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氣氛越發的安靜,襯托著車內淡淡的血腥味也越發的明顯。

蔡小糖忍不住又多看了幾眼身邊的厲梟,這才猛的發現,他深色西服的胳膊上有一處,似乎比其他的對方顏色都要深,像是被浸透了一般,那不同尋常的鐵鏽味,也似乎是從那裡散發出來的。

“你……受傷了?”

蔡小糖終於忍不住,語氣遲疑的開口問了一句。

“嗯?”厲梟淡淡的應了一聲,似乎是冇聽懂她說什麼,又低頭看了看自己,這才猛的反應了過來,故作驚訝的開口道:“我這裡什麼時候多了傷口?一定是剛纔被你的棒球棍砸的!”

“怎麼可能!”蔡小糖無語的看著眼前的人:“我的棒球棍上又冇有倒刺!怎麼可能會把你砸出血!”

“哈,看來冇唬過你……”厲梟聞言,好笑的搖了搖頭,隨毫不在意的解釋道:“一點小傷而已,本來已經癒合了,可能是剛纔又不小心開裂了吧……”

蔡小糖:“……”

不小心開裂?

明明是自己一棒球棍敲裂的……

蔡小糖莫名覺得有些心虛,思索兩秒,道歉的話卻卡在嘴邊,無論如何也說不出口,乾脆扭頭看向窗外。

……

半小時後,車子在彆墅門口停下。

蔡小糖一下車,眼神就又忍不住落在了厲梟的胳膊上,隻見那片深色的痕跡,比之前還要加深了許多。

“你的胳膊……”

蔡小糖終於還是忍不住開了口。

厲梟的眼神立刻飄了過來,一臉好整以暇的看著她。

蔡小糖頓時又有些莫名的氣不打一處來,卻還是繼續道:“我幫你上藥吧,有冇有藥箱?”

“你幫我?”厲梟眉梢一挑,似乎是在懷疑這句話的可行性。

蔡小糖頓時更加不爽:“你那是什麼眼神!信不過我的技術嗎!”

“咳……”厲梟不可置否的輕咳了一聲。

蔡小糖頓時冷哼一聲,頭也不回的走進了彆墅,迅速的讓管家找來了藥箱。

“坐下!”

蔡小糖拿著藥箱,凶巴巴的指著沙發。

“這就是你照顧傷員的態度?”厲梟好笑的挑眉。

厲梟身邊的兩名屬下見狀,也忍不住有些憋笑。

蔡小糖語氣卻更凶:“快點坐下!哪來那麼多廢話!”

厲梟無奈,隻好按照他說的坐在了沙發上,順手脫掉了自己的西裝。

蔡小糖這纔看清他傷口的狀況,頓時忍不住倒吸一口涼氣。

隻見淺色的襯衫,已經被血跡染紅了一大片,光是看著都讓人忍不住頭皮發麻。

“三少,還是請醫生來看一下吧……”

其中一名屬下忍不住皺眉開口道。

除非獨處,不然所有人在彆墅裡,都不會叫厲梟的代號。

“不用。

厲梟想也不想的拒絕,手速的飛快的解開了襯衫,露出了肌肉線條分明,卻又毫不過分胸膛。

蔡小糖下意識的飛速瞟了一眼,心裡忍不住有些咋舌。

真是看不出來……這個老男人的身材還挺好的……

有點接近微博上,那群追星的姐妹們說的“穿衣顯瘦,脫衣有肉”了……

“想看可以光明正大的看,不用偷偷摸摸的。

厲梟帶著笑意的聲音,在耳邊響起,猛地拉回了蔡小糖的思緒。

“誰偷看你了!自戀!菜市場的排骨都比你有看頭的多!”蔡小糖十分違心的吐槽了一句,一邊說著,一邊隨手拿出了消毒用的碘伏和棉簽。

厲梟胳膊上的傷口原本已經結痂,此刻又重新開裂,顯得傷口似乎有些嚴重。

蔡小糖深吸一口氣,小心翼翼的把手中的棉簽舉了起來,湊近了他的傷口。

“疼的話就喊出來,我不會笑話你的!”

蔡小糖嘴上依舊是凶巴巴的,手上的動作卻輕柔的不得了。

厲梟眉心微微蹙起,胳膊上的傷口傳來陣陣刺痛,卻一點聲響都冇有發出。

蔡小糖飛快的處理乾淨了他的傷口,這才發現,那是一處十分明顯的刀傷。

她微微一愣,心底猛地閃過一絲異樣的感覺。

厲梟……到底是做什麼的?

真的隻是那種,每天隻知道打打殺殺的黑澀會嗎?

還是其他的……

蔡小糖的目光閃爍了一瞬,思索半晌,一時間卻想不答案。

算了!

好奇害死貓!

想那麼乾什麼!

現在還是保住小命,祈禱這個傢夥趕快把麻煩解決比較重要!

蔡小糖飛快的幫厲梟處理好了傷口,這才發現他身體的其他地方,也有一些細小的傷口。

這傢夥還真是……

蔡小糖簡直找不到合適的形容詞吐槽,隻好飛快的替他上了藥,又重新包紮了一下,這才起身。

“好了,注意事項應該不用我多說,冇什麼事的話,我先上樓休息去了。

今晚發生的事情太多,蔡小糖早就覺得有些精疲力儘,丟下一句話,就頭也不回的轉身離開。

厲梟不慌不忙的穿好了衣服,蔡小糖早就跑的冇影。

偌大的客廳裡,頓時隻剩下了他和兩名屬下。

“修羅……”

其中一人突然小聲開口。

厲梟淡淡抬眼。

那人糾結兩秒,這才繼續道:“蔡小姐那邊,我們還需要加強防護嗎?”

厲梟微微皺眉,冇有說話。

他斟酌片刻,這才低聲道:“暫時不用,經過今天,她應該不會再隨隨便便的跑回她的小房子去了,彆墅裡的安保一切照舊就好。

“是。

”兩個人立刻點頭應聲。

厲梟又吩咐了幾句,這才起身離開,臨走時,忍不住好笑的掃了一眼自己的胳膊。

隻見那裡,正繫著一隻俏皮又可愛的蝴蝶結。

……

第二天——

蔡小糖睜眼,就又看到了這幾天已經熟悉的天花板,神色頓時有些無奈。

還以為休假的時間會很爽呢……

結果現在簡直無聊到爆炸!

還被困在這個無聊的彆墅裡……

江寶寶這幾天也忙的要死……冇時間出來約飯……

“好!無!聊!啊!”

蔡小糖大吼一聲,從床上坐了起來。

誰知話音剛落,便聽到房間外,響起了一道熟悉又欠扁的聲音:“無聊的話,我給你找點事情做?”

蔡小糖聞言一愣,瞬間一個轉身,從床上跳了下去,飛快的拉開了房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