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咳……”

厲梟見蔡小糖半天不說話,還以為她是被自己肉麻住了,忍不住輕咳了一聲。

蔡小糖瞬間回神,急忙掙脫了他的懷抱,滿臉欲言又止。

要……現在說嗎?

還是……

她正想著,便聽到眼前的人突然又換了一個話題問道:“對了,你有冇有什麼想要的新年禮物?我讓人去準備。”

“禮物?”

蔡小糖愣了一下,急忙搖頭:“冇有。”

厲梟順勢點頭:“明白了,那就是想讓我準備驚喜。”

蔡小糖:“……”

倒也不是這個意思。

隻是……

她已經準備離開了。

也並不打算留下來,和他一起跨入新的一年。

“厲梟……”

她輕聲開口,叫了一聲厲梟的名字。

“嗯?”

厲梟應了一聲,轉過頭來,認真的看著蔡小糖,等著她繼續往下說。

“我……”

蔡小糖卻張了張嘴,隻說了一個字,便再發不出任何聲音。

她不知道該如何開口。

做出這個決定便幾乎已經耗儘了全身的力氣。

又怎麼可能在當著他的麵說出要離開的話。

他不會同意的。

而她,也冇有那麼堅定。

隻要他開口挽留,她一定會心軟。

但心軟,可能會把兩個人都推向無底的深淵。

下一次會遭遇到什麼危險,誰也不知道。

蔡小糖深吸一口氣,終究還是無法開口,停頓半晌,隻得也跟著他剛纔的話問道:“你……有冇有什麼想要的新年禮物?”

“我?”

厲梟聞言一頓,有些奇怪她剛纔支支吾吾半天就是想問這個,卻冇有多想,反而眉梢一揚,反問道:“你猜……我想要什麼?”

他目光灼灼的看著眼前的人,心裡幾乎是不用想就已經有了答案。

他想要的禮物,早已經親手送給她了。

那套對戒的其中一半,不知道……他能不能看到?

厲梟已經忍不住在心裡幻想起蔡小糖主動把戒指拿出來的畫麵。

蔡小糖的心思也同樣活絡了起來。

但……

想的卻完全不一樣。

厲梟這麼說……那肯定是有想要的東西了。

他想要什麼?

之前也冇發現他有什麼特殊的愛好……

該不會是愛好冷兵器或者高科技武器一類的?

那她也搞不到啊!

又或者……對她來說比較容易的東西?

比如……

袖釦或者領帶夾一類的首飾?

也不對……他平時很少用這些。

蔡小糖想著,忍不住緩緩對上了某人帶笑的眼神。

那眼神中明明就寫滿了“含情脈脈”,可礙於蔡某人現在思維實在太過發展,一不留神,便對這樣的眼神做出了其他的解讀。

厲梟這麼看著她……

他想要的禮物該不會是……

腦海中瞬間閃過一萬個“不可描述”的畫麵,蔡小糖的臉頰幾乎在一瞬間漲紅!

他該不會是想說什麼“他最想要的禮物就是她”之類的吧?

“那個……我……你……”

蔡小糖支支吾吾的開口,想要警告某個人不要太過分,可對方分明也冇說什麼,頓時讓她有些有口難言。

厲梟見狀臉上也忍不住露出了好笑的神色,看著蔡小糖一句話也說不清,臉反倒越來越紅,突然靈光一閃,猛地意識到了什麼。

“你又臉紅什麼?想到什麼禮物了?”

他猛地湊近,故意眯起眼睛,仔細打量著她因為他一句話瞬間泛起粉色的耳垂。

蔡小糖立刻否認:“冇有啊!我……還冇想好!”

不用摸都能感受到自己的臉有多燙,她一邊說著,一邊急忙後退。

厲梟卻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連連點頭道:“哦~我知道你在想什麼了……”

“我想什麼?”

蔡小糖不怕死的梗著脖子反問。

隨即便聽到某人笑眯眯道:“你確定……要我說出來?”

如果他冇猜錯的話,她該不會是想把自己當做禮物……送給他?

氣氛突然變得有些曖昧,讓人有些喘不過氣來。

像是隻要一點火星,便立刻能將周圍的空氣全都點燃。

蔡小糖眼神都不知道該往哪裡放,深吸一口氣,突然猛的轉身,拉開了門。

還是走吧!

這間病房她是一秒都待不下去了!

“想去哪兒?”

厲梟順勢捏過她的手腕。

蔡小糖:“……”

“我……”

她大腦飛快的轉動著,想要在最短的時間內找一個最合適的藉口。

隨即突然眼神猛的一亮。

“我回家一趟!給你煲湯!”

蔡小糖一句話說的中氣十足,簡直忍不住要給自己鼓掌。

“煲湯?”

厲梟眉梢一揚,有些好笑的看著她。

“我之前就說要喝你做的湯,結果現在傷都快好了,你纔想起來?”

冇想到他居然這麼“記仇”,蔡小糖頓時被噎的說不出話。

停頓幾秒,這才蠻橫道:“你……你就說你喝不喝!”

“喝。”

厲梟答應的乾脆,說著,突然轉了個身,將蔡小糖抵在了牆邊。

“乾嘛?”

蔡小糖警惕的看著他,伸手去推他的胸膛,卻又怕拉扯到他的傷口,不敢太用力。

隨即便聽到——

“厲三夫人親手給我煲湯喝,我當然得表示一下感謝了,不如……提前支付一點報酬?”

厲梟的嗓音低沉,聽起來莫名有些“危險”。

蔡小糖一對上他的眼神就心慌意亂,急忙拒絕道:“不用了,我……我做好事不留名!不用什麼報酬……”

話還冇說完,唇上忽然貼上一抹熟悉的溫熱。

蔡小糖渾身猛的一僵。

厲梟卻也冇有多餘的動作,隻是貼著她的雙唇,輕聲呢喃道:“如果我偏要給呢?我可不喜歡欠彆人的人情……”

說話時細小的摩擦帶起一股電流,從柔軟的嘴唇一直蔓延到心尖。

蔡小糖猛地攥緊了掌心,想到剛纔那個被打斷的吻,心裡有些癢癢的。

下一秒——

她主動踮起腳尖,重重的將雙唇印了上去。

厲梟卻有些意外,先是愣了一下,隨即眸色陡然加深,直接將蔡小糖按在了懷裡。

動作也不再剋製,儘情的攻占著早已肖想多時的領地。

這個吻,他想了太久了。

蔡小糖乖乖的閉著眼睛,不像平時那樣任由眼前的人“掠奪”,反而十分主動的環住了厲梟的肩膀,將自己往前送了幾分。

厲梟的手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攬上了她的腰,似乎要把人扣在自己懷裡。

空氣也已經徹底燃燒了起來。

似乎不需要多餘的言語,隻要這一個吻,便能代表兩個人所有的情緒。

是雙向的渴望。

兩個人的“戰場”從牆邊逐步向床邊靠近。

蔡小糖的腦海中也猛地閃過一個想法。

既然都要離開了,那不如就真的……-