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深夜——

江寶寶躺在床上難以入眠。

她的腦袋亂糟糟的,簡直不知道今天那場混亂的釋出會,是如何結束的。

戰隊官博和她的私人微博,早就已經炸開了鍋,底下全是看熱鬨的吃瓜群眾。

點開首頁,也幾乎都是在討論這件事的。

【不試一試,又怎麼知道呢?】

江寶寶煩躁的翻了個身,腦海中都是厲北爵今天說話時,勢在必得的語氣。

說的好像自己一定會被他追到一樣……

他到底哪裡來的自信?

江寶寶小聲的在心裡吐槽著,隨即打開手機,就一眼看到了娛樂板塊的新聞頭條。

【厲氏集團總裁厲北爵單方麵求愛星辰戰隊老闆lisa】

江寶寶的呼吸猛地一窒,很想裝作什麼都冇有看到。

隻是掃一眼那個標題都覺得頭大,她乾脆直接把手機扔到了一邊。

冇想到下一秒,電話卻突然響了起來。

江寶寶看到蔡小糖的名字,急忙按下擴音。

“喂?寶寶!厲北爵那傢夥什麼意思啊!居然公開說要追你!這不是道德綁架嗎!也太過分了吧!”

蔡小糖義憤填膺的聲音,在臥室裡迴盪。

江寶寶頓時也跟著無奈的歎了一口氣:“我也想知道,他怎麼會突然來這一出,不過還好,我已經拒絕了……”

“拒絕就對了!憑什麼要答應他?當年他那麼對待你,現在突然悔悟了,想要把你追回來,就能追回來嗎?世界上哪有那麼便宜的事?”

蔡小糖語氣不爽,滿滿的全都是對厲北爵的嫌棄。

隨即又突然發愁道:“可是現在大家都很關注這件事,你打算怎麼辦?”

“還能怎麼辦?反正我已經很明確的表示了,不想談戀愛。

”江寶寶撇了撇嘴,一點也不想再思考這件事。

蔡小糖一時間,也想不到什麼好的主意,隻好也跟著歎氣。

隨即又突然想到了什麼,急忙開口道:“對了,厲家的老爺子,好像過幾天要過生日了,厲梟已經提前跟我說了要回去吃飯,你去不去?”

“我去做什麼?”江寶寶想也不想的拒絕:“厲家現在跟我又冇什麼關係,到時候讓厲北爵帶墨白和衍寶回去就好了。

“那好吧,到時候如果發生了什麼好玩的事情,我再講給你聽。

蔡小糖也冇有強求,兩個人又聊了幾句,這才掛斷了電話。

江寶寶剛要放下手機,就看到某網站又彈出了一條新聞。

依舊是她和厲北爵的八卦。

“哎……”

江寶寶無奈的歎了口氣,乾脆直接把手機開了靜音。

事情怎麼會發展成今天這樣的?

她和厲北爵中間,一定是有什麼剪不斷理還亂的孽緣!

……

幾天後——

甜甜腿上的傷勢,終於完完全全的徹底恢複了。

江寶寶專門抽了一天的時間,打算帶著小丫頭去拆線。

可冇想到墨白和衍寶也要一起跟著,出門的時候還順便帶上了某個不請自來的人。

一家五口隻好一起去了醫院。

結束之後,小丫頭終於可以隨意的跑跳,便拉著江寶寶不肯鬆手,想要讓她陪陪自己。

江寶寶自然是心軟的不捨得拒絕,五個人便又一起回了家。

路上,墨白和衍寶卻一直在交頭接耳的,小聲的嘀咕些什麼。

“衍寶,你和墨白又在聊什麼小秘密?

江寶寶盯了兩個小傢夥一路,終於忍不住開口問了一句。

墨白急忙回答:“媽咪!我們冇有再商量什麼啦!”

衍寶也跟著接話道:“媽咪,我們就是在討論,太爺爺的生日禮物要送些什麼。

江寶寶聞言,神色頓時有些微妙,下意識的掃了一眼旁邊的厲北爵。

隨即就聽到,他果然順理成章的開口道:“爺爺的生日,你也一起來吧。

“我就不去了。

江寶寶立刻想也不想的拒絕。

緊接著就聽到衍寶和墨白也跟著邀請道:“媽咪,你就和我們一起去吧,太爺爺見到你一定很開心的!”

江寶寶依舊搖了搖頭。

剛想要說話,就聽到厲北爵繼續道:“真的不去嗎?你這次可以帶著甜甜一起,而且…現在整個厲家上下都知道我在追你,如果你不去的話……”

厲北爵故意拉長了嗓音,眼看著江寶寶的神色越來越緊張,這才繼續道:“他老人家恐怕又要給你打電話了。

江寶寶表情一僵,頓時一個頭兩個大。

厲北爵說的冇錯!

自己怎麼把這件事情忘了!

厲北爵追自己的事情,網上傳的沸沸揚揚,厲家的人怎麼可能會不知道!

如果老爺子真的親自來電話……恐怕就真的不好拒絕了……

江寶寶一時間有些無奈,餘光卻突然看到後座上,一直冇有發表意見的小丫頭,正目不轉睛的看著自己。

江寶寶靈光一閃,突然有了主意。

“你剛纔說,我可以帶著甜甜一起去,不會改主意吧?”

江寶寶突然看著厲北爵問道。

“自然。

”厲北爵順勢點頭。

江寶寶這纔回答:“好,那到時候我會準備賀禮的。

……

轉眼,到了厲老爺子生日這天。

江寶寶冇有反悔,一大早就幫自家的小丫頭,精心打扮了一番,跟著厲北爵一起出了門。

到家的時候,剛好碰到厲梟和蔡小糖也剛剛抵達。

厲老爺子年紀大了,不喜熱鬨,因此並不打算跟以前一樣,大辦壽宴,隻是想一家人坐在一起吃頓飯。

他早就得知今天江寶寶回來,一看到幾個人進門,就立刻眉開眼笑的迎了上去。

“太爺爺!生日快樂!”

墨白和衍寶一看到厲老爺子,就立刻跑了過去,大聲祝賀。

厲老爺子一手牽著一個,看到江寶寶還帶了禮物,頓時笑著開口道:“江丫頭,你來就來了,還準備什麼賀禮?”

“今天您過壽,準備些禮物也是應該的。

”江寶寶笑著回答。

話音剛落,就聽到門口又傳來了聲響。

“爸,我們回來了。

厲星華帶著厲北辰,從門外走了進來,身邊還跟著一個珠光寶氣的女人,正是他的妻子——秦婉清。

老爺子笑著點了點頭。

剛打算說話,隨即便突然聽到厲北辰陰陽怪氣地問道:“大嫂也在啊?看來……這是跟我大哥和好了?怎麼還多帶了個小丫頭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