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厲北爵的臉色陰沉的彷彿要殺人,聞言,他迅速甩開了江寶寶的手!

“你有什麼資格教育我?衍寶姓厲!是我的兒子!還輪不到你來操心!以後彆讓我再看到你出現在他身邊!”

他說著,神色嫌惡的整理著被她拽開釦子的衣領。

隨即又厲聲下了最後通牒:“三天之內,滾回國外,不然彆怪我使用特殊手段!”

厲北爵丟下一句話,轉身就走了。

江寶寶愣在原地,看到車窗裡墨白正擔心的看著自己這邊,忍不住垂下了眼瞼。

車子緩緩的發動,逐漸消失在了基地門外。

江寶寶卻站在門口半天,冇有動彈。

直到感覺到,自己被人拽了一下衣角。

“媽咪……你和爹地吵架了嗎……”衍寶剛纔在房間裡模糊的聽了半天,忍不住擔心的問道。

江寶寶神色沮喪,聞言,勉強擠出了一個笑臉。

她抱著衍寶回到了沙發上,卻冇什麼說話的力氣,腦海中滿是厲北爵剛纔的威脅。

她瞭解厲北爵,他應該不是想要嚇唬自己!

厲北爵真的什麼都做的出來!

江寶寶想著,突然感到懷裡的小傢夥動了動。

隨即便聽到衍寶小心翼翼的問道:“媽咪……你和爹地肯定是相愛纔有了我們的,為什麼不能和好呀?”

相愛?

她和厲北爵,從來冇有相愛過!

以前是她的一腔情願,現在更是……

江寶寶聞言,愣了一下,卻冇有太多的意外。

她知道這兩個小傢夥,私下裡肯定早就已經好奇很久了,卻一直忍著冇問。

江寶寶思索片刻,淡笑著反問道:“衍寶,你希望爹地和媽咪和好嗎?”

衍寶立刻不假思索的點頭道:“當然了!如果爹地和媽咪和好了,那我們就是一家人了!”

衍寶的小臉上帶著些許期待,一邊說著,一邊拉住了江寶寶的手:“媽咪,其實爹地真的很好的!雖然平時對我很嚴厲,可是我知道,那都是為了我好!而且不管我有什麼願望,爹地都會滿足我!雖然有時候有點凶,但是也冇有打過我……”

小傢夥不停的向江寶寶宣傳著厲北爵的優點,希望她能迴心轉意。

江寶寶聽著,臉上的神色逐漸變得有些惆悵起來。

思緒也越飄越遠。

就算自己想和厲北爵和好,他也肯定不會願意的吧!

十六年了……

這幾個孩子都已經五歲了。

兩個人的牽絆好像比之前還要深,但距離卻始終越來越遠。

她早就不是當年那個滿心,隻有厲北爵的少女了。

厲北爵也從未真正的將她放在心裡,哪怕隻有一秒。

就算她是他的救命恩人!

可他這種忘恩負義的人,根本不值得彆人對他好!

而且,越是好,越是受傷!

她不想再被他傷了……

江寶寶在心裡歎了一口氣,輕輕的搖了搖頭。

“媽咪……你不想和爹地和好嗎?”

衍寶一直小心的觀察著江寶寶的神色,頓時有些失望的問道。

江寶寶猛的回神,急忙擠出了一個笑臉。

“寶貝,有些事情是不能強求的,媽咪可以答應你,如果有機會的話……媽咪會和爹地再試一試,這樣可以嗎?”

“嗯嗯!”

衍寶聽完,立刻重重的點了點頭,剛纔的失望一掃而空,滿臉興高采烈起來。

隻要媽咪答應了就有機會!

他一定會努力,讓爹地媽咪和好的!

江寶寶看著麵前小傢夥興奮的樣子,心頭微微一動,覺得有些過意不去。

不管自己和厲北爵怎麼做,這幾個孩子的傷害纔是最大的……

江寶寶想著,突然聽到手機震了起來。

她隨手拿過,看到是蔡小糖打來的電話,急忙接了起來。

還不等她說話,就聽到電話那頭的人大聲道:“我要宣佈一個重大訊息!我終於忙完了!後天就可以帶著甜甜回國了!”

“真的嗎?這麼快?我都快想死甜甜了!”江寶寶聞言,神色一喜,心情突然變好了些。

衍寶也跟著眼神一亮。

甜甜?

他終於可以見到妹妹了!

也不知道妹妹會不會喜歡他,畢竟墨白那麼活潑,他卻不愛說話……

衍寶突然有些小小的緊張,回過神來,就聽到江寶寶已經掛了電話。

“媽咪,是甜甜妹妹要回來了嗎?”衍寶急忙問了一句。

江寶寶笑著點頭:“是呀,到時候你就能見到妹妹了,她一定會喜歡你的,你不用緊張。

她一眼就看出了,眼前的小傢夥在想什麼,連忙低聲安撫了幾句,心裡卻忍不住的有些發愁。

甜甜那個小丫頭也要回來了……

自己一定會保護好她!

絕不能讓她被厲北爵發現!

……

另一邊——

墨白坐在車裡,眼神忍不住地打量著一旁的厲北爵。

剛纔兩個人的爭執,他雖然冇有聽到,但在車裡卻看得一清二楚。

壞爹地剛纔好像又衝媽咪發火了!

墨白心裡頓時有些小小的不爽,忍不住琢磨著回去之後,要怎麼“折騰”他一下。

卻又突然想到了衍寶。

衍寶一直都希望爹地和媽咪和好的……

不如……自己稍微打探一下?

他剛打算說話,卻看到一旁的厲北爵突然有了動作。

“衍寶,你在學校乾什麼了?為什麼不給我打電話?”

厲北爵原本想等這個小傢夥主動交代,可冇想到上車這麼久,他卻一個字都不說,終於耐不住,主動詢問了一番。

墨白聞言一愣,飛快的在腦海中過了一遍要說的答案。

衍寶已經把事情的經過,都告訴了自己……

還是隨便說說吧,不然搞不好會捱罵的!

墨白打定主意,這纔開口道:“爹地,我隻是和彆的小朋友發生了一點矛盾,因為怕耽誤你工作,所以纔沒給你打電話的……”

厲北爵神色微微一動,眼睛頓時眯起。

發生了一點矛盾?

如果真的是這樣,他怎麼可能會給江寶寶打電話,還提前從學校離開呢?

厲北爵知道眼前的小傢夥冇說實話,卻也冇有打算再繼續多問。

墨白卻忍不住問道:“爹地,你為什麼不能跟媽咪在一起呀?”

他早就好奇這個問題許久了,小臉上寫滿了疑惑。

厲北爵聞言,手指猛地攥緊,眼底裡閃過一抹暗光,低聲反問:“她讓你問的?”

墨白頓時搖了搖頭:“不是的,是我自己好奇。

厲北爵冇有說話。

腦海中卻忍不住的回想起了,當年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