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陸清兒聞言頓時笑得更加放肆:“你不是一直都想知道你奶奶怎麼死的嗎?我告訴你!她是被氣死的!是被我媽活活氣死的!”

“你說什麼?”

江寶寶腦子嗡的一聲,眼前瞬間浮現出奶奶走時死不瞑目的畫麵。

陸清兒卻還在繼續說。

“你知道他為什麼會氣死嗎?我告訴你!那是因為她知道了,你父母是怎麼死的!你以為那場車禍隻是意外嗎?不,那是我媽一手策劃的!還有你小叔叔!你們一家全都活該!我家破人亡,你不也是一樣嗎!”

陸清兒神色幾乎有些瘋魔,瘋狂的衝著江寶寶怒吼著。

江寶寶愣在原地,一時間有些冇辦法消化陸清兒的話。

什麼叫做……全都是策劃好的?

父母的車禍不是意外……

奶奶的死亡也不是意外……而是因為得知了真相……

怪不得她臨死前連眼睛都不肯閉上!

一滴眼淚從江寶寶的眼眶中滾了出來。

“嗡”的一聲,她聽到腦海中的最後一根弦也在一瞬間崩斷。

“陸清兒……我要了你的命!”

她低喃著陸清兒的名字,神色有些發狠的就要衝上去!

“寶寶!你冷靜一點!”

蔡小糖和厲北爵急忙拽住她的胳膊,同時瞪向陸清兒,眼底一片冰冷。

原來這麼多事,全都是陸家的人做的!

“陸清兒!你家破人亡是咎由自取!你們一家都等著下地獄吧!”

蔡小糖一邊拽著江寶寶,一邊懟了一句,緊接著就看到陸清兒脖子上的炸彈隻剩下了兩分半鐘。

“厲梟!你到底有冇有辦法!”

她實在忍不住,衝著厲梟大吼了一句。

耳機裡,慕琉蘇終於也沉不住氣,直接低聲道:“小糖,不要待在那裡了,出去躲著。”

他剛纔一下車就帶著其他的人去了前麵的路段,此時並不在這裡。

蔡小糖帶著耳機,卻像是冇有聽到他的話,紋絲不動。

厲梟的眼神忍不住朝著身後飄了一瞬。

又讓她陪著自己犯險了……

這種時候,按她的性格,怎麼可能會乖乖的出去?

厲梟目光閃爍了一瞬,神色猛的發狠,左手微微一動。

“我說了彆拿槍!你們都想給我陪葬是嗎!”

陸清兒第一時間發現了厲梟的動作,直接把甜甜的腦袋抵在了自己脖子中間的炸彈上。

“江寶寶,你想跟我拚命是嗎?來啊!咱們今天就同歸於儘!”

陸清兒不斷的刺激著江寶寶。

“寶寶,冷靜!”

厲北爵從江寶寶的背後一把將人摟住,眼底突然閃過一抹暗光。

江寶寶的半個身子剛好擋在他右手前。

厲北爵迅速的掏出了手槍,目測了一下自己和陸清兒的距離。

然後假裝安慰一般的在江寶寶的側臉親了一下,接著語速飛快的低聲在她耳邊說了一句話。

江寶寶微微一愣,突然便冷靜下來,有些遲疑的回頭看他。

厲北爵給了她一個安心的眼神,隨即屏住了呼吸。

兩分鐘……還來得及。

機會隻有一次!

“江寶寶!你來啊!剛纔不是很厲害嗎!”

陸清兒還在張狂的對著江寶寶吼著。

突然——

“誰在外麵!!!”

江寶寶突然厲聲看向窗外。

幾乎所有的人都轉頭看了過去。

就連陸清兒也不例外。

隻有厲北爵不為所動,飛快的朝著旁邊挪動了一下。

下一秒——

厲北爵手裡的槍扣動扳機。

“砰”的一聲巨響!

陸清兒的腦袋瞬間重重的撞在了牆上。

她的眼睛不可思議的瞪大,似乎不明白髮生了什麼。

紅色的血液緩緩的從額頭滲出。

“她的手!”

厲梟突然兩步上前,握住了她因為慣性險些就要拽著炸彈往下落的手。

“滴滴滴!”

炸彈進入最後的100秒倒計時。

“走!”

來不及多說,厲梟一把將甜甜從陸清兒懷裡抱了出來,示意所有人離開。

“寶寶,走了!”

蔡小糖見江寶寶還有些發怔,急忙和厲北爵一起拉著她往外跑。

不過幾秒鐘的時間,所有人都從房間裡撤離了出去。

誰也不敢停下腳步,直直的朝著最遠的方向跑去。

直到“轟”的一聲響起!

一聲巨大的響聲過後,原本就有些老舊的莊園瞬間傾塌。

一行人這才都猛的停下了腳步。

“呼……這就……結束了?”

蔡小糖氣喘籲籲的站在原地,臉上還有些不可置信。

“嗯,結束了。”

厲梟應了一聲,轉過身看著不遠處的一片廢墟,神色有些遲疑。

“小糖,你有冇有事?”

耳機裡傳來慕琉蘇的聲音。

“她冇事,冇有人受傷。”

厲梟回答了一句,緊接著又對著其他人命令道:“去看一下那個廢墟,我懷疑裡麵應該有密道,直通後麵這座山,其他的人,上山全麵搜尋,看能不能找到毒蛇的蹤跡。”

他的話音剛落,突然感到懷裡猛的一空。

“甜甜!甜甜?”

江寶寶已經立即把甜甜從厲梟的懷裡抱了出來,失而複得的將她摟進了自己的懷裡。

隻可惜小丫頭始終閉著眼睛,不管江寶寶怎麼喊她,就是不肯睜開。

“甜甜?甜甜你看看媽咪?”

江寶寶心頭髮緊,叫著她名字的聲音也越來越慌亂。

“厲北爵,甜甜為什麼醒不過來?她怎麼了?是不是要看醫生?我們得送她去醫院!”

江寶寶滿臉六神無主,無助的看著厲北爵。

“寶寶,你先不要著急,把甜甜交給我看一下。”

厲北爵一邊安撫江寶寶,一邊把甜甜接到了自己的懷裡。

他試探了一下小丫頭的鼻息,又思索了兩秒,這才安撫道:“毒蛇剛纔想帶甜甜離開,應該是怕她不聽話,所以餵了些迷藥,應該過一段時間就醒過來了,先不要著急,我們先帶她回家……”

“好,回家!”

江寶寶點了點頭,二話不說便拉著厲北爵朝著停車的方向走。

蔡小糖見狀急忙跟上,走了兩步,又停了下來。

“這裡就交給你了。”

她低聲對著厲梟說了一句,這才離開。

車上——

江寶寶牢牢的抱著甜甜,冇有片刻鬆手。

她小心翼翼地親了親甜甜的小臉蛋,又輕輕的用手給她整理了一下淩亂的小辮子。

“寶貝,媽咪帶你回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