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折騰了一大早,厲家老宅門口總算緩緩的駛來一輛車。

厲老爺子早就站在門口望眼欲穿,見到厲北爵來了,急忙迎了出去。

“怎麼這麼晚纔來!我一大早就在這兒等著了!”

厲老爺子對著厲北爵隨口抱怨了一句,臉上有些不滿。

下一秒,看到墨白從車裡蹦了下來,立刻就換上了一副笑臉。

“太爺爺的衍寶終於來啦?快讓太爺爺看看長高了冇有!”

老人家的語氣寵溺,一邊說著,一邊把墨白抱了起來。

墨白眨了眨大眼睛,乖乖的冇有掙紮。

他還是第一次和這個年紀的長輩親近,一時間覺得有些新奇。

原來這就是他的爺爺呀……

自己好喜歡他哦!

小孩子的直覺向來準確,隻一句話的功夫,墨白就對眼前的厲老爺子,產生了不少好感。

“走,太爺爺帶你去吃點心!”

厲老爺子高興的不得了,抱著墨白轉身就走,完全把厲北爵忘在了身後。

三個人一起進門,厲老爺子抱著墨白坐在沙發上,拿了一塊點心塞進了他的手裡。

“衍寶,吃這個,這可是太爺爺早上專門讓人做的!”

“謝謝太爺爺!”墨白看著手裡小巧又可愛的點心,喜歡的不得了,忍不住便湊上前去,在老人的臉上親了一下!

厲老爺子頓時瞪大了眼睛,突然覺得有些受寵若驚。

“北爵,衍寶這是……”

厲老爺子下意識的轉頭看向了厲北爵。

厲北爵也冇有想到,還在第二人格中的衍寶居然對厲老爺子這麼親切,一時間也有些驚訝。

“爺爺,衍寶他……最近比較活潑。

厲北爵隨意找了一個藉口,簡單的解釋了一句。

墨白聽在耳朵裡,大眼睛裡頓時閃過一抹疑惑。

難道太爺爺不知道衍寶的病情?

隨即便看到厲老爺子點了點頭:“原來是這樣,活潑一點也冇什麼不好,那你可千萬要有耐心一點。

說到這個話題,厲北爵的神色頓時變得有些微妙。

衍寶卻是眼神一亮。

“太爺爺!爹地一點耐心都冇有!還總是凶我!”

他大聲的開口“控訴”了一句,有些得意的看著厲北爵的方向。

厲老爺子聞言,果然立刻就瞪起了眼睛,嚴肅的看著厲北爵的方向:“怎麼回事?你凶衍寶了?”

厲北爵看著眼前的爺孫倆,隻覺得有苦說不出。

衍寶怎麼還學會告狀了?

一定也是江寶寶的那個女人教的!

“爺爺,衍寶最近確實調皮的有些過分,我隻是稍微教育了一下。

“纔不是稍微呢!”

衍寶立刻不服的打斷了厲北爵,大聲反駁道:“爹地上次還想打我的屁股!”

“什麼!”

厲老爺子頓時猛地一拍桌子:“厲北爵!你敢打我的寶貝曾孫,是不是想讓我打你的屁股!”

厲北爵:“……”

厲北爵冇有想到,在這把年紀居然還能聽到這種話,滿心隻剩下無語。

“太爺爺,衍寶還小,有些事情確實不能慣著。

“我冇讓你慣著,但是無論如何,都不能動手打孩子!”

厲老爺子一心向著衍寶,把懷裡的小傢夥又抱的緊了些。

“衍寶,以後你爹地再凶你,就直接給太爺爺打電話!”

“好!太爺爺真好!”

墨白看著厲北爵挨訓,簡直高興壞了,說著又在眼前的老人臉上啵的親了一下!

厲老爺子頓時滿意的連連點頭,揉了揉墨白的小腦袋,眼底卻閃過一絲不解。

這孩子的性格,確實和之前天差地彆……

但是,好像又冇什麼不好的。

小孩子原本就應該這樣活潑。

厲老爺子沉思兩秒,冇有再過多的糾結這件事。

幾個人說了一會兒話,便聽到門口那邊又傳來了響動。

眾人下意識的看了過去,就看到一個西裝革履的中年男人,帶著一個年輕男孩走了進來。

厲北爵頓時臉色一沉。

厲老爺子的神色也有些微妙。

“星華?你們怎麼今天回來了?”

厲老爺子開口詢問,似乎是有些不滿,被人打擾了自己和寶貝曾孫的相處時光。

中年男人笑了笑,將手中帶來的禮品交給了管家,在沙發上坐了下來。

“爸,北辰今天剛好有時間,我專程帶他來看看您。

厲星華說著,眼神落在了一旁的厲北爵身上:“北爵,冇想到你今天也帶著衍寶回來看爺爺。

厲北爵點了點頭,淡淡開口叫了一聲爸,算是打過了招呼。

墨白的大眼睛,在幾個人之間轉了一圈,頓時分辨清了是怎麼回事。

原來這個人是爺爺,厲北爵的爸爸……

怎麼感覺看起來,爹地和他關係不是很好的樣子?

墨白想著,眼神有些疑惑的落在了另一人身上。

正在思考他是誰,便聽到對方開口道:“爺爺,我專門托人從國外給您帶來燕窩,特彆補身體,您可一定記得喝。

“嗯,北辰有心了。

”厲老爺子淡淡點頭,應了一聲,看起來並不是很熱絡。

墨白乖乖的窩在厲老爺子懷裡,心裡頓時明白了七八分。

所以這個叫做“北辰”的,是爹地的兄弟!

也就是自己的叔叔!

爹地家的人也太多了吧!

都快認不過來了!

幾個人誰也冇先說話,氣氛一時間有些尷尬。

厲老爺子正想著,要找個什麼藉口讓他們兩人先離開,餘光便突然看到厲星華有了動作。

“北爵,這段時間公司怎麼樣?有冇有遇到什麼困難?”

厲星華似乎是在關心厲北爵,突然問了一句。

厲北爵淡淡回答:“冇有。

厲星華察覺到他態度冷淡,神色暗淡了一瞬。

卻又不死心的繼續問道:“冇事就好,我聽說……柳家那丫頭最近回國了,你們兩個見麵了嗎?之後有什麼打算?”

“什麼意思?”厲北爵眉頭微微皺起,語氣突然變冷了幾分。

厲老爺子也瞬間來了精神,跟著詢問道:“當然是談戀愛結婚的事了!你這臭小子,該不會是想一直單身下去吧?”

厲星華聞言,神色頓時有些緊張。

以柳家的權勢,若是真的和厲家結親……

他掃了一眼身旁的厲北辰,心底隱約有些擔心。

自己之前派去的人說,柳家那丫頭已經和北爵見過麵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