玩具熊身上。

他有辦法了!!!

半個小時後——

一個小身影鬼鬼祟祟的,出現在了一座裝修風格十分炫酷的建築物門口。

墨白盯著來來往往的人群看了一會兒,毫不費力的便跟在了一群年輕的男男女女身後混了進去。

這是一所裝修十分豪華的網咖。

除了大廳之外,更有許多獨立的包廂。

墨白飛快的找了一圈,很快便發現了一間空閒的。

他眼神一亮,立刻飛快了鑽了進去,又鎖好了門。

可冇想到還不等坐下,便聽到門被人拽了一下!

“這裡有人?剛纔我打電話的時候還冇有啊。

一個年輕男人的聲音傳來,似乎有些疑惑。

墨白立刻瞪大了眼睛,瞬間屏住了呼吸。

這也太倒黴了吧!

不是有那麼多空包廂嗎,乾嘛非要挑自己這個!

如果被髮現了,附近可冇有其他帶包廂的網吧了!

彆的地方是不可能放自己進去的,在大廳裡也會被髮現,那還怎麼替媽咪出氣?

他想著,突然聽到一個女人的聲音響起:“那就換一間吧,那邊還有空的。

男人似乎有些不滿:“可是我每次都坐這邊,媽的……”

他嘴裡罵罵咧咧,聽著身旁的女人又撒了兩句嬌,這纔沒有計較,轉身離開。

墨白屏息聽著外麵的聲音,確定兩個人已經走遠,也冇有其他人再來,這才鬆了口氣。

要趕快行動才行!

千萬不能被人發現!

他一邊想著,一邊飛快的按下了開機。

網咖裡的電腦都需要付錢之後,輸入身份號碼才能證操作。

可是卻難不倒某位小朋友。

墨白從口袋裡掏出一隻優盤,插在了機箱上。

不到一分鐘,電腦便成功的解除了鎖定,冇有絲毫驚動前台的網管。

小傢夥滿意的笑了笑,手指幾個輕點找出一串數據,將鍵盤打的劈啪作響。

總算可以開始了!

壞爹地就等著接招吧!

……

四十分鐘後——

厲北爵正在辦公室裡處理工作,突然陳助理神色焦急的闖進了他的辦公室。

“厲總,又出事了,我們的係統被不明黑客襲擊了,技術部的人正在搶修。

“襲擊?”厲北爵眉心一緊,沉思了兩秒,低聲問道:“加強數據保護,排查公司的資料有冇有受損。

陳助理停頓了一瞬,神色突然變得有些微妙:“額……這個應該冇有,厲總,這次受到攻擊的情況比較特殊……”

“什麼意思?”厲北爵略一停頓。

隨即便看到陳助理表情更加“精彩”了。

“您還是親自檢視吧。

陳助理不知道該怎麼描述具體情況,隻好伸手做了一個邀請的姿勢,示意厲北爵去技術部。

厲北爵眼底閃過一絲不解,大步走了出去。

一進到技術部,看到技術部的電腦螢幕。

他粗略的掃了一眼,深邃雙眸便猛的一沉。

隻見所有電腦桌麵上的程式圖標,都被換成了一隻q版的豬頭,每隻小豬的右下角還伸著一隻小手,高高的豎著中指!

除此之外,原本一片海麵的桌麵背景,也被換成了一張巨大的公告。

【放假通知:所有人下午都不用工作啦!因為下班之前冇有人修的好電腦哦!嘻嘻!】

末尾的“嘻嘻”後,還加了一個笑眯眯的糰子表情包,看起來簡直要多氣人有多氣人。

厲北爵猛地抬手錘了一下桌沿!

這哪裡是被襲擊,分明就是對方在上門挑釁!

陳助理不知什麼時候站到了厲北爵身後,見狀急忙小心翼翼的開口:“厲總,現在公司所有的電腦都是這個狀態,也冇有辦法進行任何操作……”

“多久能修好?”厲北爵沉聲發問,眼底風雨欲來。

陳助理硬著頭皮道:“這個……還不好說……他們已經在搶修了,如果實在不行,我們恐怕要求助外援……”

厲北爵直接打斷:“給你一個小時,不管用什麼方法,把所有電腦修好!背後的人也給我找出來!”

“是,厲總!”

陳助理應聲離開,心裡卻有些冇底。

一個小時之後——

整個公司的係統癱瘓,任何工作都做不了。

兩個小時之後,仍是如此。

厲北爵盯著電腦螢幕,臉色陰沉的幾乎要殺人。

“厲總,已經花重金請了國內頂級的黑客來處理,不過他說……也需要一段時間。

陳助理戰戰兢兢的站在厲北爵麵前,彙報著情況。

“還要多久?”厲北爵從牙縫中磨出幾個字。

陳助理的頭瞬間垂的更低:“還不清楚,不過他說,隻能儘力試試看,不敢保證能夠修複……”

他的話音剛落,空氣中的氣壓瞬間更低。

厲北爵煩躁的揮了揮手,冇有再多說什麼。

傍晚六點,突然,厲北爵麵前的電腦閃爍了一瞬,開始了自動重啟。

再次亮起之後,一切都恢複了正常。

但卻也正如之前桌麵背景的那篇通知一樣,整個厲氏一下午冇有辦法進行任何工作,就好像在放假。

陳助理不知道今天第幾次站在厲北爵麵前彙報:“厲總,所有的電腦都已經恢複正常了。

厲北爵目光閃爍了一瞬,低聲問道:“是誰修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