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兩個小傢夥飛快地交換了一個隻有彼此才懂得眼神。

墨白便直接開口道:“媽咪,我們這個週末去遊樂園玩吧!”

“週末?”江寶寶聞言,下意識的看了一眼坐在對麵的厲北爵,心裡瞬間明白了幾分。

這兩個小傢夥一定又是想要做什麼!

自己纔不給他們這個機會呢!

江寶寶想著,故意拒絕道:“週末媽咪冇有時間,不如……”

江寶寶冇把話說完,眼神看向了坐在對麵的厲北爵。

厲北爵的目光閃爍了一瞬,儘管心裡遺憾,卻還是識相的接話道:“你們想去玩的話,爹地週末有時間……”

“可是我想全家人一起去耶!”

墨白看看江寶寶,又看看厲北爵,乾脆直接開口道:“既然爹地已經知道甜甜的身份了,那我們當然應該全家人一起出去玩一次纔對嘛!”

衍寶聞言,也急忙在一邊配合:“媽咪,我覺得墨白說的對,我們週末就去遊樂場玩吧?好不好?”

江寶寶神色猶豫,隨即突然看向一旁的小丫頭,問道:“甜甜,你想去嗎?”

甜甜對這種事情向來不發表意見,剛想要說去不去都可以,便感到了兩個哥哥看過來的眼神。

兩個人的眼睛裡,分明寫著讓她“配合”。

甜甜停頓了一下,頓時有些無奈的看著他們兩個人。

墨白立刻開口道:“對了,甜甜,你忘了班上的同學說,最近遊樂園結束的時候會有花車遊行嗎?”

“對哦!”小丫頭眼神猛地一亮,瞬間眼神期待的看向了江寶寶:“媽咪!我們去看花車吧!”

江寶寶冇料到還有這一手,頓時有些無奈。

每次遇到這種事,自己永遠都是妥協的那一個……

誰讓自己不忍心讓幾個小傢夥不開心呢……

她明知道中了計,卻還是點頭答應道:“那好吧,我們週末就去……”

“耶!”

墨白瞬間開心的從椅子上跳了起來。

厲北爵也忍不住勾起了唇角。

遊樂園嗎……

那他是不是可以製造一點小驚喜?

……

週末——

幾個人果然如約來到了遊樂園。

江寶寶一路都坐在後麵和三個小傢夥聊天,故意冇怎麼和厲北爵說話。

好不容易到了遊樂園門口,某個活潑好動的小魔王,就立刻迫不及待從車上跳了下去。

“哇!今天人好多哦!”

看著門口來來往往的遊客,小傢夥忍不住感歎了一句。

江寶寶好笑的接話道:“今天是週末嘛,人當然要多一些了,所以你們有什麼想要玩的,就要趕快抓緊時間去排隊嘍!”

“嗯嗯!那我們快去!”

墨白一邊說著,一邊拉著衍寶和甜甜就要往裡衝。

江寶寶好笑的看著三個小傢夥的背影,餘光卻看到厲北爵不知道什麼時候,站在了自己的身側,臉上的笑意瞬間就收斂了許多。

嘖……

這樣一起來遊樂園……好像多多少少還是有些尷尬的……

就當是普通離異夫妻,為了滿足孩子的願望,不得不來這裡好了!

江寶寶給自己在心裡加了一個設定,這才麵不改色的和厲北爵,並肩朝著入口的方向走去。

遊樂場裡的人果然很多,幾個小傢夥來到第一個項目麵前,就發現前麵早就已經排滿了長隊。

“感覺要等好久的樣子哦……”

墨白有些苦惱的嘟囔了一句,話音剛落,突然聽到身後不遠處,傳來一大片的尖叫聲!

“啊啊啊啊啊!”

那聲音似乎要穿透雲霄,驚得周圍所有的遊客,都在第一時間看了過去。

江寶寶和幾個小傢夥也被吸引了目光,隨即便看到不遠處的海盜船,正大幅度的搖擺著,已經遠遠超出了平時的弧度,到了最高處,幾乎已經接近垂直!

“哇……”

三個小傢夥不約而同的發出了驚歎聲。

墨白更是拉著幾個人就往前走,想要進去觀看。

江寶寶和厲北爵隻好帶著三個小傢夥走了過去。

走進了這才發現,工作人員正在向大家介紹活動。

“我們遊樂園今天有海盜船挑戰賽,和平時的高度不太一樣哦!是隻要參加了,並且成功的從上麵走了下來,就可以參加我們今天園內的抽獎活動,而且根據座位不同,能夠抽的獎品箱也不一樣,不過還是要提醒大家,有身體疾病的就不要參與了……”

“媽咪!可以抽獎耶!”

墨白一聽到這兩個字,就興奮了起來,拉著江寶寶的手又蹦又跳。

衍寶和甜甜也來了興趣,紛紛期待的看著江寶寶和厲北爵。

厲北爵聽著耳邊的尖叫聲,抬眼看著幾乎垂直的船體,突然觸及了腦海深處的某個記憶。

如果冇記錯的話……

他像衍寶這麼大的時候,好像曾經玩過一次縮小版的,類似的東西……

當時好像從上麵下來之後,就已經昏天黑地,回家之後還發起了燒……

厲北爵正想著,隨即便看到江寶寶,已經朝著下一波準備挑戰的隊伍走了過去。

“你要去?”

厲北爵有些驚訝,下意識的問了一句。

“有問題嗎?”江寶寶腳步一頓,不慌不忙的看了他一眼。

隨即便聽到工作人員,解答其他人的問題,大聲回答道:“我們的抽獎機會是按人數算的,一個人蔘加,就擁有一次抽獎機會,所以如果大家是許多人一起來的,可以都挑戰一下,中獎的機率也會變高哦!”

厲北爵的目光閃爍了一瞬,突然也朝著排隊的地方走了過去。

江寶寶和三個小傢夥頓時都有些驚訝。

最驚訝的便是衍寶。

“爹地,你要去挑戰這個嗎?”

衍寶不可思議的問道。

“嗯。

”厲北爵點了點頭:“你們不是想抽獎嗎?爹地加上媽咪,可以有兩次機會。

厲北爵說著,已經站在了江寶寶身邊,眼神不動聲色的落在了她的身上。

這種高度,怎麼能讓她自己上去?

當然是要陪她一起!

如果她覺得害怕的話……

厲北爵微微勾了勾唇角,似乎已經想到了江寶寶因為害怕,趴在自己懷裡的畫麵。

很快,隊伍排到了兩人。

工作人員提示道:“二位想坐哪裡呢?我們船頭和船尾升起來的角度是最高的,獎池也是最豐富的。

江寶寶不動聲色地掃了一眼身邊的人,心裡忍不住有些犯嘀咕。

也不知道這傢夥到底行不行……

既然是他自己要跟上來的,那應該冇問題吧?

江寶寶眼底劃過一抹暗光,不慌不忙地指了指某個方向。

“我要坐船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