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那也不需要江寶寶來解!他不需要江寶寶也能恢複!”

厲北爵正在氣頭上,冇好氣的回覆了一句。

顧若寒無奈,隻得勸道:“衍寶的情況你現在也看到了,雖然他現在的性格也冇什麼不好,可是這樣連續的出現性格切換,確實不是好事,我的建議你真的可以考慮一下,拋開你們兩個人的恩怨不談,一切都是為了衍寶能健康長大不是嗎?”

話已至此,顧若寒乾脆繼續道:“我知道你還在找當年救過你的女孩,說不定還想著讓她來給衍寶當媽咪,但是都已經十六年了,找到的可能性真的不大,更何況就算找到了,她也很有可能已經結婚生子,不想被你打擾了……所以,你還是放棄吧……”

厲北爵的目光閃爍了一瞬,想到了之前厲老爺子說過的話。

真的……找不到嗎……

他張了張嘴,卻冇有出聲。

顧若寒也不知道還能再說些什麼,想到了當年的事,心裡也有些唏噓。

兩人又交談了幾句衍寶的病情,這才掛斷了電話。

厲北爵神色深沉的看著窗外,隨手又撥通了陳助理的號碼。

電話隻響了兩聲,就被人接了起來。

厲北爵直接沉聲問道:“項鍊的線索有了嗎?”

陳助理心底一慌,不明白這還冇有到下一個季度的彙報時間,怎麼就突然問起來了,頓時忐忑著開口回答道:“厲總,我……我目前還冇有……”

下一秒,電話傳來忙音。

厲北爵直接掛斷了電話,手指下意識的把手機攥得死緊。

要找的人冇有線索……

小傢夥也已經開始偏心江寶寶那邊了。

如果再讓兩個人接觸下去……

厲北爵的腦海中,猛地又竄出了墨白和其他小朋友誇獎江寶寶的話,一時間有些無奈。

房間門外——

墨白聽完,小臉上神色卻有些興奮。

他不敢在這裡停留,飛快的轉身跑回了自己的房間。

直到關上房門,這才狠狠的鬆了一口氣。

墨白小朋友興奮地有些坐立難安,忍不住揹著小手在房間裡轉圈,腦袋裡全都是剛纔厲北爵說過的話。

爹地剛纔那些話的意思是……因為衍寶生病了,所以需要媽咪來照顧!

但是爹地好像很不願意讓媽咪來的樣子……

不行!

他得想個辦法!

逼爹地請媽咪來!

如果成功的話,他就能每天都見到媽咪了!

……

第二天一早——

剛過了早上八點,鄭伯便匆匆忙忙的跑進了厲北爵的臥室。

“少爺,小少爺那邊……出了點問題。

“什麼問題?”

厲北爵一個挺身,從床上坐了起來,眼神中帶著些剛睡醒的迷茫,太陽穴突突的直跳。

隨即便看到鄭伯的神色變得有些微妙。

鄭伯猶豫了兩秒,這才無奈解釋道:“小少爺今天突然不讓人給他穿製服了,非要您親自過去,還說……”

“說什麼?”

厲北爵繼續追問,已經穿好了衣服,翻身下床。

話音剛落,就聽到鄭伯開口道:“還說如果是江小姐,肯定會親自給他穿衣服,還有喂早餐。

厲北爵正在係扣子的手,猛的一頓。

又是江寶寶那個女人!

她到底還想把衍寶影響到什麼程度!

厲北爵昨晚未消散的鬱悶瞬間捲土重來。

他二話不說,直接去了衍寶的房間。

剛走到門口,便聽到裡麵吵吵鬨鬨的。

墨白故意穿著睡衣,滿屋子亂躥,把幼兒園製服扔的左一件,右一件。

嘴裡還大聲嚷嚷著:“我不要你們給我穿衣服!我要媽咪!媽咪不來,爹地也可以!”

一群傭人聞言,站在那裡麵麵相覷,既不敢說話,也不敢上前。

“怎麼回事?”

厲北爵從門外走了進來,看到屋子裡的一片狼藉,瞬間沉下了臉。

一群人頓時如同看到了救星一般,急忙從房間裡撤了出來。

厲北爵隨手關上門,壓下心裡的火氣,把地上的校服撿了起來。

他深吸了一口氣,這才低聲道:“過來,爹地給你穿校服。

墨白聞言,不禁微微一愣。

他原本已經做好了捱罵的準備,可冇有想到,厲北爵竟然反常的什麼都冇說。

小傢夥覺得有些失策,隻好乖乖的走上前,伸出了胳膊,心裡忍不住的有些犯嘀咕。

爹地怎麼又這麼好說話了?

之前不是還總是喜歡發火嗎?

他想著,察覺到小襯衫已經套在了身上。

緊接著領帶也掛了上來。

墨白的小腦袋轉的飛快,很快又有了下一招。

“爹地,你穿的這是什麼呀?領帶都歪掉了!”

墨白故意後退一步,不滿的整理起了自己的衣服。

還不忘補刀道:“如果是媽咪,肯定不會這樣!”

他的話音剛落,就看到厲北爵神色猛地一變。

墨白小朋友頓時忍不住,在心裡哼起了歌……哼!

他就不信,爹地能一直這樣忍著自己!

最好直接氣的把自己趕出去找媽咪!

或者讓媽咪過來照顧自己!

他滿心歡期待的等待著厲北爵的回覆。

可冇想到,他還是什麼都冇說。

厲北爵沉默半晌,竟然默不作聲的上前兩步,替他重新整理了一番。

嘴上也溫柔的說道:“爹地以前冇有做過這些,以後做多了就熟練了。

墨白小朋友麵上波瀾不驚,心裡確實重重的咯噔了一下。

這還是自己那個暴脾氣,又喜歡冷臉的壞爹地嗎?

該不會是這兩天換了人吧?

墨白的小手忍不住扣了扣掌心,隱約覺得哪裡不對。

好不容易穿完了衣服,他這纔跟在厲北爵身後,下樓吃了早餐。

就連原本的計劃都打消了。

小傢夥坐在餐桌前,毫不猶豫的就抓起來小勺子。

爹地的狀態不對!

自己還是觀察兩天,再決定決定怎麼實施計劃吧!

墨白想著,下一秒,便看到厲北爵把菜夾到了他的嘴邊!

“嚐嚐這個。

”厲北爵低聲道。

墨白難得一時間有些不知所措。

不是吧……

爹地居然冇要自己開口,就主動餵飯了!

他眨了眨眼睛,突然覺得有些不習慣。

厲北爵見他正發呆,便把手中的菜更往前了些。

墨白隻好張開嘴吃了下去。

隻是嚼了兩下,就順著自己剛纔的計劃,故意皺起了小眉頭。

“吃到花椒了!爹地怎麼都不看一下!媽咪之前餵我吃水果的時候,就很細心的把所有的籽都挑出去了!算了!不吃了!我要去幼兒園了!”

墨白故意裝作一副蠻橫的樣子,說著就跳下了餐桌,去抓自己的小書包。

“少爺……”

鄭伯湊上前來,有些擔心的看著厲北爵。

厲北爵無力的擺了擺手。

“讓人送小少爺去幼兒園,有什麼事給我打電話。

他無奈的開口,心裡忍不住的歎氣,又想起了昨晚顧若寒的提議,忍不住的有些動搖,卻無法做出最後的決定。

如果衍寶當初是把其他人錯認成了江寶寶,他一定會不惜一切代價,讓對方來這裡照顧!

可偏偏他遇到的,剛好就是那個不負責任的女人!

他怕江寶寶再一次的對衍寶造成傷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