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江寶寶和衍寶聞言,都是一愣。

然後便看到墨白繼續一本正經的道:“我已經在媽咪身邊待了好幾天了!現在換成衍寶,這樣才公平嘛!而且我纔不怕那個壞爹地呢!衍寶今天回去,說不定會捱罵誒!”

江寶寶聞言,心思微微一動,有些好笑的看著眼前的小傢夥。

墨白說的冇錯。

按他古靈精怪的性子,厲北爵的確拿他冇什麼辦法。

可是……

江寶寶感覺這樣,好像是犧牲了墨白,心裡有些過意不去。

明明兩個都是自己心頭的寶貝,可為什麼一定要捨棄其中一個,才能和另一個在一起呢……

衍寶也覺得這樣有些不合適,急忙開口道:“墨白,我還是回去吧……”

“你回去乾嘛?是跟壞爹地吵,還是被壞同學欺負?”

墨白一臉小大人的樣子,反駁了衍寶的建議。

隨即又拍了拍自己的小胸脯:“這些交給我就好啦!我絕對不會被人欺負的!你就安心的待在媽咪身邊!走!我們去換衣服!”

墨白的小嘴連珠炮一樣的開口說著,不由分說的拉著衍寶,就朝著自己房間的方向跑去。

江寶寶哭笑不得的看著兩個人,有些無奈的搖了搖頭。

現在看來也隻能這樣了……

五分鐘後——

兩個萌寶成功的交換了衣服,站在了江寶寶麵前。

“媽咪!你看!是不是完全看不出來!”墨白穿著衍寶的衣服,笑嘻嘻的問道。

江寶寶心裡又糾結又好笑,聞言有些無奈揉了揉他的小腦袋:“是,很像,可是回去之後,千萬彆這麼笑了知道嗎?你看衍寶從來都那麼高冷。

墨白聞言,立刻不服的反駁道:“我是陽光的小帥哥!和衍寶不是一個類型的!”

“噗——”

江寶寶和衍寶都忍不住的笑了出來。

“哪有人說自己是小帥哥的?什麼時候學的這麼自戀了?”

江寶寶笑道,又拉著墨白的小手,看了看時間。

正打算說話,就在這時——

“咚咚咚!!!”

劇烈的敲門聲響起,頓時把三個人都嚇了一大跳。

三個人瞬間繃緊了神經!

墨白衝著衍寶使了個眼神,示意他回房間裡躲起來。

衍寶會意,立刻轉身跑回了房間。

“咚咚咚!!!”

又是一陣急促的敲門聲,門外的人似乎是等得有些不耐煩了。

江寶寶眼看著小傢夥躲回房間,這才帶著墨白走過去,拉開了門。

下一秒,男人帶著濃重戾氣的麵容,出現在了眼前。

“你……”江寶寶張口剛準備說話,結果還不等她第一個字說完,便感到手中一空!

墨白瞬間被厲北爵拉回了身邊,直接夾在了手臂和腰部之間。

“爹地你放開我!”墨白頓時震驚,有些不爽厲北爵的粗暴動作,瘋狂的掙紮起來。

江寶寶看到這裡,也著急了,十分心疼的說道:“厲北爵!你……你乾什麼!這樣他會不舒服的……”

“我怎麼做,輪不到你指手畫腳!”

厲北爵的臉色黑的彷彿要殺人,瞪了江寶寶一眼後,就轉身欲走。

下一秒——

不遠處的房間裡,突然猛的傳來了“嘩啦”一聲!

門口的三個人瞬間被吸引了注意。

江寶寶的一顆心,也瞬間提到了嗓子眼。

房間裡是什麼情況?

衍寶把東西打翻了嗎?

厲北爵會不會發現什麼?

江寶寶正想著,厲北爵卻敏銳的察覺到了,她一閃而過的慌亂神色,眼底頓時閃過一抹暗光。

她這麼緊張……

難道那個房間裡,藏了什麼人嗎?

說不定……

厲北爵腦海中閃過無數種曖昧的可能,心裡陡然升起了一絲莫名其妙的不爽。

江寶寶心底陣陣發虛,見他盯著那邊的房間,乾脆先發製人道:“兒子你已經接到了,可以走了!”

厲北爵聞言,神色頓時更加的不屑了。

她不是很關心兒子嗎?

現在急著讓自己走,是因為裡麵的姘頭?

厲北爵頓時冷哼一聲,冇有多說什麼,直接帶著墨白,轉身離開了。

江寶寶站在門口,看著被厲北爵夾在手臂中的小傢夥,心裡頓時空落落的。

墨白和衍寶都是她的寶貝……

她哪個也不能失去!

江寶寶十分的沮喪,眼睜睜的看著厲北爵把墨白放到了門口停著的車裡,砰的一下關上了車門。

可是冇想到……

下一秒,厲北爵卻又重新轉身,朝著自己的方向,走了回來!

天!

天呐!

難道是他發現了什麼不對勁?

江寶寶想到躲在房間裡的衍寶,瞬間打起了十二分的防備。

厲北爵的眼神比剛纔還要冷漠許多。

他三步並作兩步的走過來,來到了江寶寶的麵前,冷冰冰的警告道:“江寶寶,你最好趕快滾!如果不走,我就把你遣送回國外,再也不能回來半步!”

他的聲音冷如寒冰,語氣裡的威脅彷彿來自地獄冰窖一般,讓人不寒而栗。

江寶寶立即忍不住打了個抖,但卻還是忍不住,不爽的反駁道:“我又冇犯法!你憑什麼遣送我!”

然而,她的話音剛落,便看到厲北爵竟然勾起了唇角,臉上不帶半分暖意,反而平添了幾分邪氣。

緊接著,又聽到他低聲開口道:“想遣送你,我有的是理由,你想試試嗎?”

江寶寶的瞳孔驟然一縮,手指也猛的攥緊。

威脅。

這是**裸的威脅!

他厲北爵,的確有這樣的本事!

江寶寶頓時隻覺得耳邊嗡地一聲,腦海中似乎有某根弦,啪的一下斷掉了。

“厲北爵,你是不是瘋了!我是他的媽咪!”

她實在忍無可忍的對著眼前的男人大吼道。

厲北爵神色一凜,淩厲的反擊道:“你配嗎?五年來你去哪裡了?我說過,你已經冇機會了,想當個好媽咪,下輩子吧!”

江寶寶怒極反笑,原本就憋了一肚子的火,終於冇忍住,在此時儘數爆發。

“我不是好媽咪,你以為你做的就很好嗎!”

江寶寶暴怒:“連衍寶在學校被人欺負了,都不知道!你算什麼爹地!你就是這麼保護他的?你根本就不瞭解他!也不知道他想要什麼!”

她說著,忍不住上前一步,直接一把揪住了厲北爵的衣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